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竟然成了救世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宋国的京城。王宫。

郡主宋秋云侍立在两张椅子旁。其中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位中年美妇。

那美妇正在对站在她面前的一个长须男人说话:“不如把辰儿召回来吧。听云儿这么一说,我倒是十分担心他的安危。”

长须男人说:“我是大宋国的国主,辰儿是我的儿子。在大宋国,国主的儿子还有安危?夫人怕是被昨夜的恶梦吓到了吧。”

这位长须男人正是宋国的国君宋言明。而美妇则是国君夫人何后,她也是宋夏辰、宋秋云的生母。

何后叹了一口气说:“也许吧。辰儿有些日子没见到了。倒是十分挂念。”

宋言明说:“我把他派出京城,就是想让他多历练历练。他在京城里每日和那些纨绔子弟厮混,将来如何担当这个国家的重任?”

何后本来对国君宋言明说的话有所期待,但听到最后说的不是“担当这个国家的国君”,而是“担当这个国家的重任”,不由得有些失望。

毕竟,国君的候选人除了她的儿子宋夏辰,还有前任夫人的儿子宋夏宇。

目前看来,那个宋夏宇无论是所作所为还是在国人心目中的评价,都比宋夏辰要好得多。

如果再这样下去,宋夏辰能否得到储君的位置还真难说。

一直侍立不语的宋秋云说:“哥哥在新城,除了与那个叫安康的少年有冲突之外,别的事情倒是兢兢业业,完全没有辜负父亲的重托。”

“什么叫没有辜负重托?在巡察使的任上,竟然和一个普通官家的子弟斗气。而且还闹得满城风雨,生怕大宋国没人知道这件事。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是什么吗?嗯?”

宋言明严厉地望着宋秋云。

宋秋云不敢看他的眼睛,低眉顺眼地说:“丢了王家的面子。”

“愚蠢!真是愚蠢!”宋言明一拂袖,“儿子蠢!女儿更蠢!”

何后见夫君这样数落自己的儿女,虽然心疼,但也暗恨宋秋云哪壶不开提哪壶,忙道:“云儿不用再说了。王家的面子固然重要,但要是这件事让那些官员们寒了心才是更重要的。”

宋言明指着夫人对女儿宋秋云说:“你好好听听你母亲说的话。她的见解比你和你哥哥加起来还要高明。云儿啊,你不要以为我们是王家,就可以高高在上,置任何事于不顾。王家的权力大,可是事情还是要各级官员去办的。对那些官员,我们不仅要施威,还要施恩。”

宋秋云点点头。

“施恩并不是给予高官、给予厚禄这么简单,而且还要让他们感受到王家对他们的重视。这样才能让他们肝脑涂地,为我所用。”宋言明哼了一声,“当个国君,哪有你们想的那么逍遥?夫人,倘若辰儿有你一半的脑子,我也不至于现在如此为难。”

“夫君,辰儿、云儿毕竟年幼。请多给他们一些时间。况且……哎哟!头好晕!”何后话还没有说完,就用手捂着头弯下腰来。

“夫人你……哎哟,我也有些……头晕。”宋言明突然身体一晃,险些栽倒。

宋秋云正准备上前把父亲扶到椅子上坐下休息,自己却也头晕起来,一个踉跄。

“快叫太医。”宋秋云立稳之后对一个宫女说。

那宫女跑出去之后,宋言明在宋秋云的搀扶下坐到椅子上连声说:“蹊跷!甚为蹊跷!夫人你昨夜没睡好头晕倒也罢了。云儿和我怎么也会头晕?”

“王上。”一个声音小声说。

宋言明望去,是侍奉何后的一个贴身大宫女。

“何事?”

“适才奴婢也有一些头晕。”

“哦?”宋言明一皱眉,顿觉不妙,“快快戒备!”

一个宫女快步出去传令。

宫中的戒备有一整套规程。

多人身体同时感受不适,大体上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有人在饭菜、饮用水、空气中投毒,二是有术师在附近施展法术。

宫中的各级戒备会依据这个情况对饮食、相关的人员进行排查。

寝宫已经不适合再呆下去了。宋言明带着何后、宋秋云换到书房中安顿下来。

这时一个宫女进来禀报:“王上,太史求见。”

“他来有什么事?”宋言明端着一个茶杯问。

“太史未说。只说有紧急要事要禀明王上。”

宋言明说:“此时身体不适,不必见了。让他写个折子呈上来吧。”

宫女犹豫了一下说:“太史说……他已经听说了王上、夫人感觉头晕的事,不仅是王上,京城里有许多人也感觉到了头晕。他要禀报之事正与此事有关……”

“哦?那让他在大殿候着。更衣后便来。”

在大殿见到太史之后,国君宋言明还是十分迷惑。

宫中连家人带宫女都集体头晕。按照他的理解,应该是宫中的侍卫、京城的司寇、太医这些人的职责,怎么还会牵扯上掌管天文、历法与占卜的太史来?

不等宋言明坐下,太史便道:“王上,头晕之事,乃是因为东南有地震!”

“东南有地震?!”宋言明听了大惊。

头晕和地震有关系,他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的是,怎么可能会有地震。

大宋国立国几百年了,虽然境内偶尔也会有地震,但是都是十分微小的地震。只有太史这些司天文地理的人用仪器、法术才能测得出来。普通人几乎察觉不到。而且京城所在地自古以来便从来没有过地震,这也是大宋国为什么会定都于此的原因之一。

宋言明快五十岁了。在他一生中曾听无数人描述过地震时的各种反应,但是他本人平生还是头一回遭逢地震。

地震对一个国家的影响并不仅仅是伤害民众、毁坏房屋道路。在这个时代,地震的发生有更重大的意义。

这地震就和天上的惑星一样,是一个国家发生重大灾变的预兆。

数百年前,商帝国是何其强盛。然而连续遭遇几场地震之后破坏了龙脉,于是没过几年就被周帝国取代了。许多人将商帝国的灭亡归因于纣王无道、妲己误国,其实是龙脉被破了啊。

地,胡可震也?

地震,如此强烈的地震,必将会对大宋国的国运影响深远。

难道,我大宋国将要亡了?

宋言明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心悸。

大宋国的国君,那可是周帝国仅有的几个世袭罔替的公爵之一。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大宋国,那可是周帝国仅有的几个公国之一。可谓是一国之下百国之上。

国祚绵长不息,完全没有任何衰败的迹象。难道到我这一代,就要变了?

见国君久久沉默不语,太史又说:“臣还有一事启奏。”

“说吧。”

“臣昨夜观天象,不日将有一颗陨星坠落。”

“陨星?坠落?”宋言明带着困惑的表情盯着太史的眼睛道,“那个攻下固山城的姓安的少年之前也曾说过将有流星坠落到新城。那时候你不是说是子虚乌有、妖言惑众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