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助教骆永思一手捧书,一手持鞭。

枯燥乏味的声音传来,李鸿儒听得昏昏欲睡。

课堂之上,如他状况的人不在少数。

骆永思是朝廷封赐的学官,已经入了文官的品阶,诸多学生即便听得乏味,也要保持脸上的笑容,免得恶了这位大人。

这位助教宣讲的是九经中的《易》,属于四门馆必学内容。

据说这些古经书籍隐藏着奥秘,但通篇晦涩难懂。

李鸿儒学得极为苦闷,数年也没领悟什么奥秘来。

无聊翻书之时,他心态慢慢过渡到应付父母期盼和将来谋生。

这种心态自是难以出类拔萃。

在四门馆中,他的成绩属于中等,不上不下。

四门馆每年裁掉的学生诸多,但从没囊括到他。

四门馆每年晋升高就的学生有十余人,也从来不见李鸿儒的身影。

在这座学堂中,他在学官们眼中并不属于重要的存在,可有可无,存在感颇低。

这让李鸿儒昏昏欲睡的状态并不显眼。

“我听说今天有大事发生,魏大人会在午门监斩一位大人物!”

同窗荣才俊递过来的小纸条让李鸿儒精神了许多。

四门馆中,有着一千三百位学生,有如李鸿儒出生于平民阶层的杰出子弟,也有荣才俊这种朝廷子爵的后代,有着诸多龙蛇的混杂。

相较于李鸿儒,荣才俊无疑算得上名门望族,出身不凡。

“居然是在午门,是哪位大人物犯事了?”

普通人犯事了,最多是拖去菜市口砍脑袋,没资格在午门被斩首。

能在午门行刑,这定然有着不菲的来头,对方更是犯了难以弥补的过错,即便血溅皇宫门口也在所不惜。

李鸿儒在纸条上用炭笔随手勾画问了一句。

随即便见荣才俊指了指顶上的天花板。

这让李鸿儒莫名其妙,不知对方提及的是谁。

但荣才俊渠道诸多,知晓信息的方式远较他要强。

这大抵又是要砍某个重要人物的脑袋了。

家居长安城,他时不时见到一些朝廷人物落马,今天大抵又轮到了哪家倒霉的,只是这位倒霉鬼的来头有点大。

这官当得太忐忑,时不时还可能掉脑袋,即便顶层的大人物们也不例外,李鸿儒对朝廷官职兴趣便不算多了。

“我听说是天上的神官!”

见李鸿儒兴致似乎不高,荣才俊又补了一张小纸条。

他手中是李鸿儒专门定制的炭笔,这也是此时他与李鸿儒关系较好的原因。

李鸿儒出生不行,成绩也不行,但耐不住脑袋瓜里有东西,经常制造一些新奇的小道具,让人有点欲罢不能。

譬如炭笔。

这是较之毛笔要更方便的书写工具,虽然书写不雅,但不需要研墨,特别适合用来传递小纸条。

眼见炭笔写没了半截,荣才俊开始在配剑上刮蹭,将那炭笔头削尖一点。

“神官?”李鸿儒疑道:“神官是什么职位?天上的?”

在长安城居住了十几年,李鸿儒就没听说过朝廷有什么神官的职位。

荣才俊提及的天上的神官更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他极为疑惑的看了看窗外的蓝天,思及长安城时不时流传的一些蛊惑之言,他不禁摇了摇头。

“我听说是一位龙王犯事了,触了皇上的晦头,朝廷御旨下达,让魏大人砍那位龙王的脑袋。”

“魏大人是朝廷少有的文官大高手,又有御史台正职在身,适合监斩神官。”

“咱们长安城前一段时间天降大雨,泾河水大涨,冲毁民房近千间,死伤数千人,城外那边一滴雨没降。”

“这事情和仙庭脱不了干系,总归需要有人负责。”

