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渣了我之后,总裁悔不当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好疼…

这是哪?

躺在地上的女孩儿,白皙如美瓷的娇嫩肌肤,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手腕上有被勒过的红肿,娇嫩的肌肤泛着猩红的血丝。

言时妩忍不住痛苦的发出了细碎的声音,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却发现浑身仿佛骨头被一寸寸打碎重组,没有半分力气。

只动了一下,钻心的痛瞬间侵袭全身冰冷,沁着冷汗几乎要昏厥。

缓了好一会儿,言时妩才有力气睁开眼,下意识的低头,脸色骤然惨白,吓得没有半分血色。

绑架?!

她刚刚不是和楚云霆在床上准备…

纤细的脚腕上锁着一对脚铐,冰冷的冻的她浑身哆嗦。

密室里唯一的家具,就是那张偌大的水床。

再仔细看,床上模模糊糊的似是有一个人影,尊贵冰冷,宛如神诋。

惊恐的抬眸,对上一双狠戾如野狼般的凤眸,冷若冰霜,看的人心里发怵,瘆人至极。

试探着开口,忍不住后退,却狼狈的跌倒在地上,“你是谁…?别过来!”

男人起身,皮鞋一顿一挫的脚步声仿佛地狱而来的魔鬼。

看清了男人的面貌,言时妩惊恐的面颊瞬间变得激动,这是她的未婚夫,楚云霆!

她深爱了十年的的男人。

像是有了安全感一样,挣扎着爬过去像是救命稻草,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腿,“楚云霆!吓死我了!这是哪?我们刚刚不是在…还有这个脚铐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口气问完了所有她疑惑的问题,抬眸,声音戛然而止。

男人锢住她瘦弱的肩膀,力道大的惊人,像是要把她捏碎,声音冰冷宛若刀割,“你就这么爱我?”

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眼中是毫无掩饰的爱恋,痴迷,甚至是偏执的疯狂,“我爱你啊,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为什么这么问?”

“婚礼?”楚云霆冷笑,猛的把她踢开,言时妩重重的向后仰去摔在地上,“你这个贱人!害了玲珑不够,还想嫁给我?做梦!”

言时妩痛苦的忍不住出声,这一下摔的不轻,却顾不上自己的疼痛,脑子里只听进去一句话,她不能嫁给他了!

震惊的瞪大了双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声音抖的厉害,小心翼翼又带了丝侥幸“什么意思?”

“玲珑心地善良,不会再追究你的过错,好好呆在这儿,明天我和玲珑的婚礼别想捣乱,婚礼结束自然会放你离开。”

“不可能!你要和言玲珑结婚?!那我呢!你不能和她结婚,她是装的!他们逼我签字让我给她捐献器官!他们想让我死!”

大声的哭喊着,却激不起男人冷漠的眼中半点儿波澜,冷酷的声音足以把人打入地狱,“那你就捐啊,用你这身肮脏的器官救你妹妹。”

这个撒谎成性的骗人精!

言时妩目光呆滞的看着他,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云霆…你…你在说什么?”

“我说”,楚云霆毫不怜惜的擒住她纤细的下巴,“你的存在就是错误,把你的器官给玲珑,是你的福气。”

“不!”

再也忍不住,言时妩摇头,崩溃的紧紧捂住耳朵。

泪水模糊了视线,娇嫩的小脸儿被凌乱的沾着泪水的头发遮住,像是小丑。

楚云霆冷笑,如铁般坚硬的身躯横在言时妩前面,声音低沉磁性,如坠冰窟,“你的谎言真是拙劣,有病还想着害人,活该命比草贱。”

说完最后一句话,像是宣判,转身走出封闭的密室,眼底一片阴霾。

言时妩瘫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走开,痛苦的蜷缩着抱住膝盖,撕心裂肺用尽全身力气哭喊,“楚云霆!”

回答她的,是门锁发出的钢与铁碰撞的冰冷渗骨的声音。

言时妩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眼泪黏凝在凌乱的发丝上,狼狈又可怜。

她好恨!

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信了十八年的亲人。

他们骗她身患重症,从小到大几乎住在医院度过,实际她根本没病!那些症状根本就是常年抽血,导致过度失血的后遗症!

她的亲戚家领养的姐姐言玲珑,才是真正的言家大小姐。

而她言时妩只是豪门为病弱千金培养的人工胚胎婴儿,一个工具,有病的是言玲珑!

出生时言玲珑缺脐带血,她就被拿走了脐带血,她缺淋巴细胞,白血球,这些统统都是“自愿捐献”。

惨笑着想起几日前偷听到的谈话,她第一次逃课跑回家,本是有重要的喜事迫不及待的想告诉她的家人们。

结果却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如果没有这巧合,她恐怕还会被这些“家人”“亲人”蒙蔽在鼓里!

直到时机成熟,对外宣称她病死不治身亡,再公布她“自愿签署”的全身器官捐献协议书,合法正规的抢走她的身体,还能赢得一片好评!

言时妩腥红的眼睛布满血丝,盯着脚腕上的脚铐,眼角的泪滴牵丝成线的滑落。

闭上眼,脑海里走马灯一样一幕幕闪过那天的情形。

蹑手蹑脚地靠近门,呼吸浅而均匀,双手紧紧的攥住一张邀请函,上面镶嵌着昂贵优雅的镂空金纹。

这是学院连续六次考试,总排名前0.2%的学生才有资格争取的全国辩论赛嘉宾席的邀请函,含金量极高。

只有各行业最顶尖的人才有资格拿到这张邀请函,可以说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邀请函只有一张,言时妩深呼吸一口气,脑海里止不住的想爸妈争抢着去的模样,甜甜的笑了起来。

她已经打算好劝架啦,到底谁去抽签决定!连对策都帮他们想好了。

言母忍不住道,“当初就不该要时妩这个孩子!好歹也养了十八年,这样对她是不是太残忍?”

言父冷冷道,“你就是妇人之仁,玲珑器官衰竭需要新鲜合适的器官来换!你别把言时妩当人就是了,她只是咱们亲生女儿的活体零件,不少豪门贵族都在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培养这种工具,出了事随时换随时取,你看看他们怎么做的?养条狗都比人强!”

冷笑了一声,继续道,“现在咱们不但没有虐待她,好吃好喝当亲生女儿对待,还不知足?”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