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濡以沫

听书 - 末世逆行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半个世纪之前,全球核战毫无征兆地爆发了。

整个星球除了黑白两色,便只剩下无尽荒野之上各种变异生物幽绿而妖异的瞳孔,以及荒野之民暗红而黏稠的污血。

在这辐射和变异生物无处不在的荒野,食物、燃料成了比人命更为珍贵的东西。杀戮、吞噬、进化成了这片废土之上唯一的主旋律。

灰白的天空,阴暗的地窖,粗犷的窖门,狭小的铁窗。

“真的存在如玫瑰色轻抚的黎明吗?”

在那阴暗潮湿的地窖一角蜷缩成一团的身影,微微睁开眼,透过斑驳的墙壁之上小小的窗,望向窗外夹杂着无数绿点的灰色天空。

他对旧时代书籍上这句关于黎明的描述有着浓浓的疑惑。

他有记忆那一刻,核战已过去了几十年,那如玫瑰色轻抚的黎明早已随着旧时代被深深地埋葬在无尽的废墟和射线之下,新的时代则早已开始。

“让老帕特看看,你这只幸运的蟑螂还需不需要老帕特辛苦搞来的美味面包!”

一个如破锣般的声音忽然从那厚重的窖门外传了进来,地窖那由手臂粗细的斑驳钢筋胡乱地焊接在一起,充分渲染了旧时代暴力美学的窖门被大力推开。

一道狭长的影子投射进散发着霉臭味的地窖内,带着一顶破旧牛仔帽的老帕特那臃肿的身影准时出现在了地窖的门口,再一次挡住了地窖内唯一的光源。

“见鬼!你竟然还能喘气!两头变异豺猪都干不掉你,真得感谢那可恶的上帝!你这该死的荒野蟑螂!”

老帕特手中攥着一把旧时代的手电筒,朝着阴暗的地窖内照去,微弱的光在地窖阴暗角落处蜷缩着的瘦小身影之上摇曳着。

墙角处的身影裹着一条脏兮兮的毯子,低垂着头,看不清样貌。只是从那瘦小的身躯看来,应该是个年龄不大的孩子。

“在给安格斯挣到足够多的金币之前,你可别妄想把自己饿死!他会把你丢到荒野,那些如鬣狗般下贱的荒野暴民会将你啃得渣都不剩!”

老帕特大声咒骂着,却不忘从怀中摸出一块半个巴掌大小、遍布着青绿色霉斑的薄薄面包片扔在地窖潮湿的地面之上。

“该死!我又忘了,你不需要这么大块的面包,你需要的是饮用水!真是个难伺候的大爷!”

老帕特费力地弯下腰将地上的面包片捡了起来,用那沾满黑色油污的大手撕走了一大半。他又在口袋内摸索了一会,最终掏出一个小小的塑料瓶,连带着手中那仅能塞塞牙缝的面包条一起扔给了地窖角落内的身影。

“其他斗兽士都喝劣质水,真不知道你用这该死的饮用水做什么!洗屁股吗?哈哈!”

老帕特那饱经风霜的老脸上露出嘲讽之色,朝着地窖的墙壁上重重吐了一口浓痰,再次低声咒骂了几句,转身走向那简单美和暴力美共存的窖门。

“对了,小子!据说今天会有所谓的贵客到来,这些自认为高高在上的家伙总想玩点异样的刺*。安格斯已经吩咐了,你今天的对手是两只变异狼!老帕特有点心软了,你让我想起了那死在暴民潮中的孙子!这点信息就算是我曾克扣你食物的补偿吧!希望你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见鬼!这该死的时代哪里还有太阳!”

老帕特一边扯着嗓门吼叫着,一边费力地挤出门外,还不忘转身将那窖门重重地关上。

蜷缩在角落内的瘦小身影直等到铁门外的脚步声消失,才伸手掀开了头顶那脏兮兮的毯子,缓缓抬起头,看向了那被老帕特扔在地上的水和食物。

深邃的黑瞳,乌黑的头发,紧抿的嘴唇。

这是个亚裔男孩。

男孩站起身,走到窖门边俯身捡起那仅能勉强润一下嘴唇的饮用水,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被看守人扔在地窖墙边处的面包条。

一只如拇指般大小的黑色巨蚁,正高举着那块比它身躯大上几倍的变质面包,快速地朝着角落处的巢穴而去。

弥漫着死亡射线的荒野,连只蚂蚁都变异到了如此程度。

男孩忽然伸出一根纤长而白皙的手指,将那狰狞的变异蚂蚁轻轻夹起捏在指间,缓缓放入口中,整个咽了下去。

他又等了良久,见再未有任何一只昆虫出现,才弯腰拿起地上的面包,重新坐回到了阴暗的角落处。

男孩坐在角落内,凝神听了好久,直至确定周围几十米内再无其他人存在,才缓缓褪下身上那件破烂的毛毯,解下了背后那只不大的包袱。

包袱之内是一个尚带着他余温的襁褓,襁褓破旧却温暖而干燥,一只胖嘟嘟的白嫩小手缓缓伸了出来,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似要抚摸近在咫尺的男孩的脸。

