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诸天大道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雪呼啸,冷风如刀。

隆冬之日,万物沉寂,天地间一片萧瑟,一切生机复归于大地。

天连山,属太绗山脉支脉,普普通通,毫不起眼。

天连山上有一道观,道观年久失修,墙壁斑驳,大门之上红漆脱落,一看便知不是什么香火旺盛之地。

附近时不时的会有人前来,燃两炷香,求一个心安。

但也仅此而已了,这年头,早已没有真正的信仰了。

啪嗒!

安奇生起身关上被风吹开的窗户。

道观年久失修,窗户关上也还有风自缝隙之中钻进来。

让他不禁紧了紧身上厚厚的羽绒服。

他的身材修长,体魄却很单薄,清秀的面上也带着一抹不健康的白。

“这道观,该修一修了。”

安奇生对塌上盘膝而坐的一个老道士说着。

老道士穿着洗的发白的道袍,里面穿着厚厚的棉衣,面前放着一盆烧得通红的炭火。

老道士俗家姓李,道号清远,是这道观的观主,今年七十有六,一手医术在大玄也小有名气。

“往年也没有这般大的风雪。”

老道士面容红润,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被炭烟熏得。

但看其微微湿润的眼角来看,似乎是后者。

“清远道长传我蛰龙睡丹功,我帮你修修道观,那也是应该的。”

安奇生端起茶杯,轻轻一吹,雾气遮住了眼帘:

“毕竟,我或许也活不了多久了。”

“蛰龙睡丹功不过是辅之武术修行的一个小小窍门而已,小友不必客气。”

老道士擦了擦眼角被烟熏出来的湿润,心中却有些惋惜。

这孩子啥都好,就是命不长。

“相传上古之时,曾有人寿过八百而如常人.......我欲要活到二十岁却不可得。”

安奇生饮一口清茶,只觉苦入心中:

“我也算通读道藏,佛经也有涉猎,各种道家实修,佛门观想法也学了不少,还是不能够挽回自己的性命流逝......

世间难道果真没有真正的修行之法吗?”

安奇生不禁有些迷茫,他自小便与常人不同,时而能够梦到与一颗与玄星似是而非的星球之上,另一段奇妙的人生。

那像是一个梦,又好似是自己的前世。

正因这些记忆的熏陶,他才能够小小年纪,便积攒下一份不大不小的家业。

然而,眼看要大展拳脚,却没想到患绝症,药石无救。

这个中滋味,便只有自己知晓了。

“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修行之法?”

老道士垂下眼睑,也叹了口气。

他是道士不假,但道士不是神仙,医院都救不了,他会的这点医术自然更救不了。

可惜,世间哪里有什么真正的长生法,若有,那古往今来,多少追寻长生不来的帝王将相,也不必老死于病榻之间了。

“让道长见笑了。”

一叹之后,安奇生也恢复了平静,类似的话,这两年他听了太多了。

若非他自己际遇太过特殊,他都不会相信这世上有这些。

“生死之间,老道我尚且不能坦然视之,如何敢笑居士?”

老道士拨了拨炭火,正色道。

“如此不再叨扰清远道长了。”

安奇生微微摇头,起身告辞。

“风雪颇大,居士身体不比从前,便在道观休息一日,待到风雪停了,再下山吧。”

老道士起身挽留。

“麻烦道长了。”

安奇生没有拒绝,他虽也曾修习武术,但武术能够强身健体,却抵不过病魔的侵袭。

他身体,是大不如前了。

吱嘎……

老道士推开房门,刺骨寒风吹了进来。

本就不多的温度又骤降三分。

安奇生紧紧衣衫,跟着老道士走出房门。

天上风雪正大,鹅毛雪片纷纷洒洒,道观之内已经积起一层厚厚的积雪,高大的松柏都低下了头。

“观主,客房已经打扫好了。”

这时,一个小道士自旁边的房门之中走出。

“小友好生休息。”

老道士点点头,对安奇生说道。

“道长年岁也大了,不必招待我了。”

安奇生笑了笑,走进客房之中。

客房并不大,只一床一桌椅,两盆炭火,桌子上有几本古籍,角落里,摆放着些许杂物。

“身体越来越虚弱了,十年武术修行,这就快要散尽了.......”

