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星海茫茫,我已无敌

听书 - 诸天大道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

枯寂的星空,幽暗的大殿。

砰~

那自诸多生命星辰之上蔓延至大殿王座前的锁链末尾,一滴血晶滴落在神铁铸就的大殿之上,发出一声闷雷炸响也似的响声。

这响声,惊醒了驻足遥望许久的禹都。

“无敌了......”

禹都眸光一动,神情却仍有些恍惚,有着喃喃重复之声:“无敌了......”

星空遥远,至尊也难一步横跨,但他自有着手段窥探发生在皇极之中的那一战,以及星海之中的那一口八卦炉。

血泉老魔,败了......

千年里,血泉纵横星海,覆灭了永恒祖星在内的诸多大势力,自然,也与永生门起过冲突。

包括他在内的永生七神皆不是此人对手,若非门主出手,便是他们七人之中都会有着陨落。

其实力毫无疑问是远远超过千年之前的元阳王的。

他不是没有想过血泉老魔会栽在那元阳王的手里,可万万没有想到,会如此轻易,如此的干脆利落。

他出手了吗?

饶是禹都这般存在,此时都有些发懵,好似那元阳王只是吐息一次,血泉反倒是自己送上门去送死的。

轰!

星空一侧,有着星辰破碎。

一道虹光划破枯寂的夜空,倏忽而至,落在大殿之前,语气有着紧迫:“禹都!”

“我都看到了。”

禹都回过神,低落刹那的气息又自高昂:“血泉老魔,败了,怕是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阳神木然点头,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

千年之前,他被元阳王所杀,若非有着替死之物,又有永生门主以大神通将其重生,只怕就真个死了。

一千年,他没有一日能够忘却杀身之仇,却没有想到.......

禹都没有什么谈兴,眸光一转,道:“去见门主。”

“不必寻我,我已来了。”

两人未曾离去,大殿之外的枯寂星空之中就有着一道幽深光芒闪烁而出,神光缭绕之中的永生门主现身。

见得永生门主,两人皆是一惊,上前行礼,又问道:“您出关,可是神通大成了?”

“尚未。”

永生门主语气轻缓:“广龙留下的伤势太重,不过堪堪恢复一二,能化身出行已然不易,神通要成,火候尚差一些。”

“那您?”

阳神有些惊疑:“莫非是之前也想着出手?”

“血泉注定要死,我却不会陪他胡闹。”

永生门主摇了摇头:

“那老魔头来历诡异,绝非神祗念,否则,也不会感知不到‘天心’的变化,以至于前去送死。”

“什么?!”

那‘天心’二字如有神力,听得这两个字,禹都二人皆是色变,身躯竟都有些颤抖,险些拿捏不住气血。

可见是如何震惊。

天下修行,自古而今不变,哪怕有着九境变化,可终究有着极限。

以九境来论,通天已是尽头,至尊也是通天之境!

而天心,则是至尊区别于封王强者的关键!

逆夺天心,方才是至尊!

“一人成道,则其道蕴需至少三万年才会消散,广龙消失不过两万余年,其道仍弥漫天地,无形压制后辈.......”

神光缭绕之下,永生门主的脸色有着变化:“可之前,我感受到了天心的变动,这意味着有人触及了天心......”

触及了天心,意味着什么?

当今天地,皇极,星海,乃至于诸多秘境,诡异之地,又有谁有资格能触及天心?

这不是疑问,几人心中都有着答案。

“您,您的意思是.......”

阳神的声音有些发涩,心中甚至升起了一缕绝望:“这大世尚未真个降临,就已经要结束了吗?”

除却近古之时有着天变昙花一现,广龙成道之外,中古之后数以百万年的岁月之中,无人成道。

无数代修行者,无数天骄,无不等待着大世降临,去领略那至境之奥妙。

可一切还未开始,难道就要结束?

“不,还有着机会。”

说话的,是禹都。

这红发青年的长发扬起,凌乱的发丝之下,眼神凌厉如刀:“广龙道蕴未散,他成不了道,我们,还没有输!”

不甘!

