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变异篇 第一章 梦魇

听书 - 万域大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切的一切要从一滴“血”开始。

那年懊恼地坐在树下,虽然背部巨痛、头也发晕,但他盯住手中裂成两瓣的“火晶”,欲哭无泪。

火晶是索尔爷爷给他留下的唯一信物,他不知道将来如何面对索尔爷爷。

口中还有浓浓的血腥味,他同样不明白,明明是一个整块的火晶,为什么是中空的,里面还藏有一滴“血”?

苍鹊在他头顶的树干上欢快的鸣叫,庆祝它们的小宝贝失而复返,全然不顾把小苍鹊送上树的那年已经摔落。

那年再次懊恼他为什么怕树枝把挂绳挂住,从而决定把火晶含在嘴里,如果他没有这样做,在他摔晕过去的时候,火晶中的“血”就不会被他彻底的咽下,吐也吐不出来了。

如果不是火晶太大,估计也会被他吞了下去。

“这火晶里面藏有血液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索尔爷爷知道吗?”

“这又是什么血液?对人体有害吗?或者十分珍贵,索尔爷爷只是临时临放在我这里?”

“那我弄丢了这滴血液,索尔爷爷会不会生气?”

那年一时浮想联翩,又有些茫然无措。

那年是葛尔星系三号行星环星大学附属中学的一个中四学生,今天十六岁,长相普通,身材普通,好在学习还不错。

他是个孤儿,自幼生长于政府福利培养院,甚至他有时候怀疑,他自己可能是贫困的人们把遗传基因出售给政府后,由系统随机配对的结果。

他的名字也是误会,福利院登记入院婴儿时,登记的工作人员问送来的工作人员这个婴儿有没有名字时,送来的工作人员莫名其妙地陷入沉思,自言自语道“那年……”,登记的工作人员就以为这是他的名字,所以登记了上去,所以自此以后他就叫“那年”。

今天那年是来晨跑的,晨跑完还要打一套“军战八式”,这个拳法是购买来的小册子上学的,能强身健体,但要说实战能力,没有对应的心法的话效果有限,他只是把军战八式当做体操来做,强身健体,聊胜于无。

但这坚持了三年的习惯,都被这只掉落的小苍鹊给改变了。

那年无心再练拳,只能紧握住裂开的火晶,有点失魂落魄地回他的安居小屋了。

是夜,矿山区域正是红月更近的时候,桔红色的月光洒在了安居屋所在的山脚,葛尔三号星由于拥有两个卫星,由于矿物质的含量不同,月色也不相同,一红一黄,所以人们把它们称为红月和黄月。

安居屋是一排排简易组合而成的小屋,由矿产公司用低廉的价格出租,虽然室内面积不大,但好在功能还算齐全。

借着桔红色的月光,那年取出当天买回的石质强力胶,准备把火晶原样粘好,以方便继续贴身佩戴。

在月光下,那年惊奇地发现火晶的内部竟然有些细密的纹路,那年对着月光,更加仔细地观察起火晶,火晶外表依然普通,很像是工程塑料加工后的光滑表面,但内部那些纹路却不像是天然形成,更像是集成的线路和一些符号,显得非常精细而紧密。

那年仔细观察了半天这些线路和符号,发现以他所学的知识,根本不可能看懂它们的功能,更别提分析机制和原理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不太可能是天然形成的,以此类推,那年误服的那滴血液也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如果那真是血液的话,它存在于火晶之内必定也是人为。

“我会不会把索尔爷爷的一件重要东西弄坏了?”那年一时间有些忐忑不安。

思索了一会,那年还是决定把火晶粘合起来,血液已经被他吞下,吐也吐不出来了,还不如把火晶保存好,回头再见到索尔爷爷时再道歉吧,如果真是很重要的东西,希望那年到时候有能力赔偿。

那年的手很稳定,火晶粘合后肉眼根本看不出痕迹,那年把火晶用他能找到最结实的绳子穿好后,郑重地挂回了脖子,暗自下定决定,以后除非特殊情况,再也不把火晶从脖子上取下了。

再想起自己吞服下去的血液,不知是福是祸,再看看时间,那年立刻躺在了床上,这时候必须修炼索尔爷爷教授于他的呼吸法了。

那年坚持这个不知名的呼吸法已经三年了,索尔爷爷说也许有一天会激发出那年身体内的某种异能。

但那年已经坚持三年了,依然还是单薄的身体,即不高大,也不强壮,更没有激发出某种异能,那年之所以依然坚持,还是对索尔爷爷的尊重,虽然索尔爷爷只和那年相处了几个月就离开了,但那年也感觉自己有了个亲人。

