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鬼灵讲书

听书 - 纸上弹兵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来到院子里,把师傅扎的八仙桌、醒木、方帕、扇子等物,还有我们从纸扎店带来的童男童女,一股脑的全部放在了师傅圈的九宫阵里。

“啪”的一声,我点着火机,引燃了这些纸扎品。大火陡然之间冲天而起,火光映在了我略显稚嫩的脸上,周围的一切显的那么悲凉、沧桑。

另一边,师傅已经安排好了。九宫阵外三米处,众人已分三排坐好,等着师傅接下来的安排。

“天阳!可以了,你去把请魂香点燃吧”,师傅看我这边忙的已经差不多了,于是开口对我吩咐到。

“好,我马上点燃”,我从师傅随身携带的背包里取出一把请魂香,随即抽出三根插在了地上。请魂香慢慢发出一缕青烟,向灵堂飘了过去。

我拍了拍手,一抹额头上的汗渍,轻轻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下,紧张的情绪。不是我胆子小,只是任谁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一个,因念成痴化为邪祟的说书灵,也会心生惧意的。

完事以后,我找到第一排的座位,挨着师傅就坐了下来。“一切都已准备就绪,还请师傅明示,接下来该怎么做”。我稍一躬身,等着师傅发话。

师傅胸有成竹的一缕胡子,淡淡的说到:“好了!天阳,等着正主现身吧”。

“是!师傅!”,我语气恭敬的回到。

师傅向后扭过头,对众人说到:“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紧张,老老实实的坐着就行,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众人回答到。

师傅微微一笑:“呵呵...但愿你们不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不然...”。

师傅顿了顿,接着说到:“我也救不了你们”。

话音刚落,一股子阴风从对面的灵堂吹了过来。三根请魂香,“呼呼呼”的飞速燃烧着,没过一会就燃烧过半了。

师傅整理了一下衣领,轻咳一声:“来了......”。

我抬头顺着师傅的目光就这么看了过去。这一看不打紧,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阴雾弥漫的灵堂正中央,缓缓走出一个佝偻着背的老者。满脸扭曲的好似麻花一样,碧绿的双瞳直勾勾的盯着我们看。

“嗯?汝等唤吾前来所谓何事?今天要不说出个所以然...桀桀桀...汝等就留下来陪吾吧...”。

师傅连忙站起身来,抱拳行礼道:“呵呵呵...老先生还请莫要动气。我等也是久仰先生大名,今日特来聆听老先生那荡气回肠精彩绝伦的评书。不知先生能否,让我等瞻仰一下先生的风采!”。

好话人人爱听,鬼也不例外。

说书灵听到师傅这么追捧他,扭曲的面容缓缓舒展开,“哈哈哈...好!那我今日就给你们说上一段!”。

说书灵脚不点地的飘向了八仙桌前,抄起折扇,轻轻一撵,那画着山川河流的折扇就被打开了。拿起折扇,在身前扇了两下,也不见说书灵有什么动作,“噗”的一下,折扇合上了。

这说书灵左手放下折扇,接着右手拿起惊堂木,“啪”的一声拍在了八仙桌上。

顿时一股浓烈的阴风,从说书灵的寿衣袍袖口,瞬间向我们吹了过来。

众人是看不见说书灵的,其中有一人陡然吓的惊恐而立,“我靠,不是说让俺们坐着就行吗?俺怎么看着这诡异的场景,比跳大神的还吓人啊。不行,我得赶快回家,再呆在这里我怕会被什么东西缠住...”。

师傅压低声音,冲那人说到:“你要走,我不拦着你。但是...此时只要你离开座位,我敢保证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不要觉得我在危言耸听,哼...是走是留,你自己看着办吧。”。

刚才还想打退堂鼓的汉子,听了师傅的话,立即吓得一屁股瘫坐在了凳子上,魂不守舍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周围的人,也是被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个个正襟危坐的不敢有任何什么动作,生怕有什么东西瞬间乍现,勾了他们的魂。

李铁汉满脸惭愧的看了众人一眼,接着低下了头。这老实憨厚的汉子此时也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众人了。不过为了能让父亲的灵魂得到安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扛下去。

说书灵刚才轻起折扇的动作,让我微微有一种错觉。抛开他那扭曲恐怖的面容不说,单凭这股子气质,我想这说书灵年轻时,也定会是一风度翩翩的大才子。

话分两头,说书灵见下面有人吵闹,打断了他的讲评。面容慢慢的有些扭曲起来,接着大声对我们说到:“怎么回事?刚刚是谁打断,我刚要开始讲评的。活的不耐烦了吗?”。

师傅站起来,呵呵一笑:“老先生您误会了,他们是被先生那非凡不俗的气度,给深深的折服了。这才发出惊叹之声,还望先生勿怪!”。

说书灵一听,那扭曲不堪的面容慢慢恢复了平静。“呵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深究了”。说完他用碧绿的眼眸扫了扫台下的众人,又开始了他的评书。

我心里微微一震,这说书灵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认识了吗?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说书灵,只是人死之后的一股执念所化。

师傅坐下搓了搓双手,轻叹一口气,小声对我说到:“天阳啊!你记着,这鬼性最是难测。无论生前是善是恶,只要死后化为鬼物,那么它就不能称之为有意识的东西了,包括这说书灵。它们做事全凭死后的一股子执念,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认识了。你以后千万不要相信鬼话,不然,会吃大亏的,甚至是丢掉性命也不是不可能!”。

我有些怀疑的,轻声重复了师傅刚才所说的话,“鬼性真的难测吗...那它们的意识又隐藏哪去了”。

殊不知,正是因为我今日对师傅口中的那句“鬼性难测”,略有怀疑。以至于在不久之后,我误信了鬼话,差点给这个社会带来一场可怕的劫难。当然这是后话……

说书灵讲的故事叫做《百年风云》......