“龙王不属于朝廷,但咱们也没长臂管辖,谁叫他在我们地盘上犯事了,弄得天怒人怨。”

……

荣才俊有心透露口风,纸条来回传递之时,李鸿儒已经将一些事情大致理顺清楚。

半月之前,长安城确实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损毁诸多,李鸿儒没想到下雨这种事情都还有后续。

“这世上真有龙?”李鸿儒奇道。

天灾不可避免,但荣才俊提及行云布雨是龙王的职责,这便涉及一些神佛传说之事了。

世上神佛之道信念者诸多,烧香拜神者不在少数,但李鸿儒从来没这种念头。

作为无神论信仰者,李鸿儒坚定眼见为实,脑海不存留虚幻念想。

若说一些江湖骗术手段,他比寺庙那帮供奉神像的和尚道士玩得更溜。

长安城天降暴雨他见识到了。

但龙和神确实没见识过。

荣才俊的话引发了他不小兴趣,昏昏欲睡的脑袋顿时就清醒过来。

“必须的”荣才俊信誓旦旦道:“咱们午时三刻就能见到了。”

“那必须得去看看。”

见多了砍人的脑袋,李鸿儒还没见过砍龙的脑袋。

从四门馆前往午门的距离并不算太远,李鸿儒决定跟随去看看热闹。

“你不是有个宝镜,把那个宝贝带上。”

“还要带宝镜观看,那龙得有多小?莫非只有手指粗细不成?”李鸿儒奇道。

他感觉自己脑海中想象的龙和荣才俊提及的龙完全不是一码事。

但荣才俊解释得如此清楚的目的倒是一目了然。

这家伙是想借他东西来做用了。

“那龙王又不是绑到午门示众,让刀斧手砍脑壳。”

荣才俊指了指天空。

“虽然犯事被抓了小辫子,但仙庭丢不起这个脸,肯定是绑在高空,咱们能杀就给咱们杀,要是杀不了也是咱们自己能耐不行,这事就揭过了。”

“仙庭?”

荣才俊重新削炭笔之时,李鸿儒也寻思着荣才俊提及的一些内容。

龙王之事不需要等待太久,只要前往午门,等待到午时三刻便可验证。

但仙庭也被荣才俊屡次提及。

据荣才俊说那是一个天上的朝廷,掌管着天上的一切。

这自然也包括了行云布雨等事情。

事情有点玄。

李鸿儒没法想明白如何在天空中构建一个朝廷。

空中楼阁尚且虚幻,空中朝廷更是玄虚,只有凭脑海去想象了。

想到脑海,李鸿儒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这世上虚妄之事颇多。

说来他也算是虚妄中的一员,一些事说出去让人难以相信。

若无脑海中那东西,说不定他与其他人并无多少区别,信仰神佛仙道,迷信各类传闻。

但他确实是接受过科学熏陶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李鸿儒念头抬动,寻思之时,脑海中已经浮现了一片简单的数据。

姓名:李二狗

修为:凡人

技能:无

财富:0

材料:无

这是号称史上最肝的单机游戏,太吾的初始面板数据。

伴随着数据的,还有一间茅草屋。

茅草屋的功能仅仅是遮风挡雨。

一切处于最为原始的阶段。

最肝的单机游戏,自然也吸引到了无数单机爱好者,让无数人沉迷在这个沙盒游戏世界中。

太吾各类设置繁杂,每个人选择不同,际遇不同,后果也不同。

在单机游戏中,若想打造出强大的人物,拥有强力的关系网,又具备天人之姿的妻儿子女,庞大的财富,唯一的方法就是肝。

只要肝不死,那就使劲肝。

李鸿儒怀疑此前的自己就是熬夜修仙肝死在游戏中,才落到转世投胎的下场。

因为这个简单的数据面板,让李鸿儒成长之时,也不断有部分记忆复苏。

借助不同时代的知识,李鸿儒不时捣鼓出了一些小玩意儿。

宝镜也是其中之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