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地府巡灵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姜度,有人找。”

修车行的张师傅一边摘掉满是油渍的手套,一边对着我挤眉弄眼的。

我正在车旁安装配件呢,抬头就看到张师傅这德行,心头不由一动,下意识的向着店外去看,眼睛就是一亮。

门口斜侧方,有个打着遮阳伞戴着墨镜,染了银灰长发,身穿一袭黑裙的美女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直觉的感到,她清冷又幽深的眼神透过墨镜,落到了我的脸上。

我有些尴尬的用毛巾擦了把脸。

做我们这行的,浑身上下都是油渍不说,脸上、头发上也常年都是黑兮兮的状态,冷不丁的用这种姿态,去面对一个非富即贵的美人,说实话,我很有压力。

和同事们打了声招呼,几步走过去,笑着说:“我就是姜度,这位女士,有事?”

很确定,我和这美女不认识。

“来我车上说话。”

美女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用居高临下的语调留下这么句话,转身,踩着高跟儿,风姿绰约的向着街对过走去。

我微微的蹙了下眉头。

转头就看到停在街道斜对过暗影中的豪车,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走了过去,并在对方的示意下,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女人大概二十四五岁,上了车也没摘墨镜,十足的没将我当回事。

她的这辆车,保守估计都得近千万,而且,这是手工定制的,有价无市的那种。

我是在车行里工作的,对这些门清,眼力早就练出来了。

换种说法,开着这种车的,不管人家是男是女,反正,我这么个出身于不入流小县城的外来务工人员,是得罪不起的。

“我名姜照,有个亲弟,也叫姜度。”

她掏出香烟来,自顾自的点燃一根,是那种细细长长的女士香烟。

丝毫不顾及会不会熏到我,也没有让一让烟的意思。

眼中的恼意一闪即逝,但我只能忍着。因为,相比被动的吸二手烟,她说的话更吸引我注意力。

“他不但和你一样的岁数,而且,长的一样。”

姜照吸着烟,随手递过来个牛皮纸袋。

我狐疑的接过来打开,从中拽出一份只有数页的资料,翻开,看了一眼,眼睛就瞪的宛似铜铃,心头直喊‘活见鬼了’。

二寸近照出现在资料页面上,要不是发型和我不一样,气质也不同,我几乎怀疑就是自己了,这长的也太像了吧?包括左脸上那颗不显眼黑痣的位置都一样。

抑制着震骇,我快速的翻看下去,暗中直吸冷气。

这名和我岁数相同,面容几乎一样的青年,人家才是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他的父母,那可是经常出现在富豪榜上的大人物。

但这人的运气可不咋的,他在国外留学却一点都不安分,数天前夜间玩儿飙车,将保镖车队落在了后头,莫名其妙的遇到了一帮子悍匪,车子被抢了不说,人也中弹进了医院,结果,没能抢救回来,一命呜呼了。

我默默的将资料放回纸袋中,递给女人,凝声问:“这是什么意思?”

“简单,从平时的新闻中你也应该知道,我家老爷子虽然将商团交付我父打理了,但我的叔父们可都眼红着呢。要是知道家族的隔代继承人,也就是我弟没了,老爷子出于某种考虑,定会收回我父亲手中的权利。”

“只能压下那不成器东西死亡的消息,几经辗转,无意中却发现了你这么块儿璞玉。放心,事先查过,你绝不是我父亲在外的私生子。”

“不过,长相、年纪什么的,简直就是我弟的复制品,且名字相同,这真是上天所赐啊。”

“你们,想让我假扮财团的继承人,也就是你弟的身份,欺瞒住姜家老爷子?”

我霎间就明白了缘由。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劲儿,实话和你说吧,老爷子已病入膏肓了,只有小半年的命,你扮演好这半年即可。老爷子一走,我父亲就稳如磐石了,谁都动不了他的地位。此事,酬谢你一千万。”

“只要你答应帮忙,马上就打给你一半的酬劳,事后再付另一半。还有,冒充我弟的这半年时间,会给你黑金钻石卡,里面的数额随意花,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老爷子也知自身命不长久了,非常想念亲孙子,赶明儿,会‘安排’你从海外归来。”

女人停顿了下来,深吸了口烟。

我的额头上都是冷汗,深吸口气,语声打颤的问:“我要是不想掺和此事,是不是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你说呢?”

