第一章 姬甄香.红颜祸

听书 - 王妃C道出位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姬甄香自述:

现在是公元2019年,这里是中国,这是一间古玩铺,所有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我叫姬甄香,是一个妥妥的孤儿。

按照家族取名的规律,我很是庆幸自己没有生在史家,要不然就得叫史甄香(屎真香)。

我曾经想到公安局去修改名字,只因这个古怪的名字是祖上几代人流传上来的,据说有背祖制者要被祖上施画个圈圈咒你,因胆小如鼠,后只好作罢。加之我们家族子嗣凋零,突显了我的孤苦伶仃。

我不知道是不是江湖算命多是瞎子阿炳?我不清楚,我记得长大后隔壁朱阿姨说我出生的时候,我爸妈特别请一个街头半瞎子秃头男子为我占过一卦,之后,他大骇大喜抽风而泣,竟学着古代人的礼仪对我跪地磕头。

“这女孩,命属凰格。凤凰于飞,翙翙其羽,赤博于天,唯君子命,福禄倏归。”

但是这个遭大殃的江湖骗子难道是半路出家满嘴胡言乱语,自他“钦点我后,我的命非但没有荣华富贵,应说是极煞,父母还没来得及见到小女初长大,就在一场车祸中煞掉。从我7岁开始,家里再也不养阿猫阿狗,因都统统命不过一年,就连屋中的老鼠都不再光顾。

这该死的瞎子!我曾怀疑过是否祖上仇家去寻到了某种隐蔽失传蛊技种植于我身,受了诅咒。

总之,我比光头强还光头强,比火无双还火无双,去到哪儿死到哪儿。所以,从小街坊邻居小朋友避着我,好不容易上大学后也是朋友廖廖,工作后更是妥妥独行侠一枚。我自觉遇事不多问,遇人不深交,担心自身强大煞气场别人给克命得翘辫子,好歹我也算是有自律良心的人。

其实,这话也不尽然全对,我还是有一个好朋友的,一个没有被我煞到的人。

细细论起来,宁双双据说是我外婆家绕了山路十八弯亲戚家收养的小孩,她算是我的表妹。她只比小几人月而已,总是大咧咧对我直呼尊名。从小学,大学,没有离开我视线三公里之内,就连大学专修的专业都是考古学。

又所以,我对这个唯一的朋友——宁双双非常的好,就差没有效仿比甘敢把心割下来给她看了。

更所以,我爸妈生前为我投下一个类似于信托积金足以保障我平常日常开支,鬼知道他们是如何想到,竟让我去学习人类文明最伟大的产业——盗墓,不,是考古学。

大学毕业后,这种冷门的专业根本不好找工作,我的钱包快没空空如也,宁双双也好不到哪儿去,她痴迷于古玩世界,沉沦在其中也要借款玩古。

我们两个在前程无忧上寻到一家叫中国嘉德古董拍卖行集团公司下属的一个门店招聘门店销售员,本来以我绝色容颜怎么也能拼下一个总裁女秘这样一个暧昧职位,而且以本硕士高材生怎可能屈尊当一个销售员?可是宁双双拼足老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我跟她一起到这家古玩家面试。本着怕孤单老死的悲剧发生在我身上,我同意此建议。

当我们的简历投递后当天内就收到office通知书,约面试时间是晚间21:00,看来这家中国顶尖的拍买行是如此的求贤若渴,等不及明天。

第二天。

我们俩瞟着前面的那条庭院深深深几许的街道——潘家园。

潘家园,白天是一些吃饱了撑着没有事可作的退休阿公们聚集地,文房四宝样样齐全,没有你想不到的东西,里面均是花鸟鱼虫古玩大杂烩。晚上,伴随着地上四处飞散的纸屑,古旧的老屋,加之一部分古董总是透着那么一股让人浑身不舒服的邪气,毕竟说白了曾都是死人物件,附上的阴气十足,在这种笼罩的氛围下,这里绝对可以拍《倩女幽魂》第四部,连场景构思都省略了,直接秒拍入戏。

我开始抱怨并做好撤退计划:“我有些昏眼花,有种要被收尸的感觉。”

“不怕,姬甄香,我早上认真的阅了这家中国嘉行拍卖行,打听到少东家那绵堂未婚,恰从美国归来接手家族业务,那绵堂可是濒危的黄金单身汉,今年才三十六,殿堂级大叔。业界传闻他祖上为皇族,帐面下的财富不可计量!老天这是在可怜我吗?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赏我个钻石王老五呀!”

她不提还好,我就知道她此行目的绝非简单,我当即低吼道:“你脑袋被门叉过了吗?我们要去仅仅是一家子公司下下发门店好不好,离总公司距离十万八千里,等你呕心沥血升职到总公司,不好意思,少少东家都该办满月酒了!”

“呸呸呸,你少乌鸦嘴。”

我曾算是全院里最阴损的嘴:“单身这么久,不会身体有病吧?”

“姬甄香,不怕,你最近看小说混的是PC?”

“......”

“假设按市场剧本定律来推算,我们有可能遇到几种情况:第一,现代文,我们很快就会遇到一个霸道温柔总裁;第二,种田文,那我们大概率穿越到某田园后遇到王爷来种田,所,抢亲劫亲这类事情,绝对有的。”

“......如果我读的玄换文呢?是不是我们就准备变成修仙后三生三世三十里桃花拐走那绵堂?”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宁双双表现很迷惑不解。

“你可以去死了,老娘今天晚上就是陪你面试,你不怕我绝世容貌对我构成致命威胁吗?”我有些抓狂了。

“......两女待一夫?”

“去死!”我顺便赏了她一记飞腿,她狡诈闪过。

我们边说边聊,一路走进深院,人影稀疏,昏暗的灯光,偶尔不知从哪里来窜出一诡异的黑猫吼一嗓,越发诡异。我们只得眯着眼睛寻找门牌呈-99号。

99号你到底在哪里!实然间,我们两同时驻足,10米远的的门口上悬挂着两提红灯笼。

眯了一眼,很古朴的小四合院,上面挂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牌匾:中国嘉行第909家分店——‘瓦烂玉碎,花缺月损’。

真真是“大吉大利”的名字,宁双双十头牛也拉不回头驻足门前,我决定无视,继续走。

但,最终,我硬是被比我力气长几分的宁双双拽到门前,在她一番连拉带拽的下,不消一分钟,我们便出现在前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