故事的大致内容是:

清道光年间,阿芙蓉流入华夏,毒害百姓,危害极大。道光皇帝派林则徐去广州禁烟,结果爆发了中英“阿芙蓉战争”。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战败,以割地赔款向日不落帝国妥协投降。华夏儿女更加苦难深重。

广东花县人洪秀全高举义旗,创立了拜上帝会,金田起义,永安建国,下武昌、破南京,席卷南七省,给清政府以致命的打击。后因内部矛盾,争权夺位,终被反动势力所灭。

故事深入浅出,不得不说,这说书灵的口才还真是不赖。

他说的评书,生动形象,妙语连珠,使我心潮起伏,如感其境。

师傅听到兴奋处,满脸激动的对我到:“好一个禁烟令!当浮一大白!哈哈哈...天阳!赏...”。

“嗯?师傅,您刚刚说什么?”...

师傅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赏,就是让你烧点纸钱给他,打赏的意思...懂了吧”...

“奥奥...弟子明白”,我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沓纸钱点燃了。心里对师傅是一阵的鄙视,还“天阳!赏。”你丫的真把台上的那位当成说书的了,那可是一邪物啊。

等纸钱燃烧意尽,说书灵手上顿时出现一摞钞票,他老泪纵横的冲师傅一躬身,“谢谢客人的打赏!我想,等讲完这篇,我也要去我该去的地方了”...

师傅连连摆手道:“先生客气了,如果不是忧国忧民之人,是讲不出这等磅礴大气之势的”......

说书灵此刻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接着他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高喊一声,“童子,快去给客人们上茶水和点心”。

师傅听了,嘴角微微一抽,尴尬的笑了笑:“不用劳烦先生费心了,您还是接着讲故事吧.”.

说书灵固执的说到:“那怎么可以,你们是我的客人,我总不能怠慢你们吧...还请客人收下我的一番心意”。

师傅砸吧砸吧嘴,愣是没憋出一句话来...

我猜不出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玄机,只能枯坐着等师傅揭晓谜底。

不多时,两个童子,一左一右,拖着个盘子向我们走了过来...一人一杯清茶,一桌一碟点心。

众人此时已被说书灵迷惑了心智,看见桌子上突然出现一杯杯的茶水和点心,一个个的忍不住伸手去拿。“嗯...这茶水不错哈...香味扑鼻啊,呵呵呵”...“是极是极,这点心也不错,入口柔,外酥里嫩的...”。

我好奇的看向桌子上的茶水和点心,这一看不打紧,我陡然之间打了个寒颤。

这茶杯里盛着的不是别的,正是那红中带黑的血液。也不知这说书灵从那搞来的血液,仰或是他自己身上的血也说不准。还有那点心,一块块的,全是用生肉祭品切成的。

看到这,我忍不住酸水上涌,眼看着就要吐了出来。

师傅一把抓住我的后背,把我提了起来。

“咕噜”一声,酸水又被我吞了进去,我恶心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一脸不满的说到:“师傅,您怎么可以这样...”

师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小子!你如果想死的话,就吐吧”。

我眼角微微一抽:“呵呵...那啥,师傅,我这不还没吐嘛”...

说书灵见众人吃下了他的“点心”和“茶水”,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把目光转向了我和师傅。

突然,这邪祟竟然脸又变了起来,“嗯?你们两个为什么不享用我的东西?是看不起我吗?”。

师傅灿灿一笑,“多谢先生的美意。只不过我今天喝水喝的有点多,茶就免了吧!我吃口点心就行”。师傅拿起一块生肉,连眉毛都没挑一下,接着就放进了嘴里咀嚼起来。

“嗯?小朋友,你呢?”,说书灵看着我,满脸阴寒的问到。

“啊哈...老先生,我也是喝水喝的有点多”,我迅速抓起一块生肉也放在嘴里,学着师傅的样子一口一口的嚼着。

这味道,别提他妈有多酸爽了,以至于事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看见生肉就想吐。时至今日,我每每想起当日的场景,也是不由自主的鸡皮疙瘩全开。

说书灵见我们都吃下了他的“茶水点心”,咧开嘴,笑着说到:“嗯!很好,看到你们如此的享受,我心甚慰”。

接着他又忙起了评书的事业......

这时,也不知道是谁的肠胃不好,居然在公共场合搞起了核试验。这炮弹的威力简直可称逆天。

人群之中,路人甲不好意思的说到:“实在是对不住了,各位。最近消化不太好,各位多担待哈。那什么,你们继续,我去上趟厕所,马上回来”......

路人甲话音刚落,就向跑大门口跑了过去。

师傅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回来......快回来......”。

此刻眼看着说书灵的故事就快讲完了,谁知竟然整了这么一出戏。

我心里这个气啊,连带着路人甲的祖宗十八代都被我问候了一遍。你说你好好端端的拉着裤子里不行吗?非要往外跑,这下大家伙都跟着完犊子了。

说书灵看到有人跑出了门外,浑身的阴气爆长,“哼...我还没讲完,就敢跑路。这么不尊重我的人格,留你何用”。

话音刚落,说书灵就要冲出九宫阵法,取那路人甲的性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