美女转过头来,对着我吐出一口烟雾。

“即便我同意了,怎能保证你们不会事后灭口?”

我的脸一定是白如纸了。

“这个嘛,只能看你的命了,我也保证不了什么,毕竟,我父亲那人喜怒无常的。”

姜照优哉游哉的又吸了一口烟。

她吃定了我!

我怒目愤睁,真想破口大骂,但心中明白,自己被这等超级势力盯上了,且知晓了秘辛,此刻想全身而退已不可能了。

我只是个普通的汽车修理工,而人家,那可是世上有数的大财团。

足足沉默了三分钟,我才咬牙切齿的说:“先将五百万给打过来。”

女人笑着看向我,伸出手来,轻柔的说:“合作愉快。”

…………

三个月之后。

“姜度先生,您的车匙,请收好。”

身穿职业套装,身材曲线比一旁的限量版跑车还要优美的女售车员,脸上溢着甜美笑容,微微躬身的将东西递了过来。

她眼神流转中像是带着钩子,让人心头连续悸动。

我的嘴角挑起笑意,伸出两根手指,将车匙捏住,顺势收了过来。

很是谨慎的没有和她的手发生任何触碰,心中明镜一般,人家喜欢的只是我此刻所展现出的身份和财力,而并非是我这个人。

我虽然皮相出众英俊高大,又身穿名牌,看起来派头十足的,但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山寨版公子哥罢了,这点,时刻不能忘了。

要是我真的混淆了身份,最后,肯定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的眼底转过失望,能感觉到我婉拒的心思。

这等阅男无数的狐狸,于‘狩猎’时,对男人的心理变化,可把握到毫厘。

“各项手续都已办理齐全,您现在就可以将车开走了。”

美女收敛情绪,脸上浮现职业化笑容,眼神也正经起来。

我玩味儿的扫了她一眼,笑着说声多谢,摁动车匙,限量版豪车的引擎轰鸣起来,车灯跟着闪亮,斜向上打开的车门设计,看起来赏心悦目的。

对‘富豪父母’赏下来的跑车很满意。

心中明白,这算是变相奖励。

于过往那三个月中,我在姜家老爷子面前表现的完美,一点破绽都没漏,这让‘雇主们’非常舒心。

我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保镖队长赵剩宏。

身穿深色西装、戴着耳麦的赵剩宏身材魁梧,脸棠是健康的古铜色,看到我的眼神,有些为难的说:“要不,我来开车?”

三个月前于国外的那档子事儿之后,保镖们都认为,有必要让我坐在后座。

蹙蹙眉头,又舒展开,我轻笑一声说:“赵哥不用担心,不会故意将你们甩开的,已经傍晚了,路上都是车,谁敢飙车?”

我不得不这般安慰一下。

三月前,就是因为‘我’在国外飙车时,将保镖车队甩的太远,才给了匪徒们可趁之机。

当然,对老爷子的说辞是,我只是受了轻伤。

老爷子愤怒了,下令,让我数月内不许碰车,今天,这道命令刚过时限。

我这么个常年和车打交道的人,其实,很期待这天的到来。

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和那死鬼公子哥都是好车如命的人,这也符合‘角色扮演’的要求不是?

“小度,可要说话算话。”他还是不太放心。

我哈哈一笑,拍了拍赵哥厚实的肩膀,一头拱到了驾驶座位上,扣好安全带,关上车门,手放在方向盘上,心底很是激动。

三个月了,我没碰过方向盘了,此刻真的有玩它一出‘急速快车’的冲动。

不过,咱男子汉大丈夫的,既然说了安全驾驶,就要说到做到。

我熟稔的控制着车子启动,身后跟上来数辆深色轿车,内中坐着的都是职业保镖。

稍加速,在车流中穿梭着。

夜幕初临,这是一天中车辆最多的时候,好在,城市的基础设施足够发达,并没有发生堵车的现象,我们一行以安全的速度向着‘姜家庄园’行驶着。

限量版跑车也不会引发多大的关注度,人行道上的路人无非是转头多看两眼罢了,仅此而已。

这里是超一线大城市,市民们见多识广的,什么样的豪车没见过?

