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引子

听书 - 长灯载夜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时值深冬,夜,风寒,月半弯。

值班护士果子窝在小床上打瞌睡,昏昏的灯光照在她香甜的睡颜上,无端便透出一股无力的苍白。

走廊上传来“噔!噔!噔”的声音,像是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那声音不紧不慢,踩着人心尖似的由远而近,睡梦中的果子不堪其扰,烦躁的翻个身,蒙着被子又睡过去。

那声音在值班室门口停了一瞬,又悠悠然过去了。

前边就是婴儿房,里面睡着这几个月在博仁医院出生的小婴儿,都是天生略有不足的小孩子,放在一个个保温箱里,似乎都睡熟了,时不时有模糊不清的呓语传来。

有风从不知名的地方吹来,冷森森轻飘飘的,就吹开了婴儿房的门,那门不堪重负似的发出疲惫的“吱~呀”声。

走廊明晃晃的灯光突然暗下来,电路被损坏似的明灭不定,甚至闪出意味不明的火花。

果子被忽明忽暗的光线晃了眼,迷迷糊糊的就爬起来,呆了一瞬,便觉出不对来—好似有吮吸声,伴随着一阵一阵的吞咽声,在夜里尤其明显。

果子的瞌睡一下子就醒了,激灵灵一个寒颤,瞧着外面忽明忽暗的灯光,内心里的妖魔鬼怪呼啦一下子全钻了出来,也顾不得半夜了,翻出手机就要给当值的医生打电话,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机械的女音从手机里传来,仿佛拖长了尾音,带着嘲弄的味道。

果子被那拖长的尾音吓了一大跳,不自觉就发出一声尖叫。

划破寂夜的叫声就如加在釜底的最后一根柴火,整个西三栋三楼瞬间就被煮沸了。

无数婴儿放开了嗓子嚎哭,撕心裂肺,仿佛要震塌楼一样。各种高高低低的哭声参杂在一起,间或有婴儿的呛咳声,也立时就被掩盖了。

哭嚎声铺天盖地,尖锐的、好像要将心脏都哭出来的声音,拼命在西三栋传播。

这声音很快就惊动了值班的李医生,李医生方一踏上走廊,鸡皮疙瘩就不自觉的爬满了全身,仿佛有看不见的手从天灵盖抚摸到脚趾。

李医生到达婴儿室的那一瞬,所有婴儿哭声戛然而止,只有果子还在惊恐至极的嘶喊,如同被剥皮的猴子,声音惊恐而疼痛,在灯光昏暗的夜里尤其渗人。

李医生一边在心里咒骂那个胆小如鼠的女人,一边透过玻璃看向婴儿房。

所有婴儿的头都转向这边,直勾勾的盯着玻璃外的人,尽管他们有的眼睛还蒙着一层灰,根本看不清远处的东西。

李医生不自觉的后退,这不对劲!这不对!

他们在看什么?他身上有什么?

有仿若呢喃的女声轻飘飘传来,声音飘忽不定,似乎在他耳边,又似乎在极远的地方。

李医生倒抽一口冷气,在哪儿?谁在说话?他屏气不动,却还是感觉有呼吸声近在耳畔。

呢喃声越发急切,甚至有些凄厉的味道。

仿佛看见一双染血的手伸至面前,要拉他进无间地狱。李医生也惨叫起来,然而声音刚发出便被摁断在喉咙里。

他静静站了一会儿,动作僵硬的推开了婴儿室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