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千万级罪行

听书 - 星河战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新历2968年。

山达尔星是一颗位于地球3000光年外的地球殖民星。

北半球曲陵城内,天武学院习武广场上,正在举行着一场毕业考核前动员大会。

天武学院院长魁梧的身影被全息投影至广场上空,正进行着慷慨激昂的演说。

“新历元年,母星地球正式开始殖民时代,武学因为能加强人体素质且无明显副作用而迅速崛起.......。至此,武学与科技并行,帮助我们人类渡过一次又一次难关,开拓一个又一个星球。”

在校长本尊和各个教职员是在习武广场前最方,一个演讲高台上。

高台最后方,左右两侧分别各站着两个人。

右侧两个,一男一女,相貌皆是人中龙凤,姿态也是意气风发。

左侧两个是两个男人,一个染着一头黄色披肩的长发,神态充满了痞气。另外一个身形略显消瘦,长相也只能算是端正,在低着头。

“现在,有请我们天武学校的骄傲,林凤薇与邹然上前学讲。”

当即,右侧那一男一女稍稍地往前走了一步,高台上的全息投影仪也作用在了他们的身上。

两人的全息影像在广场上空渐渐放大之时,原本被院长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弄得昏昏欲睡的学生们立刻清醒。

雷霆般的欢呼与掌声一同传出。

好不容易才平静下后,林凤薇这才清了清嗓子,率先发言。

“切!”左侧那一脸痞相的黄毛在林凤薇清亮的声音传出之时,不屑地啐了一声,“不就是长得漂亮吗?不就是被南华大学提前录取了吗?我要是生在她那样的家庭,照样能五岁炼体,十岁通幽。”

“还有那什么邹然,不就是已经考了C级覆体型机甲执照了吗?不是我说,那种机甲连长尾猿都能驾驶。”临了,他还小声地啐道,“小白脸。”

“你说,明明都已经这个年代了,这垃圾学校怎么还搞古代学校那一套?动员大会?”一边说着,他一边朝着他身边的另外一个人看了过去。

他似乎还有一大串话想说,但是在转头之后,声音戛然而止。

好几秒后他才回过神,在任何人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用力的踩在了消瘦少年的脚上。

顿时,少年抬起了头,一边迷茫地朝着四下张望,一边还抬着抹着嘴角流出来的口水。

“你可真是我大哥,这种场合你也能睡着?”黄毛一脸无奈。

少年也终于清醒了,看着高台下人山人海的学生,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小场合而已,总有一天我会让我的全息投像被群星上的生物瞻仰。”

“啪!”这话刚说完,一道亮光突然照到了消瘦少年的身上。

这是全息投影仪的光线。

林凤薇和邹然的演讲已经结束了。

自然,消瘦少年全息投影立刻在广场上空放大。

顿时,黄毛笑了起来,“是啊是啊,到时候全宇宙的生物都知道你是宇宙最懒的人类和最厉害的小偷。”

又是‘啪’地一声轻响,另外一道光束照到了黄毛的身上,投影在广场上空迅速放大,他的笑容跟着凝固。

那消瘦的少年却一点都没有在意,甚至还‘恬不知耻’地抬手打起了招呼。

顿时,扑天盖地的‘吁’声传出,其中还夹杂着冷笑和嘲讽。

高台的校长和众多职员没有一个出来让他们安静。

林凤薇和邹然也同时朝着消瘦的少年看了过去,邹然不屑一笑,暗骂了一声‘垃圾’,林凤薇则轻轻地皱了皱眉。

天武学校是一所中等学校,校制三年,招收的是15到18岁,接受过初等学校教育的学生。

建校500多年,在校三期人数一直维持在5万左右。

现在,在场的5万名师生,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这名叫做林霄的削瘦少年,绝对是天武学校建校以来最大的耻辱,最垃圾的学,是名副其实的蛆虫!

好不容易,‘翻腾’的吁声才停了下来。

校长则在这时十分熟练的向林霄抬了抬手。

林消一笑,也照样十分熟练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质忏悔书。

摊开之后,他咳了咳,念起了纸质书上的内容,“我叫林霄,天武学院三年级D-11班学生。在校期间已累计撬开学校门锁共计186509把,骇进师生光子计算机共计297860台,监听全校各种类量子通讯设备5239766台,翻过教室,学生宿舍及教师办公室的柜子抽屉已不下百万余次......!”

