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六十章 不速之客

听书 - 灵录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夏侯惇与赵秀灵二人回到了赵大娘家里。

一进门,赵秀灵就奔向了赵大娘,“奶奶,大墩哥真是太厉害了!”

“事情解决了?”赵大娘问道。

“都解决了,”赵秀灵特别的兴奋,“大墩哥说的好多东西我们都不懂,都是些魂魄什么的,但是分析得特别有道理。”

赵大娘听罢,突然表情变得异常严肃,她慢慢地走到夏侯惇的身边,悄声问道:“你真的懂那些鬼魂之类的事情?”

“是啊,大娘,”夏侯惇见瞒不住了,也就说开了,“我们灵录局就是为了解决这些事情才建立的。”

“哦,哦……”赵大娘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坐了下来。

“怎么了,大娘?”夏侯惇见到赵大娘有些异常,连忙问道。

“你帮着分析下这件事吧。”赵大娘看着夏侯惇请求道。

“您客气了,”夏侯惇点了点头,“您尽管说好了。”

赵大娘长吁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事……说起来可瘆人!”

“那是怎么个瘆人法呢?”夏侯惇问着,坐到了赵大娘的身旁,认真地听起来。

“北边的村庄的北山坡上有一处乱葬岗,有年头了,到底多长时间、咋有的咱都不清楚,可是至少俺爷爷那辈就知道。”赵大娘开口,讲起了这个故事,“多少年也没啥事,村民互相做买卖或是走亲戚都会穿过那个乱葬岗,都没事。但是前几天,也就差不多是你来的那会儿,不中了。乱葬岗附近的村民在夜里经常听见乱葬岗里有怪异的动静,有人晚上去看,就能看到有一些人影在那里来回走动,近前一看,却啥都没有了;有人白天路过那里,虽然没看到啥,但是全都病了……”

“那后来呢?”夏侯惇问道。

“后来……”赵大娘抬头望向窗外,“后来都说那个地方中了啥诅咒,就没人敢去嘞。”

“这会是什么情况?”夏侯惇扭头看了一眼赵秀灵和许褚。

许褚一见夏侯惇都犯难了,觉得这事一定不简单,“惇哥,要去看看嘛?”

“当然要去!”夏侯惇虽然不清楚那个乱葬岗出了什么问题,但还是斩钉截铁地决定去调查事情真相。

“你也分析不出是啥原因?”赵大娘问夏侯惇道。

夏侯惇回答:“不去看看,怎么能知道呢?”

“不中,不中,”赵大娘摆了摆手,“恁要是知道,就给俺们说说,要是不知道,也就别去看了,太危险了。”

“这怎么行?”夏侯惇没有采纳赵大娘的建议,“既然知道了有这么件事,我就得去看看,听着情况十分复杂,若是不去处理,后患无穷。”

“就是!”许褚一拍胸脯,“我和惇哥一起去,保证没问题!”

赵秀灵一听,开始着急起来,“不行不行!荀彧说,不让你们到处乱跑。”

“就是,”赵大娘拉着夏侯惇的手,“早知道不和恁说了,这不是给恁找麻烦嘛……”

夏侯惇微笑了一下,“不麻烦,大娘!您要是说这事发生在我来的那会儿的话,或许这件事与我前一阵子遇到的事情有所关联,我也正好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我需要的线索呢。”

许褚一听,也跟上话,说:“是啊,惇哥,说不定就能洗刷你的冤屈呢!”

“那……”赵秀灵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她哪能想到还有这么一出,这之前荀彧可教过她该如何处理。

“放心吧!”夏侯惇轻拍了一下赵大娘的肩膀,然后站起身来,走向赵秀灵,“回头秀灵妹子把那乱葬岗的具体地方告诉我,我与许褚深夜便动身前往。”

快到中午的时候,燕都元让组各个科室处理完了上午的事情,大家都在准备午休,商量着午饭如何解决。

荀彧手提着公文包,走进了行动组的大门。

“荀副处长好!”乔丽丽见荀彧进来,上前问好。

“你好!”荀彧回了一句,然后驻足问道:“夏侯组长在办公室吧?”

“不在,”乔丽丽摇了摇头,“他上午出去办事了,现在还没回来。”

“不在……”荀彧皱了皱眉,“不是说好了让他等我的嘛,这个人,真是……弄啥嘞!”