姜家庄园位于郊区,距市中心较远,行驶到那里需半小时以上的时间。

车队行驶到郊区范围内,行人和车子就少了,我可以再度加速了,但还处于安全的界限之内。

“小度,别忘了你先前的话。”

耳麦中传来赵剩宏不放心的提醒。

“赵哥,我姜度是个言而有信的,不会去高速飙车,但玩个漂移总可以吧?”

我一打方向盘,车子在拐弯处以优美的弧度漂移了过去,发出刺耳的轮胎摩擦声。

这里的路况我特别熟悉,这时段也没有其他的车辆经过,玩个高水平的漂移还是没问题的。

“小度,你小心着些。”

赵哥吃了一惊,但并没有阻拦我的意思。

都清楚我的性格,没有高速飙车已经很是不赖了,再不让玩儿几个花活儿,会把我憋死的。

我手脚并用,连续的玩了五六次漂移,算是过了瘾劲儿,打算在前方的弯道处再完成个漂移,就老实的开回去。

换做以往当修理工的时候,我哪有机会玩跑车啊?此刻当然不愿放过机会。

不得不承认,我这虽是冒牌生活,但豪奢的日子过得真舒心,古人云,由奢入俭难,我算是深有体会了。

“嗤啦!”

车子很是听话的完成了最后一个漂移,一打方向盘,我就准备修正方向。

就在此时,车灯照耀下,一座硕大的墓园出现在眼前!

其内,高高矮矮的坟头上都压着纸,坟前都竖着石碑,上面镶嵌了一张张的黑白照片。

一霎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脑中天雷阵阵的,心底直喊‘不可能’。

我控制车子在漂移过来的同时,就看清楚了路况,前方没行人和车辆,更不可能有墓园,是最安全的状态。

只刹那间,为何就出现了一座坟头处处的墓园呢?

突兀的就像是半夜醒来,睁眼就看到个面目狰狞的陌生人,躺在旁边的枕头上和自己大眼瞪小眼。

那种惊悚感,让我的头皮发炸!

即便车技千淬百炼,但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我也没法反应过来。

“彭!”

好像是车头碰到了什么东西,这声音传到我的耳膜之中,如晴天霹雳。

“不好!”我大叫一声,拼命的踩刹车。

“嗤啦啦!”

轮子在路上留下了辙印,到底是停了下来。

身后传来连续的刹车声响,接着就是密集的脚步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赵剩宏一马当先的跑到车旁,一边和满头冷汗的我说话,一边警惕的打量四周,右手下意识的放于衣物下摆。

保镖们都下了车,以最快的速度围在了我身旁,形成阵型,若发现异常,能快速反击。

“呼哧,呼哧!”

我深深的喘了几口气,这才扭头看向赵剩宏,语声打颤的说:“赵哥,我好像是,撞到了什么,前面有座墓园!”

“什么,墓园?”

赵剩宏一愣,别的保镖也是一愣,然后,他们向着四周打量着。

“小度,你开什么玩笑,哪有墓园?一座坟头都没看到,这里可是公路啊。”

赵剩宏以怀疑的眼神打量着我。

他的眼神我看懂了,那是在怀疑我发神经病了。

“明明看到了啊。”

我震惊的解开安全带下车,里外里的寻找了一大圈,却一无所获。

真的没有什么墓园,车头处也没有撞击后的痕迹,怎么看也不像是撞到了东西的样子。

期间倒是路过了几辆车,并没有停下,绝尘而去。

“怎么可能?”我嘀咕着。

赵剩宏将行车记录仪中的录像打开,一道看去。

影像非常清晰,漂移和停车的过程,都非常清楚。但是,车前并没有恐怖的墓园。

我呆若木鸡的看着屏幕,满脑袋都是问号。

“小度,你眼花了吧?”赵哥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我浑浑噩噩的上车,系好了安全带,满心惊悚。

绝不是眼花,但为何行车记录仪上没有影像呢?

奇怪想法接踵而至。

正要启动车子,眼角忽瞟到一抹白色,一惊,扭头去看,我的眼睛立马瞪大了。

一枚只有婴孩拳头大小,体表标注了金色数字‘63’的白色小铃铛,安静的躺在副驾驶座位上。

我看的清楚,铃铛上有密密麻麻的黑色细纹在流动,若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看到这一幕,怕不是惊骇的昏厥过去?

看姿态,似乎,它早就出现在那儿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