听到林霄念出这些,校长、各大主任以及三年D-11班的所有任教老师全都不约而同的抬手在自己的额头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尤其是校长,更是已经低头恨得牙痒痒地瞪了林消一眼,心里也忍不住嘀咕了起来,“一个月前当着全校教职员前的通报批评,各项记录明明还没有这么多啊。”

而所有广场上全都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了自己的通讯设备,有大部分女生脸色瞬间变红,男学生则基本上全都震憾地瞪向了高台上的林霄。

这情景被林霄敏锐的捕捉到了,也不管自己的投影现在有四五米高,他冲着所有人都笑了笑,“别担心,监听已经全都解除了,你们的那些秘密我肯定不会说出去。传出去那可就犯法了。”

所有的学生全都咬住了牙,恨不得把林霄撕碎。

“接着念!”校长的轻喝声传出。

林霄接着开始念着纸上的内容。一项项‘罪行’接连不断地被他念了出来。

“我还以为他就是到现在也炼不了体,科学文化成绩每项都是全年级倒数第一,更是个机械白痴的狗屎,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人渣?”

一项项‘罪行’听得广场上的所有学生不断咋舌,到了后来,一个个又都开始变得吃惊的吃惊,愤怒的愤怒。

因为这些罪行中,除了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外,林霄居然还坦白了他几乎偷看过全校所有师生们洗澡这类荒唐,恶心又让人愤怒羞愧的事。

“人渣!人渣!”

到了最后,广场上已经全是对林霄愤怒的声讨了。校长和一众教职工的脸色也相当的难看。

见林霄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校长重重地哼了一声,身子一晃,移形换影般出现在了林消身边。

“你们继续主持。”朝着高台上一众教职工扔下这句话之后,校长拉着林霄拔地而起,旋即一道气爆声传出,腾空而起的校长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气尾,朝着校内一栋极高的建筑疾飚而去。

眨眼就到了建筑旁,校长拉着林霄从一扇打开的落地窗内飞进。

刚进屋,校长便把林霄扔到一旁,快速走到办公桌前,抬手在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从地球上运来的名贵大理石制成的桌子应声而碎,校长则瞪向了林霄,“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老头,是你让我坦白罪行的,这能怪我吗?”被扔到地上的林霄稳住身形后,也不站起来了,坐到地上向校长耸了耸肩。

“我让你把偷看别人洗澡的事说出来了?我让你把偷别人内裤的事说出来了?我让你把偷摸进女生宿舍后,把她们挖鼻孔,打呼噜,抠脚这些事情全都录下来的事情说出来了?”

校长似乎气糊涂了,越说越是激动,“你怎么不去偷拍别人上厕所啊......!”

说到这里,校长猛地一顿,惊骇地盯向了林霄。

林霄立马明白过来了,向他摆了摆手,“放心,我才不干那么恶心的事。”

“你还知道恶心啊!”校长松了口气,又接着骂道。

看着校长脸都已经成了猪肝色,林霄赶紧在他的大骂声中插嘴道,“淡定,淡定。差不多两百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容易激动呢?”

“再说了,以前都是只当着教职工的面做检讨,是你非得搞今天这出。”林霄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向校长挑了挑眉,“我知道你是想拿我做反面典型案例,激励他们。我干脆全都说出来,让他更加上心咯。”

“滚犊子!你说的这些还能让他们把心思放到最后的冲刺上?我只是想让你稍微演一下!”看着林霄那嘻皮笑脸的模样,校长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故意要搞我?”

“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两千多年前华夏的九年义务教育改成了十二年强制教育,要不是《在校学生违法犯纪处罚条例》里规定,强制受教育的学生如果没有犯重罪,学校可以承担处罚学生的义务,你早就被开除进了星际少管所了。”

“嘿,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干那些事就算了,你为什么每次都被老师给抓了呢。”

在校长说这话的时候,站起身来的林霄在墙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只见墙壁立马裂开了一条缝,并且快速打开,出现了一个摆满酒的柜子。

林霄挑了一瓶,揭开盖之后灌了一口后这才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睡觉。你要庆幸我干偷看别人洗澡的这种类型的‘小事’的时候,我不想睡意,要不然他们也不会今天才知道。”

校长狠狠地白了林霄一眼,不过却没有继续在说下去了。

抬手从外套的兜里拿出了一张水晶卡片,扔到了林霄的跟前。

林霄捡起看了一眼,奇怪地道,“房卡?”

“今天应该正好是你18岁生日吧?”校长问道。

林霄一笑,“怎么?是不是弄了个美女给我?老头你对我不错啊。”

“放屁!”校长重重地哼了一声,“你母亲失踪前对我说,如果你到了18岁生日那天还没有炼体成功,就让你到重华街6栋66号去。正好毕业考试前你也别回学校了,要不然你非得引起暴乱不可。”

“我妈?”林霄脸上玩世不恭地表情瞬间消失了,看着手中的房卡,脸色变得无比沉重。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