男孩的嘴角微微翘起,一双似星空般深邃的黑瞳凝视着襁褓里的婴孩。

婴孩出奇地安静,微泛幽蓝之色的眼眸如晶莹的蓝宝石一般剔透,与男孩对视着。

男孩将那已不知过期了多少年的面包拿在手中,极为细心地揭下那遍布污渍和霉斑的面包表层吃了下去,然后将剩余的部分一点点抠碎,放进了婴孩的嘴里。

待婴孩将不大的面包吃下后,男孩仰头将塑料瓶内的饮用水喝下,又将那薄薄的塑料瓶撕开,将残留在内壁之上的水珠舔净,便再次低头凝视着怀中的婴孩,默默地等待着。

直到腹内那细微的针*感最终消失,男孩才低头将那干裂的嘴唇凑近了婴孩那张稚嫩的脸。

婴孩似对此早已习惯,两只小手撕扯着男孩的黑发,费力地仰首将微张的嘴唇凑了上去,犹如在母亲温暖的怀中寻觅着香甜的乳汁。

男孩脖颈之上微凸的喉结缓缓蠕动着,那先前被他喝下去的饮用水,经过他胃部的过滤,竟再次被他一点一点吐了出来。

除非在城市或者那种有着水源净化系统的大型聚集地,在荒原之上,基本上是找不到没有辐射的饮用水的。

男孩在与这婴孩相遇之后,一直用这种方法来给婴孩喂水。

让她从小饮用没有辐射的水,不接触荒原上那无处不在的射线,应该就不会变异了吧。

这也是习惯于荒野流浪的男孩,最终被这聚集地抓获的原因所在。至少,在这地窖之内,没有荒野那可怕的射线。

至于以后怎么做,他没有想过。荒野之人只看眼前,从不担忧以后会怎样。

以杀戮和吞噬进化为主格调的荒野,是没有未来的,谁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将婴孩喂饱后,男孩再次将她放进包袱之内系在背上,又把那已辨认不出本来颜色的毛毯重新披在了身上。

现在,他才有时间思考今夜要面对的东西。

不知从何时起,荒野上的狼群再没有豺狼、鬃狼、土狼之分,而被荒野之人统称为变异狼。尽管荒野之上有着数之不尽的变异物种,甚至连植物都隐隐表现出了攻击性,但变异狼,绝对是无家可归的荒野之人最为恐怖的噩梦之一。

体型巨大,嗜血凶残,狡猾机警。

半根雪茄的工夫,一只尚未成年的变异狼便能将三个粗犷的壮年流民啃个一干二净。而那些强大的变异狼,甚至可以独自屠戮一个拥有武装的几百人聚集地。

当然,前提是这个聚集地里没有异能者。

核战后幸存下来的人类,也跟其他的物种一样,在这充满着致命辐射的星球之上开始了进化。造物主似乎又将万物重新放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开始了新一轮残酷的优胜劣汰。

长期处于辐射之下的人类,也跟其他生物一样,开始了向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变异。

产生各种肢体畸变,变异组织蔓延直至死亡,或者产生各种异能,继续进化下去。

前者叫做变异,后者称为进化。

一边是地狱,另一边,尚不知道是否通向天堂。

两匹变异狼吗?

男孩不认为那嗜钱如命而又好色的斗兽场老板安格斯会仁慈地放两匹羸弱的残狼与自己厮杀。斗兽场要的是利润,实力越悬殊,悬念就越大,那些坐在高高看台上的人便会越兴奋。

处于兴奋状态下的人们,总是愿意掏更多的钱出来。这一点,新旧时代倒惊人地相似。

男孩低头沉默着,纤细修长的手指伸入怀中,冰冷的骨质触感缓缓从指尖传来。

怀中是与变异豺猪厮杀时,他偷偷掰下的一颗半尺多长的锋利獠牙。

斗兽场白天是不营业的,这是为了照顾那些远道而来的客户。毕竟,在变异生物和大群暴民频繁出没的荒野,想不出点什么意外几乎是不可能的。

另一点,变异生物在夜间的凶性会更强,斗兽也会变得更血腥、更残酷、更刺*!

随着那惨白的太阳最终湮没在西方灰白色天幕之下,地窖门外终于再次响起了老帕特那如破锣一般的怒骂声。

坐在地窖阴暗角落内的男孩也再次睁开了双眼,深邃的黑眸似有着如钻石般剔透的光泽闪过。

生或死的抉择开始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