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青胜于蓝

听书 - 彩凰耀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鹤族的十万人齐齐一声答应,大队人马腾空而起,跟随着鹤纤灵与凤轻柔从空中对金凤军展开攻击!

听到那发令声,鹤家主目瞪口呆“真的是……是纤灵啊!她,她怎么……”

他不敢相信地摇着头,她回来了,她竟然能够如此大胆的指挥家族军,她真的是我的二丫头吗?

彭家主大笑道“看来这些小东西都出息了,你瞅瞅我家那小子,跟着大皇子也是长进了不少啊。”

几个人当然一早就注意到了彭飞,不止是他,整个火凤军的犀利程度都让他们惊讶不已。

孔雀族家主笑道“走吧,我们这些前辈也不能就这样看着小辈们拼死拼活啊,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我是不太好意思。”

“我们当然也一样啊!”二人一起笑道“走,打仗去!”

三大家族的守军再次在自家家主的率领下连番出击,火凤军分散缠住敌军中的高手,木凤军与玄龟军协同作战,红鸾军迎头痛击,鹤族西线军高空出击,黑龙军与金凤军陷入了立体式全方位打击。

在被凤寒烟一次性消灭了十万人之后,现在黑金联军的人数优势荡然无存,更何况还有凤长东、凤灼天、玉清萧、鹤纤灵和宇文澜几人的指挥。

刚刚元天归已经接替了宇文澜,与风汐月联手对付那个圣者高手,而宇文澜则去和玉清萧一起协调木凤军与玄龟军了。

在众人的默契配合下,黑龙军与金凤军渐渐陷入了下风,毕竟墨尘天根本就不会兵法战略,而金凤又被木凤等人拖住,没有良帅指挥,败势一旦出现了就很难挽回。

黑龙族和金凤军的人数在以极快的速度缩水,凤长东已经带人逼近了黑龙族二皇子墨尘天,过不多久可能就要生擒敌首了。

金凤越打越是焦虑,却始终无法取得实质性的战果,幽凤夫妇不知为何一扫之前的颓势,精神百倍的应战,木凤则是稳扎稳打,丝毫不露出破绽给她机会,短时间内根本分不出胜负!

差不多了,该到决胜的时候了吧!

凤灼天接近了风汐月,兄妹二人与元天归同时暴起!元天归的战斧挟着金焰熊王的赤金焰,凤灼天的红莲枪燃烧着火凤凰的顶级火焰,风汐月的圣莲剑喷吐着至尊之火,三个王者高手的火焰瞬间合一,席卷而出!

对面的圣者高手大惊,全力抵御的同时急忙抽身后退,这三人都是神兽及以上血脉,手里的武器都是侣灵所化,使用的火焰甚至还有至尊之火,这一下如果挨实了绝对就会重伤!

虽然他成功后退逃离了攻击范围,风汐月却依然微笑着,下一刻她与凤灼天的手已经握在了一起——

“侣灵融合技,三千莲华!”

一片赤红刹那扩散!若说刚才十里梅花林的开端像纸上绽开的红墨水,现在则是像红墨水骤然倾洒而出!

铺天盖地的红莲花瓣一如之前的梅花雨,黑龙军以及金凤军突然有种噩梦重临的感觉,就像之前的恐怖场景重现!

但是与刚才相反的是,这些红莲花瓣是带着至极的灼热,只要被沾上的人无一例外全都变成了“火人”,眨眼的时间就会彻底化为灰烬。在凤灼天与风汐月精神力的精确控制下,他们准确地找上一个又一个敌人,快速收割着他们的性命。

在这种双方混战的情况下,侣灵融合技绝对是快速大范围杀伤敌人的首选,虽然风汐月的元素之舞杀伤力绝对更强,但那是无差别攻击,一舞下来整个战场的人都得报销。

黑龙军与金凤军再次大乱,连续两次经历差不多的噩梦,任谁也受不了,而且这次是从队伍中间开始的,士兵们彻底乱成一团,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宇文澜,玉清萧等人急忙乘胜追击,带领各自的人马大开杀戒!

看着战场中央的兄妹二人,一个红衣飘飘英姿飒爽,一个白裙翩翩风华绝代,红莲花海以他们为中心肆意地绽放着。

孔雀族家主感慨着“果然不愧为女帝的血脉,天纵之才啊!”

鹤家主与彭家主赞同地点头,女帝的天赋有目共睹,即便是遭遇了七年前落凤城之事的打击,却依然可以达到圣者,现在看来她的一双儿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趁着敌军大乱,凤长东带人一鼓作气冲到了黑龙族二皇子墨尘天面前,护卫墨尘天的圣者高手极力抵抗,但他哪里能抵挡住凤长东,没一会儿就落入了下风。

“该死的!”眼看己方败势已成,金凤突然一声厉啸,圣者气势猛然爆发,震开了木凤与幽凤夫妇,冲天而起!

她还是执着地想要冲向凤轻柔!木凤几人大惊,紧随其后,却无法阻止她。

凤轻柔身边的鹤纤灵毫不畏惧,不闪不避正面迎了过去!

“纤灵!”鹤家主大惊失色,金凤可是圣者高手,纤灵与她正面相撞岂能讨得了好?

“不好意思玉太子,壳借我用一下!”下方的宇文澜一脚蹬在玉清萧的本体玄龟壳上,借力高高跃起,援助鹤纤灵。

玉清萧还没反应过来,就差点被他强大的力道踹倒在地,不由得叫道“我去!你倒是给我点准备的时间啊!”

他身边的玄龟族将军怒道“这个狐族小子真是大胆!竟然敢把太子殿下当成跳板,我们帮您收拾……”

“诶,别别别,这可是她的人。”玉清萧急忙阻拦“她的人就是自己人,没那么多规矩。”

那将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他是谁啊?”

“……说了你也不懂。”玉清萧叹了口气“你看看宇文兄对鹤姑娘如此深情,就没有一丝丝触动吗?竟然还要收拾人家,唉,跟你这种粗人说不明白的。”

说完他就一边装模作样的长吁短叹,一边转身继续战斗去了。

徒留那个将军在原地迷茫地思考着这触动肯定是有的啊……我那么说还不是因为太子你……你说你刚刚叫唤什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