禹都心头尽是不甘。

不同于阳神,血神,他是主动投入永生门主门下的,为的,不是修行,而是自封。

自封岁月之中,等待大世终极一搏。

为了这个,他付出太多,等待太久,未曾开始就要结束,他绝不甘心!

“还有机会吗?多年前,我以莫大代价使本体短暂复苏,曾看到一角未来.......”

永生门主却是长叹一声,语气少有的有些阑珊之感:“或许,没有机会了,差了一步,再无争锋的可能了......”

“门主?!”

阳神,禹都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这位心目中曾经的无敌者,由心升起一缕惊悚。

到底看到了什么,能够让永生门主这样的盖世枭雄都意兴阑珊,生出绝无与之争锋的心思?

哪怕古今皇尊皆是绝巅。

可于潮水推动下攀升绝巅,与背负山川之重登临绝巅是截然不同的。

前者,成道前尚有着机会与其争锋,甚至后来者居上。

后者,却没有机会。

只需一步慢了,就永远也追之不上了......

“门主到底看到了什么?未来无定,哪有什么未来,若有未来,岂非我等命运已定?

那我们还修什么道,逆什么天?”

禹都昂首看着永生门主,声音之中有着莫大的冷漠:“我不信未来,我只相信现在!”

“你们不懂至境奥秘,正如你们也看不明白这一战的始终,血泉,他不是废物,而是那元阳道人的手段,高到你们看不到。”

永生门主摆了摆手,声音仍旧轻缓:“正视敌我才可前行,这个道理你们应当明白。”

“如果懂,却要战意消退,不战而降,那我宁愿不懂!”

禹都语气越发不客气,甚至有着贬斥:

“古之皇尊皆是无敌者,没有无敌气魄者,无法踏入至道!”

呼~

大殿之中突然静了下来,一切杂音突然间被从天地间剥离了出去。

阳神心头一跳。

就见缭绕神光之中,幽深的眸光抬起,定格在禹都的身上后者怡然不惧,正面直视,气息勃发,充塞这片虚空。

他自中古苟活至今只为‘至道’,若为道故,他什么人都不惧。

“很好。”

突然,永生门主笑了,笑声似极为开怀:“本座果然不曾看错你!你说的不错,的确有着最后的机会!”

“嗯?”

禹都眉头一挑,气息平复下来,语锋如刀:“你算计我?”

“谈不上算计。”

永生门主不再多说其他,直接开门见山:“死寂海中,有着我曾留下的一株‘长生灵根’,你去取来,或可助你更进一步,与元阳争锋!”

长生灵根?!

阳神,禹都心头皆是一震。

前者惊叹于永生门主竟如此大方,后者则震惊于他的话。

‘我曾留下的......’

什么样的人能够有着长生灵根留下?中古诸皇尊也不是谁都有长生灵根的!

这可是传说之中能够让人活出第二世,能为至尊延寿的绝顶奇珍!

“你要争,我让你去争!”

永生门主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似寒流充塞天地,弥漫在两人心头之上:“可在我没有出关之前,你们绝不能踏足皇极!

哪怕是七人同去,也不能!”

说罢,神光收敛,消失无形之中。

禹都与阳神对视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诧与疑惑。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

呼呼~

大气破开,元独秀等人踏足星空。

遥遥凝望,只见一口群星交织,巍峨无尽的丹炉横亘太空之中,其中火焰熊熊有着星辰转动。

好似周天星斗尽在其中。

以恒星为薪柴,点燃的熊熊火焰在丹炉之中滚滚而动,时而嗡鸣震动,时而有着好似恶鬼凄厉长啸传荡而出。

一白发道人盘坐丹炉之前,不时屈指一弹,掀起一道神风吹火,火借风势越发凶猛。

“八卦炉......”

见着那巍峨丹炉,齐仓眸光震动,有种时空错乱之感。

前世,他曾于星海彼岸遥见元阳炼丹,其中无尽道蕴流转交织,炼制的,是至尊至宝。

不曾成道,却炼制出了至尊至宝。

当时震惊了无数人。

此时再见这八卦炉,他心中之震动难以言说。

那八卦炉里炼的,岂非是......

