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劫中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华夏,南京安全市西南区,南京道场分场。

清晨。

砰!

一个1米8出头,有着一头黑色碎发的俊朗青年双手愤怒地拍在桌子上、

即便心性如项尘,此时也有些失控。

“罗场主,您这是什么意思?”项尘愤怒地问道,“我就是个兼职的,兼职的也要被解雇吗?!”

坐在项尘对面的是一个穿着无袖上衣的中年大汉,两条肌肉虬结的胳膊裸露出来,宽大的办公椅好似都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不断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作为南京道场,西南分道场的分场主,同时还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六星武者,罗憾在整个南京安全市西南区都算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

他撇了一眼被项尘拍得产生细微裂痕的木质桌子,有点心疼。项尘也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但此时他已经顾不得了。

面对项尘的无礼,罗憾并没有动怒,两人算是老相识了,自然知道这份兼职对于眼前这位年轻人的意义。

“小项尘,这回不是我老罗不帮你,这是道场总部那边的意思。”罗憾无奈道,“总部那边想和华夏三大道场掰掰手腕,虽然差距还极大,但领导层的意思是从基层抓起,第一步就是提高所有职员的最低要求。”

“非准武者不得受雇于南京道场,这是明文规定,我是一点空子都钻不了!”

项尘跟罗憾对瞪了一会,颓然地做回椅子上。

屋漏偏逢连夜雨!

项尘苦笑了一下,不光是兼职的问题,这意味着他毕业后也无法留在南京道场了。

自己为什么一直在修炼之余还要兼职,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希望以后能转正,留在南京道场!

“虽然不能雇佣你了,但你还是随时可以来锻炼的。有我老罗在,小项尘你在这西南分道场不必花一分钱。”罗憾保证道。

项尘无奈点了点头,他明白这确实不能责怪罗憾,对方话说到这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张了张嘴还想再说点什么,最终也只是化为一声沉重的叹息。

不再纠缠,项尘起身辞别了罗憾,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他尽快调整了心态,用力地拍拍脸,好像这样就能重新坚定起来一般。

生活还要继续!

走过训练区,尽管才早上六点多,训练区此时已经有几个壮汉在做着力量训练,足有六七百公斤重的巨型哑铃被其中的一个三十左右的精瘦汉子舞的呼呼作响。

看到项尘经过,精瘦汉子停下了手中的训练,热情地打着招呼,“小尘子,怎么了,没精打采的,哈哈我忘了,你不训练的时候一直这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项尘勉强笑了笑,回了声,“博哥,练着呢。”

另外一个大汉也走上前来。

这大汉长得就比精瘦汉子看着粗旷许多了,跟罗憾场主都有的一拼,手指十分粗大,但人糙心不糙,他一眼就看出项尘有些闷闷不乐,大声问道:“小尘子,怎么了这是,挨欺负了?”

这两人精瘦些的名叫张博,粗旷汉子叫王魁,都是南京道场的高级会员,两人同时也是同一只猎兽小队的队员。

他们二人算是项尘在西南分道场关系最好的,因为都经常泡在武馆,一来二去自然就熟络了起来。张王二人对眼前这个训练刻苦,却又很谦逊的小兄弟都十分关照。

“王哥,没什么。”项尘强打起笑容,但笑容中还是透着苦涩,“哈哈,就是失业了。”

“失业?”

张博皱了皱眉头,不过也并没在意,在他看来,学生嘛,还是要专注于学业,努力考上大学的武道系才是正道。不过他也知道他这个小兄弟天赋实在一般,从认识到现在一点都没进步。

张博其实也很好奇,为何这么一个成天没日没夜泡在道场锻炼的人,就是死活难以再进一步,到了18岁的年龄,依旧连准武者都不是!

三人闲聊了几句,谈到了两周后的高考。

如今的高考不同以往,因为大学数量的急剧缩减,高考的竞争十分激烈,能考上大学的学生还不到总体比例的一半!

