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废柴小姐(一)

听书 - 快穿之女配又逆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秋尽冬来,寒风料峭,万物冬藏。

天下起雪来,便一发不可收拾,整个京城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护城河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长安街里的乞丐冻得瑟瑟发抖,脸颊通红,口中吐出的哈气凝结成冰粒,他们不停使劲搓手,试图让自己暖和些。

户部尚书府里,一名女童被人从冰窟窿里捞起,衣摆垂下的水冻成冰凌,女童的脸上挂着一层霜,浑身僵硬无比。

“夫人,二小姐怕是不行了——”

丫鬟秋夕掩住口鼻,贴了苏夫人冯氏的耳朵小声道。

苏夫人冷哼一声,懒得再看死人一般的苏芷玉一眼,吩咐夏末:“你去禀告老爷,就说——二小姐夜色贪玩,不慎落入水中,现在人找到了,秋夕,你出去找个大夫来,免得我这个做娘的落人口实。”

*

苏芷玉死了,作为一名二流的大夫和杀手,她死于情敌的枪下,谁让她情敌是一流杀手呢,算她倒霉。

只不过,她觉得自己死得憋屈,死后仿佛进入了一个混沌世界,什么都看不见,耳边不断响起哗啦啦的水声,吵得心烦意乱。

“别响了,有完没完!”

苏芷玉忍不住在心里大骂,死都不消停,接着是铺天盖地的一连串刺痛,是某个人的记忆,强行进入她的脑袋里。

“靠!老娘是不是要重生了!”

*

“哎,恕老朽无能为力。”白胡子大夫在床榻边,边摇头叹气,边收拾东西,他站起身拱手对苏怀道:“苏大人准备后事吧。”

苏芷玉的贴身丫鬟小七闻言声泪俱下,扑倒在大夫脚下,紧紧抓着他裤腿,头磕得咣咣作响,“求求您了大夫,救救我家小姐。”

苏怀眉头紧蹙,低声喝道:“像什么样子!”他眼神冰冷一扫,秋夕立刻走上前来,抓起小七,“多谢大夫。”

话毕,就有小厮来给大夫塞了碎银,送他出府。

小七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了秋夕,顾不得脑门上的血渍,就跪求苏怀,“老爷,您救救二小姐——”

她话没说完,苏怀抬起脚,满脸厌恶,朝着她胸口踹了过去,小七吃不住力道,身子化成一道弧线,砸向桌板,疼得龇牙咧嘴,嘴角泛出血迹来。

谁人不知户部尚书府有一废柴嫡女,年过十二,没有一点灵力,在这个几乎人人都能修行的年代,苏芷玉就是苏家的耻辱,她死了更好。

如果不是早年忌惮失踪了的白琉璃回来,苏怀早想派人暗杀了她。

现在好了,苏芷玉自寻死路,那就怪不得任何人了。

“来人——”

“老爷!”小七痛哭出声,她自小跟在苏芷玉身边,苏芷玉待她如同姐妹,无论如何,她也不相信苏芷玉会晚上贪玩掉进冰窟窿里。

可偏偏,这府中上下,没一个人想苏芷玉活着。

“喊什么喊。”床榻上的人艰难发出声音来,“小七,你怎么浑身是伤?”

苏芷玉睁开眼,她接受了另外一个身份活了下来,转过头就看见小七脑袋也破了,嘴角还挂着血。

苏夫人乍听到声音,吓得面色惨白,暗道:这废物命真大,大夫都说救不活了,居然还是活了。

“小姐!”小七瞪大眼,喜出望外,三步并两步跑到床边,眼泪滚滚落下,“小姐,您可吓死奴婢了——”

苏怀怔了怔,看向苏芷玉,冷声道:“以后没有我的吩咐,你不许出屋,好生反省反省,请安也免了。”

苏夫人佯装摇摇头。

终于两个碍眼的带着下人走了,苏芷玉才缓缓坐起身,小七伏在她床边,哭得惊天地泣鬼神。

“好了,好了,我这不没事吗?现在要多休息,你快别哭了。”

小七也只是比她虚长半岁,经过场惊吓,难免要发泄出来,听到她的话,渐渐止住了哭声,吸了吸鼻子,小声嘀咕:“这一府的豺狼猛兽。”

苏芷玉温柔的笑笑,前一世,她是孤儿,连兄弟姐妹也没有,无牵无挂的死了,这一世,还想让她死,怕是没那么容易,她生母白琉璃原是苏怀的正室夫人,筑基中期修为是下界前五十的强者,生下苏芷玉后,在她两岁那年出门游历,一去不返,一晃十年过去,许多人猜测她是陨落了。

起初的几年,苏怀担心白琉璃回来,即使发现她是个不能修行的废柴,仍旧对她呵护有加,后来众说纷纭,苏怀也认为白琉璃是陨落了,不可能再回来,否则这么多年过去,她一定会回来探望自己的女儿。

在认定了白琉璃不会回来,苏怀迅速抬了出自丞相府的冯氏做继室,苏婉茹也就成了户部尚书府的嫡长女。

苏芷玉换洗过后,吩咐小七下去休息,她重新审视了一下屋内,木质家具陈放许久,有的地方已经有了裂痕,随时随地能倒塌,帐幔床单等物洗得褪去颜色,看不出花纹。苏芷玉忍不住暗暗咂舌,还真是生存环境艰辛。

不过,正主的身体落水因祸得福,体内毒素化解不少,曾经受损的经脉也在慢慢修复。

当下,苏芷玉往床上一躺,合上眼只想好好睡一觉。

苏怀心情不佳,去了三姨娘的映雪院休息,苏婉茹得了空跑去雅庭院找苏夫人,此时她正攥紧手帕,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她竟然没死,可恶。”

苏夫人端起茶盅,抿了抿茶,轻哼道:“不死总归是个废柴,况且……她也活不了太久,”她脸上挂着阴恻恻冷笑,“你不用着急,虽然永安小侯爷与她有婚约在先,但是别忘了看上的人却是你。”

想起小侯爷,苏婉茹的心情才好些,亲昵的贴到苏夫人身侧,环抱她胳膊,“娘,我担心夜长梦多。”

“放心有娘在,不会让她活着进永安侯府。”

日上三竿,眼看到了晌午要吃饭的时间,苏芷玉才不情愿的被小七叫醒,再定睛一看桌上摆着的餐食,她头皮发麻,混合着馊水的粥还散发阵阵刺鼻味道,仅有的一盘菜黑黝黝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正主曾经的生活真是让人堪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