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红楼太皇太后(1)

听书 - 快穿之养老攻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慈安宫寝殿

“太皇太后,您是否梳洗一番?

待会太后和皇后要来请安了!”

齐嬷嬷看太皇太后已经坐在铜镜前呆愣了许久,又担心待会太后和皇后过来请安,让她们在外面等待有些不妥,所以忙低头问道。

乔木经她一提醒,这才按下被领导坑的愤怒,立刻进入角色道:

“让她们进来吧,今日就做个简单点的妆容,衣服也素净些!”

“诺!”

乔嬷嬷低头应了一声。

随后便侧过身,挥了挥手,示意在偏殿候着的宫女赶紧进来,三两须臾间,十几位捧着各种各样不同梳洗用具的宫女都脚步轻盈,悄无声息的快步走了进来。

玉盆锦布、温水棉纱、净面脂膏、修颜梅粉等物一应俱全,皆是各地皇商上贡的顶级贡品,有些甚至就连当朝太后都难以用上。

虽然东西都是顶级的,伺候也算贴心,可是乔木看着自己脸上的皱纹,以及这具已经七十八岁高龄的身体,实在是开心不起来。

她是真没想到那领导说的养老任务是这么个养老法,原本她还以为所谓养老任务是没什么要求,只要舒服的过一辈子就行了呢。

结果不曾想,竟是真养老!

好在原身要求低,只希望能够约束住娘家行为,保住娘家就行。

这任务对乔木而言完全就是小意思,好算舒缓了点内心的不满。

半个时辰后,乔木才在一众宫女的伺候下,从上到下,从头发丝到指甲尖全都焕然一新,虽然她已经要求简单些了,但这世上,从来都是越要求简单,越难做。

就跟素颜妆永远都比大浓妆要难做是一个道理。

“禀太皇太后安!

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并着众妃嫔已经在宫外候着了,召见否?”

乔木这边刚梳妆完,殿外便有一女官匆匆进来,微弯双膝道。

“让她们到安平殿候着!

我们也走!”

乔木说着就伸出左手,边上的乔嬷嬷赶紧上前,恭敬伸出双手扶住乔木左手,将她虚扶起身。

这时,边上一应宫女收拾东西迅速退去,另外一队宫女同样悄无声息的走进来,追随在乔木和乔嬷嬷两个人身后,往安平殿而去。

安平殿距离寝殿不远,乔木也懒得坐凤撵,便和乔嬷嬷一起慢慢悠悠的往那边走去,一走一顿,走了十分钟左右,才走进安平殿。

一进殿门,还没看到大殿里面的样子呢,耳畔就传来参差不齐请太皇太后安的请安声。

乔木抬眼一看,好家伙,这大殿当中莺莺燕燕竟有近百位,太后身后跟着一群太妃太嫔,皇后身后跟着一群妃嫔,两队各立左右,一起微弯膝盖请安,可不显得嘈杂。

“平身吧!”

乔木挥手示意一番,让一众莺燕平身,便在乔嬷嬷和司令女官的护持下,坐到了安平殿的主位上。

“劳烦诸位来看哀家了,哀家这大殿今日也总算多了些人气!

昨日听闻吾儿有恙,可尚安?”

乔木身份在那里,说话再不好听,她们也不能说什么,反倒还得请罪没有经常过来看望请安。

此时又询问太上皇的身体,所以太后自然得赶紧起身行礼告罪:

“是我之过,日后必当勤来母后宫中请安,还望母后莫嫌叨扰!

陛下贪杯夜醉,偶感寒凉,昨日半夜已遣太医看过脉象,吃了药睡去,想来今晨当好多了!

吾未能竟全本责,有罪!”

“你有何罪,他自己不爱惜身体贪杯,你又哪能劝得住?

起来吧,也莫要每日过来,逢初一十五来我这说说话就行!”

乔木觉得这太后还算不错,每月好歹过来一趟,做事也本分,远不如那甄太贵妃来的嚣张,所以态度也要好些,并无怪罪之意。

乔木话音刚毕,殿外就又传来太上皇到的宣声,大殿当中众人顿时又都赶紧起身,恭恭敬敬的朝着大殿门口弯膝下跪,道太上皇安。

只有乔木一人未动。

不得不说,这具身体年龄虽然大了点,但地位身份着实让人舒爽无比,甭说皇帝了,就是太上皇见了,那也得恭敬的道声母后安。

可以说,真正的做到了无人能受礼的地步,太后她见到了太上皇这个没死的丈夫还得见礼呢。

徒眷进来没让众妃嫔起身,而是先躬身对着乔木行了个常礼:

“昨日之事让母后劳心了!

是朕之过!”

“你也这么大岁数了,哪天能严循黄帝养生之道,我便不劳心了!

快坐下吧!”

乔木白了他一眼,便示意边上女官把落灰已久的龙椅搬过来,好让她这便宜儿子太上皇坐下来。

“都起来吧!

嗯……甄宓呢?

她怎么没来?是告病了吗?”

徒眷没急着坐下,先让下面或弯膝,或跪着的众人平身,随后扫视一眼,这才发现甄宓没来。

皱眉问道。

“陛下,今日甄妹妹派人过来说身体抱恙,略感寒凉,所以不能过来请安,我也不好强求!”

熹太后这下子神色语气就淡然了许多,显然也是对甄太贵妃很是不满,无奈转说着她那蹩脚理由。

“略感寒凉?

那她今早还给朕送燕窝粥!

这病好的可真快!

既然病了,就让她封宫一个月好生休养吧,免得落下病根!”

徒眷今辰刚听到了些甄家的不法消息,如今又发现他这向来宠爱的妃子竟然都敢抱病不来向他母后请安,这是何等嚣张不孝。

自得惩罚发泄不满。

“诺!谨遵圣谕!”

熹太后回应语调虽然还是四平八稳的样子,但乔木离的远远的都能隐约看到她那眉眼有些飞扬。

显然,这熹太后也是甚为不喜原先甄太贵妃的嚣张跋扈,只是因为对方深得圣宠,这才不好惩处。

“可是甄家又出了什么乱子?

一个奶嬷嬷家一步登天,到了如今这地位,莫不还有不满?

也没看你对舅家多优待!”

乔木想着,反正这老太太的任务早晚要完成,还不如索性先起个由头,也好插手管理娘家的事。

从甄家开头倒也不错。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