“不瞒两位大哥,我不打算去大学了。”项尘摇了摇头,“一来我的成绩去南大没什么希望,要是去南二,实在没什么意思。二来,进不了武道系,那这样的大学不去也罢!”

南京大学和南京第二大学,是所有高考生的目标,两所大学的武道系,更是所有人趋之若鹜的存在。

在如今的华夏,最受年轻习武者欢迎的选择,要么是进入各个大学的武道系,要么是进入道场修行。

但大学有着国家的扶持,享受着大量的拨款,其在资源丰厚程度和自由程度上都要在私人性质的道场之上,自然也吸引着最有天赋的一批学生。

“那你打算?”张博二人有些奇怪,一个高三应届生,被道场辞退,还不打算去大学,项尘想干嘛?

“我要去荒野!我打算找一只缺人的猎兽小队,在生死间找到成为武者的希望!”如今大学武道系无望,又被道场辞退,项尘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决绝态度。

“胡闹!”张博二人脸色都变了。

“你那不叫生死间,那是十死无生!”张博厉喝道,“无知无畏!你没出去过,根本就不知道外面什么样子,那不是游乐场,那是人类的地狱!”

王魁看到张博发怒,连忙跟着劝阻:“为什么不上大学,哪怕进境缓慢,慢慢熬过大学四年,总能成为准武者的,到时候再去狩猎也不迟啊。准武者装备点热武器,还是能打打秋风的。”

不同于武者的稀少,准武者只要够坚持,天赋不是太差,慢慢熬总能熬出来的。

“我等不了。”项尘摇了摇头。

没再多解释什么,他的身体他知道,或许真不是在大学继续混日子能想出办法的。自从三年前大哥生死未卜,他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咬牙上完了高中,如今他已经等了这么久,实在不想再等四年。

他必须尽快成为武者,只有武者,或许才有机会找到关于大哥的线索。

项尘害怕,怕自己磨磨蹭蹭,结果未来发现,大哥就是在自己虚度光阴的时候死去的。

那他会一辈子活在悔恨当中!

看着项尘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张博愤怒地瞪着他,他真的不想自己很喜欢的这个小兄弟就这么去寻死。

但张博也知道,别看项尘平时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实际上根本就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决定了的事,别人怎么说都没用!

张博被项尘气得够呛,也没心思锻炼了,骂了句娘,扭头就走。

王魁见状,只得追了出去,走的时候不忘回头,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项尘。

项尘自己沉默了很久,他知道自己今天他把很关爱他的两个好大哥给惹恼了。但话赶话说到那了,他也不想故意骗张博二人。

在前台办理了离职手续,项尘把手中的感谢信揉成了一团,随手扔进垃圾桶。没时间伤感,他还要尽快赶去学校上早课。

尽管不打算上大学了,项尘还是想让自己的高中有个圆满结尾。

……

十几分钟后,项尘赶到同位于西南区的第9高中。

此时已经是7点多钟,但如今的高中早已取消了早自习。在当今这个全民皆武的年代,本着一日之计在于晨的考虑,各个学校早课之前的时间都交给学生们自行安排武道的锻炼。

清晨的操场已经很热闹了,不少热衷于武道的学生们喜欢在第一节课之前,来操场上晨练一番。

并且这个时间段也是这些热血少年彼此切磋的绝佳时机!

刚丢了兼职的项尘对操场上聚集的人群毫无兴趣,自顾自地向教学楼走去。一路上不少学生看到项尘,都对他指指点点,不知道是在说他腰上别着的造型夸张的太刀,还是在议论他这个人。

“快走快走,操场上高三15位准武者中的黄争和郑志杰交上手了,准武者之间的战斗可不常见!”两个学生从项尘身边跑过,还呼朋引伴地吆喝着。

“黄争,郑志杰,准武者…”项尘呢喃着,即便他不想往人多的地方凑,即便这些东西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身体还是不受控制一般,跟着人流汇聚向操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