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我骑竹马来(27)

听书 -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如果公主有事情一直对太后和皇上有所隐瞒呢?”张瑞胸有成竹的说着。

“放肆你小小一个新科状元敢口出狂言。”太后一直对这个女儿心有愧疚。

如果不是她的不谨慎,她的女儿也不会从小耳目失聪。

虽然后面给李晴的民间偏方治愈,但依旧开口甚少,甚至在皇帝面前都没有开过口。

太后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心疼不已。

要星星几乎都把月亮一起摘下。

李晴的嘴角露出深深浅浅的笑意。

张瑞这次是在劫难逃了,毕竟太后在朝中的位置举足轻重,在圣上的心里也有知遇之恩。

就算是常平错了又怎么样。

律法之外还有天家的人情。

张瑞抬头看了下枝叶繁茂的树枝,不一会就掉落几条黄花菜蛇。

不偏不倚的挂在李晴和常乐公主的头上,李晴虽然有几分镇定还是吓的脸色发白。

因为王公大臣都在,她又重活了一世,强行镇定住才没有惊慌失措的乱窜。

但是一向娇生惯养的常乐公主那里有李晴的心机好沉稳,顿时又蹦又跳的大喊大叫“蛇啊,蛇啊,有蛇啊,快给本宫拿开。”

声音响彻云霄。

常乐公主不是又聋又哑吗?如今那撕心裂肺的喊声让一众人眼前一亮。

老皇帝有些不悦的看像欲言又止的太后。

这场闹剧也就这样草草收场。

太后看着地上跪着的常乐公主,颤抖着手问道:“这么多年你就这样隐瞒着你的母后吗?”

她一定不能让皇帝知道她早就知道我常乐能开口说话的事情,本来想找个机会让皇上知道的。

结果因为常乐装聋作哑在圣上那得到不少好处,她也就纵容着了。

这事早一天晚一天说都一样。

现在才知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是李晴教我这么做的。”常乐公主为了撇清自己慌忙把李晴拉下水。

边上的李晴已经给常乐这头猪气的七窍生烟了。

你自己栽了,居然还拉我下水。

太后摆摆手让边上的嬷嬷收了李晴的宫牌,当即让人堵住了李晴的嘴巴,既然她和常乐已经翻脸。

那么留着宫牌也没有其他的用处,其实她是害怕李晴说出更多她和常乐的秘密。

她最了解这个扶持上来的皇帝。

看似人畜无害,其实最是多疑。

弃车保帅。

雷霆雨露皆是皇恩。

李晴挣脱了几下就给人带走了,她眼神扫过六皇子,可惜六皇子看向别处、、、、

刚还卿卿我我,万死不辞的。

李晴觉得六皇子一定是想留着青山在好想办法营救她。

常乐公主趾高气扬的盯着失魂落魄的李晴:“你一直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人吗?你无非是我养的一条狗而已。”

常乐公主盯着手里的鲜红的寇豆说道:“明天母后就会昭告天下说,这些年是你怂恿我装聋卖傻的,你是始作俑者,我无非心机单纯受你挑唆罢了。”

李晴跌落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上,此时此刻她才觉得自己孤苦无依,几日来六皇子音讯全无。

甚至她递出去的求救信都牛泥沉海。

不过也就一瞬间,她的眼角又升起了一团笑意:“常乐公主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到我吗?我要见太后。”

不知为何常乐看到李晴的笑意,觉得冷飕飕,但一想那是自己的母后也就大摇大摆的回宫去作威作福了。

太后听了李晴的话,惊恐万状。

当下就带着苏嬷嬷气势汹汹的去了冷宫。

冷宫的门是给她一脚狠狠的踢开了。

冷宫里杂草丛生,一个头发打结披头散发的妇女坐在地上用猩红的眼睛盯着高贵无比的太后。

冷笑道:“我知道你会来,想不到你来的这么晚,让本宫等了这么多年,若不是想看你的笑话,我还捱不到现在。”

