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锈的智人

听书 - 赛博英雄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伴随着一连串清脆的金属脆响,身后拖着一大摞废铁的男孩尤基欢快的奔跑在大街上,逢人就说:“我有爸爸啦!我有爸爸啦!”

回收站镇的居民大多是怀着笑意看着这一幕的——特别注明,是耻笑。尤基的亲生父亲在好多年前就因为锂病菌入侵生物脑,死了,留下了一个女人和七个孩子。

为了养活七个孩子,女人只好卖了脊柱、小脑和脑桥,换了一辆工程机械。回收站镇之所以叫回收站镇,就是因为这里挖出了一个“升华战争”时代的垃圾场,全镇子的人都靠垃圾场的资源过活。有一些升华战争时代的合金之类的东西要往城市里运,对运输量的需求很大。

女人成为了工程机械之后,就没有照顾孩子的手脚了。七个孩子里,有四个陆陆续续的病死了,一个被税收官当做基因税收走,以保持人类基因库多样性。大儿子很早就去了城市里讨生活,只剩下这个小儿子。他从小就是被欺负过来的。

大部分居民对尤基的“新爸爸”没有什么兴趣。只有几个孩子毛手毛脚的推了尤基一把。尤基的身体倒在地上,发出“哐当”的巨响——这是廉价义体的特征。

“哈哈……没爸爸的野种,你爸爸在哪儿呢?啊?倒是让人看看啊?”

为首的一个大孩子哈哈大笑。

尤基哼了一声,举起怀里的脑袋:“你们看!这就是我的新爸爸!”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凄惨的人头。他的天灵盖已经完全消失了,金属颅骨的边缘依旧扭曲,似乎遭受过巨力的蹂躏。里面是一团焦黑,似乎是什么融化的残渣,让人怀疑生物脑还在不在。他以前应该有层仿生表皮,但现在只剩下金属的外壳,眼球被金属的眼睑收纳。下颌骨也缺了一大块。

大男孩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巨大的笑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个死人头!哈哈哈!和你还真配啊!死人头!野种……哈哈哈!”

“才不是死人头!”男孩非常生气:“他还活着!只要给他一点水,他的眼球就还能动!”

“哈哈哈哈哈哈……太可乐了!一个死人头!”这下子,大孩子甚至连欺负尤基的兴趣都没有了。他狂笑着挥挥手,示意尤基快点滚蛋。

尤基抱着那个……或者说那半个人头,快速向家里跑去。

他是在垃圾堆的深处找到这个人头的。他不小心挖进了一个新的柔软区——那是战舰的某种缓冲结构,高分子纳米缓冲材料在这个时代还算值钱。这颗头就躺在那里。他先前还以为这算是比较稀有的垃圾,因此很是高兴了一会。但在离开垃圾堆的时候,他失手将脑袋掉进一洼污水里。

然后,他看到这个脑袋的眼球动了一下。

“我一定会修好你的!”男孩对脑袋说道:“这样我就有爸爸了。”

……

——我……

男人做了个梦,一个关于“武道”的梦。

梦中,刀光剑影。

矢量喷射器、钢棍、斩舰刀、火神炮、无线信号接收器……

每一件都是震古烁今的好兵器。

机动步、伏魔棍、御舰诀、枪炮锁、云龙骇入法……

每一门都是响当当的好武艺。

——什么……

意识回到了肉身之中。他张开眼睛,面前的世界摇曳不定,一切景物都处于波动之中。

“你这孩子……怎么就将这个脑袋泡在水里?还将铜糖放进去了?你自己吃都不够……”

“妈妈!你看!你看!他的眼皮真的在动!”

“咦?真的在动?”

“这样我就有新爸爸了!”

“我们不能养这个死人头……”

“妈妈!”

似乎发生了争吵。

然后,是车子开动的声音。

“好了好了,我去叫镇长过来看一看。”

莫名其妙的对话。

男人的思考难以为继。

于是,他再一次陷入沉睡。

但这一次,他做了个噩梦。

无数拳掌交击。他已经记不清路数了。

然后……一个有着五米身躯的赛博义体……一个……一个……

“约格【Yawg】……”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这是你的名字吗?”

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有另一个声音搭话。

男人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皱巴巴的脸。这张脸似乎是原生的,头颅的上半部分被换成了机械,眼眶之中生出镜头一样的圆柱体。

男人有些错愕:“你……是谁?”

“回收站镇的镇长。”老人笑了笑:“你是什么人?‘约格’,这是你的名字?”

男人沉思了片刻。但出乎意料的是,大脑一片空白。

“我是……我……”

男人想要摇头。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只剩一个脑袋了。这个发现让男人吓了一跳。他只好开口回答:“我应该不叫这个名字……‘约格’这个名字不是我的名字。”

“但是,这是你苏醒之后喊的第一个单词。”镇长沉吟片刻:“那么,为了方便,还是叫你‘约格’好了?”

男人迟疑了片刻,想要点头。但他发现现在自己仍旧点不了头。他只能说道:“那暂时……这样吧?”