“元阳!!!”

丹炉之中,有着在极度痛苦之下发出的凄厉长啸,如鬼泣,似神嚎,闻听就毛骨悚然。

太空之中音不能传,这声音偏无比清晰的炸响在所有人的心头。

“那老魔......”

“丹炉之中的是那老魔?”

“元阳王要将其生生炼化?!”

众人眼神有些发直,有些不可思议,也有着恍惚。

那老魔的强横霸绝仍在眼前不曾散去,无需交手,仅仅气息放出就将他们所有人全都击败。

这样的存在,必然是封王强者,有着那大阵加持,怕是在封王强者之中也绝非弱者。

在他们看来,面对这样的存在,哪怕是元阳王修为更高,神通更强,也要鏖战许久,彼此伏伤,最终艰难一击将其击败吧?

一众人遥遥观望,都有着不可思议的恍惚感,只觉这一幕与他们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呼呼~

钟声掀起的涟漪之中,安奇生凝神掌控,感知着火焰的变化,绝不留一丝手,将所有血神尽数焚烧。

众人的想法他自然不知道,但即便知道也只会一笑置之。

这世上的生死之战,皆是不得以,除却寥寥一些狂人之外,没有人会故意与人死战寻求刺激。

安奇生虽不畏战,却也不觉得非要与人拼个两败俱伤之后再胜更合理。

千年之前已洞彻了此魔存在,历经千年还要与其两败俱伤,艰难战胜,那简直是笑话。

心念转动间,安奇生屈指一弹。

当!

随着最后一声钟声回荡,孙恩一个踉跄,几乎栽倒在陨星之上,汗湿了法衣。

他非是大始金钟的主人,也不是大始圣地的传承后辈,哪怕在安奇生的指点下可以敲动这钟。

可钟波回荡却不会避开他,是以,钟声敲响,他也要承受钟波洗礼。

此时松懈下来,整个人都几乎虚脱,比起大战连场还要疲惫无数,以至于放下金钟的刹那,孙恩已经盘坐,陷入了深层的入定之中。

而在钟声停息许久之后,方才有着无穷无尽的血影好似最为绚烂的流星雨一般自皇极九州,自星海各处迸射而来。

又在钟声的指引之下,没入了那大如星海,包涵群星在内的八卦炉中!

随之,是千万道凄厉惨叫合流化一的惊天怒吼:

“啊!!!”

熊熊火焰之中,血海已然彻底蒸发,恐怖的火焰舔舐之下,血泉的魔身已消融过半。

血泉心中尽是不甘。

若他的血海仍在,纵这火焰再强十倍又能如何?他仍然能脱困而出!

可如今,他哪怕他心中有再多的不甘。

在无数血神都被火焰彻底吞没,继而成为烈焰养分之后,他已没有了反抗之机。

血海幽冥道修成,无有真身,或者说,无数血神皆可成为分身,纵是传自本初佛祖的因果神通也无法通过化身咒杀真身。

但正因如此,无数血神消亡,也注定消亡。

‘早知如此,我还不如死在秦禹手中......’

火焰吞噬的最后一个瞬间,血泉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继而,被无尽的火焰淹没吞噬:

“我不甘!”

......

星空之中炉火熊熊,燃烧不熄。

这一场炼化比想象的还要漫长,直至十三年后,确认再无丝毫血海气息,安奇生才熄灭了炉火。

嗡~

丹炉抖动,其上纹理滚动如水没入安奇生的手中,而失了法理的束缚,被安奇生牵引而来的无尽星光也随之散去。

散碎的星光挥洒星海,无比绚烂而危险。

啪嗒~

到的最后,是一枚通红晶莹,比起世间任何人工,天然宝石都要完美的血晶落入了安奇生的手中。

其不过鹅卵大小,其色通透,隐隐可见内里有着如水光芒流动,那却不是血液,而是极度凝练之后的法理。

微微凝神,那法理所化之道纹已经映入眼帘,却正是龙蚀界传承自上界绝世功法:

血海幽冥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