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

太后蹲在地上,不顾形象暴怒的拉起地上那枯瘦如柴的手臂:“你还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贵妃吗?你现在不过是个活死人罢了。”

李晴的话如同魔音一样盘旋在太后的头上。

“我这个活死人不是也让自以为尊贵无比的太后石破天惊?晴天霹雳?我就问你,你现在开不开心?惊不惊喜”地上那人根本就无惧太后眼里的盛怒。

她慢吞吞的抽出自己的手,笑的如同疯子一样。

终于等到今天了。

“是不是真的?”太后再次逼问道。

“哈哈哈哈、、、、是真的,你当年生下的女儿大腿内侧有个胎记,你不妨再去看看现在的女儿。”

“你们把我的女儿弄哪里去了?”太后已经开始质疑常乐公主的身份了。

因为胎记的位置特殊,常乐因为生下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一直在阿哥所里养着,平日里她虽然也常去看,但那胎记她确实没在留意过了。

“当然是在哪里了.”那贵妃指着院子里一口枯井笑嘻嘻的说道。

当年她生的三个孩子有莫名其妙失踪的,还有忽然暴毙的,总之不能善终。

她怎么能允许她的孩子就好好的享受荣华富贵呢。

太后六神无主,跌跌撞撞的朝那草长荒芜的枯井走去,每一步都似乎用尽她一生的力气。

她联系了这几年的变化,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哈哈哈哈哈哈,太后娘娘你机关算尽不也是落到孤家寡人的地步,你比我又好上多少呢?

若不是想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又怎么会苟延残喘到现在?”贵妃说着一头撞向枯井。

顿时鲜血淋漓,瞬间就没了气息,只是眼角和嘴巴都含着毛骨悚然的微笑。

事后太后还是偷偷摸摸挖了枯井,里面真的有一副小小婴儿的尸体。

尸体上还带着她当年亲手打造的金手镯,上面的雕龙刻凤尤其抢眼。

显然这事贵妃真是筹谋策划、用心良苦了、、、、

不久常乐公主就暴毙宫中,传言旧疾复发,药石无医。

这个处决和上一世曲艺同工。

上一世太后因为机缘巧合经过后宫才知道这事,不久常平公主暴毙,当然这事李晴是后来听登基在位的邵志远提起。

当时周落怀孕,邵志远对她百般提防,甚至还说出这个宫廷秘闻做案例。

隔天冷宫的一位前贵妃和常乐公主同时发丧。

太后虽然伤心欲绝但也说荣耀国正百废待兴,一切从简。

所以皇家的丧礼办的连七品芝麻官的都不如。

李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锒铛入狱,她以为凭着知道常乐公主身份的先机能扳回一局。

可是天家人最是注重面子,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丑闻外传呢,她千算万算想不到还是作茧自缚。

太后扶着墙慢慢的落座在椅子上看着蜷缩在牢房墙角的李晴。

她已经没有当日的神采奕奕,相反也很其他人一样:恐惧,沮丧,绝望、不甘心。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

这个牢房关过多少妃嫔、宫女她已经不记得了,甚至还关过先皇的骨肉。

他们就在那墙角活生生的饿死。

当然有些有节气的对她破口大骂后一头撞死,墙上那乌黑血迹的重叠甚至勾起了她一丝的回忆。

她甚至关押了企图夺她后位的宠妃。

让侍卫一遍又一遍在这个狭小的牢房里享受皇上的女人。

那宠妃后来怎么了?

哦。。

咬舌自尽了。

临死前还诅咒她不得好死。

这是太后私设的牢房,铜墙铁壁,地下暗道,因为她的入口就在太后的睡的龙床上。

外人无从查起,也根本盘查不了。

“你是怎么知道常乐公主不是我的女儿的?”太后满腹狐疑的问道,按理说这事陈年往事,李晴年纪又小,怎么能知道这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