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暴毙而亡

听书 - 河神新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夕颜,若将来,你愿同我在一起,我们便多要几个孩子。”

太子殿下,蓦然说道。

“啊?”

我立刻抬起眼眸,有些诧异的看向殿下。

“我很喜欢孩子,若与你有了孩子,那便真的有了家。”他看着我,眼眸幽深。

我听了,耳畔却好似传来了他的声音。

“夫人,给为夫生个孩子吧。”

可转瞬之间,耳畔,又回荡起,自己曾对他说的那句“我庆幸,与你没有孩子。”

如今想来,这心口,还隐隐作痛。

整个人,都在这一瞬间,被抽走了全部的力气。

而殿下的手,就在此刻,覆在了我的手背之上。

“夕颜,你若不愿受这宫规束缚,我可带着你,寻一桃花源,你我亦可逍遥度日。”殿下说着,手中的力道加重了些许。

我的眼皮子颤了颤,没有回应他,但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回来。

殿下将目光转向一侧,无力的靠在圆枕之上,寝殿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我缓缓站起身来,不想同殿下这般尴尬坐着,便寻一个由头,说是再去替他沏杯茶水。

“殿下!”

我这才刚一起身,屏风那头就传来了柏卿的声音。

“说。”太子殿下淡淡的说了出一个字。

“殿下,曹大夫,曹大夫,昨夜突然暴毙而亡!”

柏卿的声音,就在不远处传来,本该很清晰,但是,传入我的耳中之后,我便开始耳鸣。

先是静默,一丁点儿声音都听不到了,紧接着便是“嗡嗡嗡”的声响。

最后,看到殿下一脸慌乱的起身,朝着我这走了过来,他的嘴张合着,而我却觉得身体好沉好沉,最后,向后一倒,四周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紧接着,一直极为细碎的脚步声,传入我的耳中。

待我再次睁开眸子时,发现,自己立在慕颜宫的回廊之上,而远处,则是立着一个略显佝偻的背影。

“曹大夫?”

我开口,大声呼喊道。

曹大夫的身体,却好似僵硬无比,我朝着他跑去,当我抬手即将触碰到他的身体时,他却突然转过身来。

那早已失去神彩的眼眸,在此刻沁出了黑血来。

他本是佝偻着身体,但在这一刻,突然朝着我这扑了过来,我惊的连连后退,曹大夫却依旧将我扑倒在地,他张嘴一大口血喷溅在我的脸上,“粘,稠”无比。

我愕然的望着他,他抬起手,朝着上方指去。

一束刺目的光照入我的眼帘,我眯着眸子,呢喃道:“日头?”

“夕颜?夕颜?你终于醒了?”太子殿下那张惨白且慌张的面容,印入了我的眸中。

而我则是一把抓住了殿下的胳膊,喊道:“曹大夫!殿下,曹大夫呢?”

方才,去安乾宫是不是也是我做的噩梦?

曹大夫没有死,柏卿所说的话,都是我臆想的?

“夕颜,人死不能复生,曹大夫昨夜突然暴毙?”殿下望着我,欲言又止。

“不可能的,昨夜,他还来给我送过汤药,那时候,他虽然看着虚弱,可是,还能行走自如。”我仔细的回想着,昨夜曹大夫来给我看病的情景。

不过,那时候,他同我说了些稀奇古怪的话?

我想到了汤药,于是,又赶忙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朝着屏风那一面走去。

结果却发现,如今我不在慕颜宫,而是在安乾宫,在殿下的寝殿里。

“夕颜,你慢些?”太子殿下赶忙扶住了我。

“我要回去。”我立马开口道。

太子殿下也不阻拦,立刻让柏卿备轿,紧接着便让文鸢替我穿上绣鞋,然后扶着我出了安乾宫。

坐在轿辇之中,我的脑子里,不断的想着昨夜曹大夫送来的那碗汤药。

曹大夫当时,似乎不想让我喝,若我没有会错他的意思,那么昨晚的汤药便是有问题。

应该是,有人逼迫曹大夫给我送来“毒药”。

如此想着,我紧紧握住了拳头。

是因为我没有服下汤药,还安然无恙,所以,他们狗急跳墙杀死了曹大夫么?

我闭上眸子,觉得,眼眸生疼。

这腹中,也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咕噜噜的转动着,好似是饿了。

“主儿?”

轿辇已经落在了慕颜宫外,我回过神来,迅速下了轿,直奔我的寝殿。

殿下同文鸢,都在我的身后侧跟着我。

“嘭!”的一声,我推开寝殿的门,视线立刻看向那一盆,被我倒入了汤药的盆栽。

若是汤药有毒,那么,这盆栽也必定枯萎。

可是,这盆栽却是依旧翠绿鲜亮,生机勃勃。

我心中想着,莫不是,我错了?那汤药里没有毒?

可是,若无毒,昨夜,曹大夫为何要说那些奇怪的话?

如此想着,我伸出手,摸了摸盆栽上的土。

“主儿,您坐下歇一歇吧。”身后,文鸢开口对我说道。

而我则是深吸了一口气,嗅了一下,盆栽上的气味儿。

这盆栽气味清香,没有半分,汤药的苦涩味,而且,盆栽里的土,是干的,也就罢了,毕竟已经过了整整一夜,可是,土上没有半点药渣残留。

也就是说,这盆栽已经被人换过了。

这慕颜宫里,只怕是有奸细,正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转过身,看向文鸢。

文鸢是贴身伺候我的,也是这慕颜宫中权利最大的宫婢,难道?

“主儿,您还是坐下歇一歇吧?”文鸢说着,扶着我,走到了圆桌旁,然后就命人上了热茶。

而我微微垂着眸子,思索着。

“夕颜,曹大夫是突然暴毙,并未,经受什么痛苦。”殿下开口说道。

“我食言了。”我抿着嘴唇,良久吐出这句话。

“世人皆无奈,谁又能护的了身旁所有人?”殿下宽慰着我。

“那敢问殿下,曹大夫可见过子衿了?”我抬起眼眸,看向他。

这是曹大夫入盛京的原因,若是见过了,那便死也瞑目,可若还未见过,那便?

殿下冲我颔首点了点头:“见过,昨日,见过一面。”

“真的?”我担心,太子殿下如此说,只是为了给我宽心,让我好受一些。

“是真的。”殿下看着我,那眼神很坚定,没有半分闪躲。

我这才将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视线扫向了文鸢香阳她们。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