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诸天败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是新一期的兵器谱排名!

排名第一:天机棒!

排名第二:子母龙凤环!

排名第三:小李飞刀!

排名第四:艾克肆柒!

排名第五:嵩阳铁剑!

排名第六……”

一个穿着对襟素服,腰悬一柄古朴铁剑,头上挽了个发髻的江湖人士,拿着一本平湖百晓生的新一期江湖《兵器谱》,在一个聚集着诸多武林同道的客栈里,对一众竖起耳朵,静候消息的同道们,面色激动的宣布了新一期的排名!

果然。

当他报出新排名的一瞬间,一众同道们炸锅了!

“特奶奶个熊!这叶太到底是何许人也?行走江湖不过一月时间,就以一把神秘兵器艾克肆柒,登顶兵器谱第四位!”

“不知道啊!关于他的小道消息很多,不过流传最广的一条便是,叶太本是海外门派,神盾局的首席大弟子,为了肃清武林风气,以正视听,特此受命,出山行走江湖,挑战各门各派的高手!”

“兄台,能否说一下,这神盾局是什么门派啊?比之武当派如何?”

“我怎么知道!这个组织在叶太出山之前,几乎闻所未闻!这次派首席大弟子出山,恐怕是图谋中原武林啊!”

“咦?兄台,你刚才宣布的兵器谱前十名,为何有两个生面孔?难不成除了叶太之外,还有其他人挑战榜上高手成功?”

一个背负着一把铜环大刀,胸前有一道蜈蚣形狰狞疤痕,豹头环眼的络腮胡大汉,注意到了除了叶太以外的其他排名变动,遂开口问道。

听他这么一说,酒馆里的一众武林人士,也都回过味来,好奇的看了过来。

那个方才拿着《兵器谱》,宣读排名的剑客,拿起酒壶,向嘴里汩汩的灌着上好的女儿红酒液。

直到吊足了众人的胃口,见所有武林人士都看了过来,他才一排八仙桌,面脸通红道:“死了!原本排名第六的神刀无敌白天羽,和排名第七的蛇鞭西门柔,和早先的那几位高手一样,尽数死于叶太之手!”

哗~

此言一出,又是掀起了一番激烈的讨论。

看来这叶太不死,江湖要不太平了啊。

“嘿,兄台,我这一壶十年陈酿女儿红,都快被你喝完一半了,够了啊!”

一个身着华贵,腰悬一柄镶嵌着宝石的长剑,手拿一柄楠木折扇的贵公子,有些无语的看向方才宣布消息的那人。

“急什么!我还有个重大消息没有宣布呢!”

那人瞥了贵公子一眼,有些自得且不满的说了一声。

果然,当他说出这句话后,贵公子也不恼了,在场的江湖人士,也都竖起了耳朵,再次将目光聚焦于他。

原本喧哗热议的酒馆里,再次鸦雀无声。

那人沾沾自喜的喝光了剩下的半壶上好女儿红,咽了咽口水,面色通红道:“那就是,兵器谱排名第一的天机老人,正式接受叶太的挑战了!时间和地点在三天后的洛阳城的城门之巅!这次恐怕真的要决出一位,无可争议的武林第一高手了!有哪位兄台愿意,与我同去一观?”

嘶~

在场众人,尽皆吸了一口冷气。

这叶太难不成还真想,只用一个月时间,就登顶中原第一人?

图谋甚大啊!

不过这种顶级高手的决斗,平生又能见到几次?

自然不能错过。

“这样一场旷古绝今的高手对决,自然不能错过,兄台,同去!”

“同去同去!”

“一起!”

……

三天后。

晌午。

洛阳城,城门口。

此刻门楼前,早已聚集了大量的穿着各异,身负刀枪棍棒的武林人士,晃眼一看,黑压压一片,至少有上千人之多!

一众武林人士,熙熙攘攘的聚集在这里,顶着艳阳,满头大汗,却没人愿意离开。

他们迎着刺眼的太阳光,眯着眼睛,齐齐看向了盘膝坐在悬山顶门楼上,身穿青衫长衫,表情麻木,双眼乌黑浮肿,怀中还抱着一把古怪长条形武器的俊朗青年人,陷入了热议。

“这就是叶太?人倒是生的俊朗,但是竟然是短发……”

“短发又如何?人家本来是海外仙宗的弟子,这倒不足为奇,只是我看他精气神不足,恐怕状态不在巅峰啊。”

“兄台所言极是,如果这叶太是巅峰状态,我倒是比较看好这个一月内,登顶《兵器谱》前十的鬼才的,可是如今嘛……恐怕这一个月的连番挑战中原高手,耗费了他大量的精气神,对于他和天机老人的对决,我不怎么看好。”

“你说这叶太,分明可以在自己状态巅峰的时候,挑战兵器谱第一高手,可为何表现的如此急切?”

“谁知道呢,或许是人家胸有成竹呢。”

“啧啧,不妙,不妙啊~今天这海外第一大弟子,我看有陨落之危啊……”

人群议论纷纷。

城门上的叶太盘膝而坐,双目微合,面无表情,岿然不动。

时值六月,灼目的骄阳毒辣辣的,在场有些许女性侠客,或者身体柔弱的公子哥,都有中暑的迹象。

“这天机老人……怎么还不来啊!我看叶太叶公子,都快被晒晕了。”一个娇弱的女侠,两颊绯红,看着楼顶的摇摇欲坠的叶太,幽怨且担心道。

“这位仙子此言差矣,像叶太叶公子那样的高手,早有内力盘桓周身,若游龙猛虎,甚至雨幕也不可浸身,怎么会被区区骄阳给晒晕嘛,我看叶公子这是在闭目养神,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摇摇欲坠,可是体内的真气却已经蓬勃待发了!”一个扇着折扇,敞开衣衫的游侠说道。

“奴家自然知道,这不过是在担心叶公子嘛,毕竟这烈阳太毒了嘛,哎呀~你看,太阳都已经晒过来了!”娇柔的女侠抱怨道。

时值六月的下午未时,也就是现代称的两点左右,太阳最是毒辣。

这位娇柔的女侠,本来是站在门楼下的阴影里的,可是太阳却依旧逐渐晒了过来,阴影的面积越来越小。

“咦?这里有个梯子,哪来的?挺碍事的,我去给它搬开,腾出位置给女侠乘凉。”那个扇着折扇的游侠自告奋勇道。

“兄台且慢,我听闻有些同道讲,这个梯子是酒楼小厮,给叶太公子递送食物酒水用的,你这样挪开不大好吧?”

那个游侠一愣,而后看了眼门楼上的叶太,摆手道:“兄台多虑了,此刻已经未时,叶大侠早已用过膳了,决斗也即将开始,小厮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再上去送食物了,如果待会叶大侠赢了对决,以他的轻功,还下不来这区区五六丈的门楼?”

“说的也是,那撤了吧。”

那个游侠笑了笑,去将那个碍事的竹制长梯撤了下来,腾出一个位置,献媚般的将那个娇柔的女侠迎进了阴影里。

没人看到,门楼上方,本来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叶太叶大侠,在梯子被撤开的一瞬间,陡然清醒了过来。

当看到梯子没了之后,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