尽管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大声呐喊,提醒他这个名字绝对有着深刻的含义……绝对不是他的名字。自己就算忘了自己,也绝对不能忘记这个名字……但是他就是想不出为什么。

尤基跳了起来:“镇长镇长!我的爸爸会不会是旧时代的战士啊?超厉害的那种!”

男人吓了一跳……跳不动:“我有儿子?”

“不不不,你是捡来的。”镇长解释了几句,然后说道:“爸爸什么的都是这个孩子的想法,他有些缺乏……必要的关爱。”

“镇长!”尤基跺了跺脚:“你还没说是不是呢!”

“呵呵……这个垃圾场是在五十年之前被发掘出来的。而‘升华战争’的时间,则更早。不可能有脑细胞能够活那么久的。”镇长想要解释两句,但发现尤基根本听不懂,只能摇了摇头。

“应该是前几个月城里来的垃圾吧?”窗外,一个异常机械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个声音几近噪音,震得玻璃晃动。男人转动眼珠,看到窗外停着一辆卡车……

那车辆应该可以叫卡车?男人确实看到了巨大的货斗。但车子的车头很小,不可能塞进一个人的。车头上,一个摄像头正看着男人。

男人这才发现,自己……或者说自己的头,正躺在一张床上,一盏大灯架在自己的头顶。灯应该是村长带过来的,它的电线直接插在村长脖子上的插口里。

而这张床,就正对着窗户。

“尤利娅为了筹钱给自己的孩子治病,卖掉了脊椎、小脑和脑桥,然后用剩下的钱买了工程机械。”镇长指了指门外:“这样挣得比过去多了点,不过这种身体就没法进屋子了,所以只能这样布置房间。”

男人有些错愕。

他隐约觉得……人类不应该这样的。这不是人该有的样子。

尤基期盼的望着镇长。镇长思索片刻:“说不定他以前真的是个人物吧?可能是个运动员?”

“哇!”尤基发出惊喜的声音。

男人则依旧一头雾水。

“好了,这样思考应该很累吧?”镇长转向男人,摇了摇头:“我这里还有一块驱动芯片,是我孙子刚换下来的——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了什么,但是你生物脑外侧的设备全都烧了,就剩下几个元件。好在你的脑机屏障很可靠……”镇长的手按在男人头顶:“我给你清理了一下,好像还有几个能用的接口,给你换上啊!”

男人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就只有半个脑袋,没有舌头,嘴巴里直接接了一个发声器。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啊!

一阵触电般的感觉。

【发现新设备】

【正在安装必要的驱动】

新的信号奔驰在神经之中。

——这种感觉……

男人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活了”。

自己仅有的身躯,突然鲜活了起来!

“没有驱动芯片的辅助,生物脑很难驾驭义体咧……我看你眼睛不错,说不定蛮值钱了。考虑一下?卖给我,我可以给你搞个义体来。”

男人又想摇头。他很快就表示否定:“不了,谢谢您的好意。但我想……说不定我的眼睛里,有关于我过去的线索。我还不想换掉。”

镇长摇了摇头:“那可就没有免费的义体了……”

尤基跳了起来:“我可以去垃圾堆里找!”

“没那么容易哩。”镇长背着双手,就这样晃晃脑袋,离开了。

尤基跳了起来:“呸!我可以找……”

“好了!”尤利娅的喇叭严肃的鸣叫了一下。尤基立刻住嘴了。

傍晚,尤基搂着男人的脑袋,就这样入睡了。

窗外,尤利娅的摄像头聚焦在男人身上。男人看起来则根本睡不着。

——这个“约格”在想什么呢?

尤利娅不由得有些好奇。她倒是没有多少旧时代女人的羞恼。她现在除了生物的大脑之外,全身其他部分都是钢铁的。这样的身躯,又有什么害羞的必要呢?

她现在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看着尤基长大,换上一身不错的义体,然后……然后……

她也想象不出未来了。

这也是她没有坚决让尤基扔掉那个人头的原因。或许这样孩子会快乐一点。

只是,他们家是不可能买义体的了,再便宜也不行。所有的钱都要用来给尤基换成年义体。再过几年,尤基的生物部分就会超过儿童义体的最大限制。

但成年义体很贵。

有时候,尤利娅都想要再卖掉自己的颞叶、额叶。但她听人说,卖掉颞叶额叶的人,就再也不是人了,只是机器。

成为机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若是她不能爱尤基了,那她还能工作吗?

必须要快点攒钱啊!

希望这个死人头,以后也能工作吧!

就当是偿还尤基救他的恩义了。

男人也看到了尤利娅的眼神。老实说,这种摄像头的“眼神”总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为什么。

让他不舒服的还不止这些。现在,“约格”这个名字暂时成为了他的代称。但这就让他觉得很不妥。

在这黑暗之中,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约格”这个名字真正的主人,绝对,绝对,是他的仇敌。

不共戴天的大敌。

——我是……反抗者……

——我在反抗……什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