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叛逆读者点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公元2076年,宇宙星际爆发,异世界次元产生,时空打开裂缝,现世新次元地九州大陆产生缝隙,一颗流星承载着未来人降落在大陆上,穿越重生。

初冬的天气凉的很,夜里还吹着风,城市灯火阑珊的辉煌色彩,抹开了些许暖意。一名产妇被推进产房,门合上的同时,手术室的红灯亮起。男人坐在等候区,频频往手术灯牌上看,紧张得掐着手指,生生要把指甲嵌入肉里去。

窗外下着雨又打了雷,雨很大,冲洗地面的声音盖过了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偶尔混杂微弱的鸣笛声。医院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走,夜晚走廊上没什么人,他几乎能听见指针碰撞的声响。

“是宋先生吗?”

大概过了六个小时,手术室的红灯晦了,一名医生从里面走出来,走到他面前问。男人觉得自己腿已经快没有知觉了,屁股也发麻。

“诶!是!”他有些仓皇的站起来,由于太着急脚踝崴了一下,匆忙站好身形急忙问:“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生了,母女平安,恭喜您宋先生,是个小公主。”医生说着话,她还带着口罩,脖颈上有些虚汗,看起来也累得不轻。但生孩子是喜事儿,迎接新生命是高兴的事儿,于她而言累是值得的,她冲着男人笑了笑又说。“您爱人和孩子再过两个小时就会出手术室,接生过程很顺利,您不必担心。”

“谢谢,谢谢,谢谢医生”男人有些激动,眼眶迅速泛红,握着医生的手连声道谢。

小孩儿长得很可爱,虽然刚出生的孩子都皱巴巴的,但是不妨碍她是个漂亮孩子,男人从保温室的透明隔层去看,她闭着眼睛,小手伸展开来又握成一个小拳头。

“葬儿~”男人轻轻喊,因为女人还没醒,所以他刻意压着嗓子,尽量不打扰到自己老婆。“葬儿~阿葬~葬葬~我是你爸爸~”男人没忍住,又轻轻说。

“那妈妈呢?”女人悠悠转醒,身体酸软得不行,说话也没什么力气,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家老公撅着屁股对还未长开的女儿说小话。

男人见她醒了,急忙走过去:“妈妈辛苦了。”他说。

“你刚刚在叫什么呢?”女人问。

“叫我们的女儿,葬儿。”男人说。“你辛辛苦苦把她生下来,我希望她时刻谨记,她的妈妈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才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的。”

女人笑了笑,笑得极轻:“我可怜的女儿,刚出生就被爸爸施加这么大的压力呀。”

“宋葬。”女人念了念,又蹩了眉头,说道:“老公,听着不太吉利啊。”

“宋葬宋葬,宋姓葬名,闻之曰而不吉,寓反之,葬庭青云满堂花,莫入迷途莫忘归家。”男人握着女人的手,捏了捏掌心,他特意搓了搓手,指尖是暖的,暖意从掌心灌入进去,混着轻声软语让女人格外安心。

“就你会编扯。”

宋葬平平稳稳活到了23岁,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是以优等生毕业,大学四年屯了一个奖学金小金库,顺利从政法学院毕业后,考了律师资格证。和自家母亲大人软磨硬泡一个月,用小金库拉着刘少红开了自己的事务所。

事务所地址选在商业街二楼,装修了两个月后,【没头绪律师事务所】终于顺利挂牌上业了,但是由于名字实在不太正经,惨淡了近三个月都没案子可接,事务所又招了几个新人,要发工资,宋老板自己掏钱填得很是难过。

“为什么呢?你们这边的人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宋葬猛吸一口咖啡,嘴里塞得鼓鼓的,咖啡液几乎要从唇边溢出来。

“还不是你,非说这个名博眼球新颖。”刘少红趴在桌子上。说“这下好了,出名是挺出名的,律界都知道有个新事务所叫没头绪,老板是个傻缺。”说着抬了一下眼皮白了宋葬一眼。

“太过分了!真的是太过分了!行侦案接不到就算了,为什么你离婚案也接不到?”宋葬将咖啡重重放在桌子上,义愤填膺的说。

“你行行好,现在哪儿有那么多离婚案?”刘少红撑着桌子坐起来。“要不…咱们去接明星律所代理人吧。”

“好啊好啊,刘一槐吗?”宋葬说。

“你想得美。”刘少红抬手打了一下宋葬。“人儿有事务所,哪儿看得上你?”

“那我不接,明星事儿多死了。”宋葬又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呵,那咱们律所等着倒闭吧。”刘少红说完后仰躺在沙发上。

叮…..叮….

细微的电话铃声响起,宋葬低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通话界面赫然写着【一毛不拔】。

“喂?”宋葬接起电话。

“接不接案子?”那头问。

“接接接,啥案子?”听到案件委托,宋葬立马精神了“关键时刻还是姐妹靠谱,江儿,我收回说你当条子嫁不出去的浑话。”

“你还背着我说这种屁话啊宋葬?”露馅了。

宋葬干笑两声打圆场“往事随风,咱们主要看当下。啥事,原告方还是被告方?”

“你想什么呢?我会给你被告方委托?见面说吧,我给你发个定位。”

刘少红要奉母命去相亲,一下班就脚底抹了油,留下一句江迹主动必出反常,劝告宋葬谨慎接活,顺带问好以后就溜了。

宋葬如约去了约定地点,她和江迹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上一次见面是毕业。江迹从警校毕业以后进了侦查组,封闭了三个月,宋葬这边又开事务所,忙起来竟然这么久没见了。

她和刘少红都是高中认识的江迹,江迹人长得挺漂亮脑子也挺聪明,高考一毕业就一腔热血毅然决扎进了警校,各方面条件都没得挑,就是不知道节约成习惯还是咋的,抠搜得要命,除了每年生日送蛋糕以外,绝不参与公共聚餐或者购买活动,唯一送的礼物是毕业要分开的时候闺蜜款金属手链,还是买二送一,宋葬毛了一周。

“你可以啊。”宋葬说。“这地儿不错啊。”

约定地点是一个中餐厅,江迹到的早,坐在位置上点菜,看见宋葬来抬了抬眼。“刘少红呢?”

“去奔赴爱情了。”宋葬坐下来,将外套搭在椅子上。

“我点好了,你看看有没有想点的。”江迹把菜单递给宋葬。

宋葬眯着眼笑:“你请客?”

江迹抬头看着她,皮笑肉不笑:“你、想、的、美。”

早就猜到结果,宋葬嘁了一声,拿笔在菜单上勾了一个炖汤,招呼服务员拿去厨房后,才转头回来问正事儿:“什么案子啊?”

江迹低头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夹递给宋葬,宋葬接过来打开,几张照片赫然摊在眼前。

“你对我也太信任了吧江儿?”宋葬说。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