安奇生叹息一声,脱去鞋子,平躺在床榻之上全身放松。

其右腿在下,屈膝蜷股,犹如弓形,左臂舒展紧贴大腿,却正是蛰龙睡丹功的姿势。

蛰龙睡丹功,顾名思义,就是睡觉的功夫。

相传,这门睡功是道家一位有道全真流传下来的真传调理身心的不二法门。

安奇生修这睡功已经数年时间,二十四式动作早已熟极而流。

一躺下,自然的便摆出这个姿势来。

他所会的这门蛰龙睡丹功据说乃是真传,比起一般人所学有些不一样。

事实上,这门睡功确实能减少他的痛苦。

“真是不甘心啊......”

安奇生合上眼帘,心中怅然难言。

一年前,他身患绝症药石无救,起初,他辗转几大医院求医,直到各大医院全都下了病危通知书都不肯放弃。

直到他的主治医生试探性的与他商量自身病症命名权的时候,他才彻底放弃了求医之路。

到了这般境地,若是一般人或许也就等死了。

但他却相信,这世间定然有超越凡俗的力量!

因为,他破了胎中之迷,得到了部分好似前世的记忆!

那名为地球的星球比自己所在的玄星还要发达,两世或有重合,但那也是一个涵盖金融,政治,人文,文字,科学,更有煌煌五千年历史的世界,绝不是任何个人能够臆想出来的东西!

平行世界?

穿越?

投胎转世?

还是其他?

安奇生不知道,但他相信,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凭什么就没有超凡之力?

他绝对不甘心自己身体日日衰落而什么都不做,最终病死在病床之上!

这,也是他这些年之所以游走大江南北的原因所在,绝非病急乱投医。

可惜,都休学一年了。

一年来,他不知拜访了不知几多道观,庙宇。

却仍是一无所获。

“一年了,无任何收获,是该安排后事了,总要让爸妈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晚年不凄凉.......”

安奇生眼睛半闭,盖住泪光。

大玄疆域辽阔,一年时间不足以他走遍,但是他的时间不多了,日渐虚弱的身体也不足以让他继续下去了。

他心中轻叹一声,默念着蛰龙睡丹功的口诀:

“龙归元海,阳潜于阴。人曰蛰龙,我却蛰心.......”

很快便陷入了半睡之中。

呼呼~~~

安奇生胸口起伏,呼吸频率变换不定。

蛰龙睡丹功本就是于睡梦中调整呼吸,养精元,调理身心的法门。

安奇生修行以后,睡得越来越短,精神却越来越充沛。

只可惜,这门睡功也只能缓解他的痛苦,而不能够治疗他病变的身体。

渐渐地,安奇生略带苍白的面色缓缓浮现一抹红润,时不时的刺痛似乎也都消失了。

黑暗!

虚无!

包容一切!

安奇生只觉自己的精神十分舒缓,四周的黑暗如水一般包围着他。

嗡嗡嗡~~~

突然,安奇生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我这是又做梦了?”

安奇生心中升起这么一个念头。

轰!

宛如寺院之中铜钟敲响,似雷出山中,炸响在安奇生的心头。

安奇生经此一激,竟然于睡梦之中“睁开了眼”!

梦中睁眼!

这种感觉十分之古怪,明明根本没有醒来,更不曾睁开眼,但是安奇生却清晰的“看到”了那黑暗之中横在屋顶之下的木质横梁!

以及那似有点点雪水渗透的老旧屋顶!

甚至,可以看到那在木梁角落,吐丝结网的蜘蛛!

“嗯?!”

安奇生一惊,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却感觉身上好似坠着一座山,丝毫不能够动弹。

做梦?

鬼压床?

还是其他什么?

安奇生仰面朝天,看着房梁,心中出奇的没有了本该有的惊慌,反而有一抹隐隐的期待。

就在安奇生心中平静下来之时,其“目光”注视之处,突然有了变化。

首先有变化的,是那房梁边缘,伴随着灰尘与三两小虫的蛛网。

蜘蛛抬起节肢,松开了被压在蛛网上垂死挣扎的小虫,小虫倒退着离开了蛛网,落在蛛网上的灰尘,也缓缓升起......

然后,一丝丝蛛丝,逆流一般被倒退着的蜘蛛吞了回去!

“这是什么情况.......”

安奇生心神一震。

然后,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老旧屋顶上渗出的点点雪水缓缓消失.....

夜色缓慢而坚定的退去,渐渐变成黄昏,正午,清晨......

斑驳的墙壁渐渐褪去斑驳......

腐朽的木质横梁上,曾经脱离的木屑又归来,渐渐光洁如新......

老旧的客房焕然一新,又以更为迅猛的速度解体,变成骨架,最终消失!

似乎只是一刹那,映入安奇生眼帘的,已然是一片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

时光,在逆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