但可惜,火晶断裂和误吞那滴“血”,让那年心神不宁,呼吸法也数次失去节奏,心情不定的那年终于沉沉睡去,随着他呼吸的沉重,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渐渐地在他眼前展开。

那年感觉自己身边是缕缕白云,脚下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绿草幽幽,上面有很多活动的小黑点。

那年感觉到自己开始俯冲,随着地面的接近,他逐渐看清了那些小黑点是一只只奇型怪状的恐龙,那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恐龙,但他听到了自己在心中默念:“死脑筋的裂鳍三角龙、调皮的荆棘刺龙、优雅的盘纹蛇龙……”

那年感觉到自己猛然俯冲,从一群小蛇龙头上掠过,惊得这些小龙四处逃窜,身后大蛇龙不满的高声鸣叫,而且自己却抛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飞远了。

“我的笑声为什么这么清脆?”梦中的那年泛起一丝疑惑,但很快又被欢快的心情淹没。

那年感觉到自己又在爬升,一直飞到白云之下,远处飞来几只飞鸟,临近时才看清那不是飞鸟,而是几只淡蓝色的巨大飞龙,那年心里泛起一丝明悟:“蓝翼福龙,是黑叔叔的手下。”

几只飞龙看到了自己,挥动巨大的翅膀把身体在空中悬停,然后略低了低狰狞的三角头颅,这是向自己致敬,随后飞龙从自己的脚下飞过,不敢逾越到自己的头顶。

画面一闪,那年眼前又变成了闪电交加的夜空,漫天乌云,电闪雷鸣,乌云间两条巨大飞龙的身影在纠缠、在厮杀,一条修长优雅,翅膀晶莹剔透,流动着七彩光晕;另一条强壮巨大,双翅漆黑如墨,随着它们的打斗,乌云翻滚,闪电也向着它们劈落,同时还有响彻大地的龙呤。

龙呤或高亢嘹亮,或浑厚低沉,但随着龙呤,两只龙身边闪现了五颜六色的奇异魔法,一会火球爆炸,一会岩石撞击,一会白骨生肉……

那年感觉到自己努力想迈步向前,却无法移动,努力想伸出双手,却无法动弹,心里是那么得无助和悲凉!两行冰冷的泪从两眼流了出来,长流不止。

修长之龙渐渐被黑龙压在了身下,它努力翻转、高飞却一次次被击向地面,身上渐渐被鲜血覆盖,晶莹剔透的身躯变成了一条血龙,血龙突然奋力长嘶,身上神光闪烁!

随着神光炸现,黑龙竟然恐惧地飞退几十米,悬停在半空,身上多重魔法之光出现,看来给自己施加了许多防御魔法。

随着修长之龙长嘶的停止,神光也暗淡了下去,乌云之上,却有一条绵长而无尽头的神龙闪现了牠巨大的头颅,两条巨大无比的飞龙竟然只有牠的瞳孔大小,神龙头生两角、身上无翅,长不可估量的身躯在乌云中若隐若现。

同时一股威严弥漫到整个空间,天地一片寂静,这时候没有任何一种生物敢发出声响,甚至乌云也不敢翻滚。

神龙的双目努力想聚焦在两只渺小如蚁的飞龙身上,但终叹息一声,神龙的身影变淡扭曲,最终如云烟般散去。

闪电这才敢回到天空,乌云也才敢翻滚涌动,那只黑龙又猛扑了上来,两只龙放弃了龙呤和魔法,牙咬爪撕,鲜血四溅,终于“刺啦”一所,一只血色的长翅被黑龙撕下,在空中落下,同时无力坠落的还有那条失去翅膀的血龙。

龙呤再次在天空中回响,这低沉的龙呤看来是黑龙所为,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岩浆陨石,从天而降,径直砸向了地面上的那条血龙,“轰”的一声,漫天火光,一片血红!

“不~~~~”那年感觉自己发出长长的悲呼,心一下子被撕裂,眼前一片漆黑。

画面再一闪,那年感觉自己在不落的往下落,他感觉自己在努力地伸出双手,却什么也抓不住,眼前是不断远去的天空和天空上一个自带彩虹的浮岛,最后一个少女凄凉的哭喊在耳边响了起来:“玛斯特莱那!玛斯特莱那!……”。

然后就是五彩缤纷的眩光。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