“叔!”这时荀攸从楼上走了下来,虽然见到了荀彧,可以依旧还是板着一张脸,“你来了!”

“我来了?”荀彧仔细琢磨了一下荀攸的口气,反问道:“你知道我要来?”

荀攸答道:“知道,组长吩咐过。”

“吩咐你干什么了?”荀彧问道。

荀攸回答:“他说你要原组长夏侯惇的出勤资料,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放在了组长的桌子上。”

“还算他有心。”荀彧嘟囔道。

“那我先去吃饭了。”荀攸说罢便离开了。

“吃饭……”荀彧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荀攸疾步离开了办公楼,“见着我也不多说两句吗?”

乔丽丽在一旁看着,忍不住问道:“荀处,荀科长是一直这么冷冰冰的吗?”

“别这么说,”荀彧解释道,“刚刚那已经算他温暖的一面了。”

乔丽丽听完,捂着嘴笑了起来。

“行了,你也快去吃饭吧,不早了。”说罢,荀彧便上楼去了。

荀彧走到二楼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奇怪,他在楼梯口向着里面的办公室望了一眼,见组员们都在那里有说有笑的,可是楼道里却是异常的安静,什么也听不到。

“你们怎么都不去吃饭?”荀彧试探性地喊了一句。

没有人理会他。

“有人吗?”荀彧又喊了起来,“于禁?有人在吗?”

四周还是一样的安静,没有任何响应。而刚刚在里面办公室里交谈着的组员们开始陆陆续续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下楼了,就像没有看到荀彧一样,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荀彧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你们都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于禁从自己的办公室走了出来,整理了一下衣领,冲着楼梯走来。

“于禁!于禁!”荀彧大喊道。

可是于禁没有任何反应,从荀彧的身边走了过去。

荀彧伸手想要拉住于禁,可以却一把抓空了,他感觉于禁的身体就像空气一样,什么都抓不到。眼睁睁地看着于禁下了楼,荀彧心中不禁一阵惊慌,他屏住呼吸感受周围的气氛,突然发现有微量的魔气环绕在四周,“是魔障吗?”

荀彧带着疑问,向三楼走去。果然越往上魔气越强,等来到三楼的时候,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魔气充斥着整个楼层,而这魔气正是从组长办公室里散发出来了。

这不禁让荀彧打了一个寒战,他心想,行动组办公楼里有非常强大的魔气探测仪,为什么没有报警?为什么这魔气让经验丰富的自己在一开始完全没有察觉?为什么这魔障的强度不是均匀散开的?为什么在三楼办公的荀攸都没有感受到?为什么除了自己所有人都没有在魔障之中?这太奇怪了!但是现在离开,是不可能了,从种种迹象表明,这魔障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于是带着这些疑问,伴着紧张复杂的心情,荀彧推开了组长办公室的门。

门开了,魔气终于达到了顶峰,从荀彧的经验而谈,这种魔气恐怕是成千上万个强大的纯魔聚集在一起才能达到的浓度。

而办公室里却只有一个人,此人正是洛云修。只是他不再穿着那一身繁杂的衣服,而是换成了一身和其他魔类一样的深棕色复古西装,没有系领带,衬衣领口就那样自然地敞着。

洛云修手持折扇,坐在组长的位置上,微笑地看着荀彧,“你就是荀彧,荀副处长吧?在下等你好久了。”

荀彧的手开始抖了起来,他很清楚,眼前这个魔类绝不是等闲之辈,也不是之前汇报上来的那些魔神所能比较的,寻常人站在他的面前可能不会感觉到什么,但是灵力越是强大的人便越能感受到此人带来的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你是何人?”荀彧的脑袋上落下了一颗汗珠。

洛云修起身拱手道:“在下洛云修,天吞帝国御前军上督帐,特来此拜会夏侯组长,但是见夏侯组长不在,便在此等候阁下了。”

“你为何知道我是谁?”荀彧不由自主地问道。

“啊……是这样……”洛云修回答,“我看见夏侯组长的桌子上摆放的文件中有很多都有‘荀彧’二字签名,我便用署名溯源的能力在脑海中描摹了一下签名主人的相貌,果然在这等到了长成这样的人。”

“你是魔类?”荀彧脑子一片混乱,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强大的陌生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当然也就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只能脑子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放心,我没有敌意。”洛云修苦笑了一下,走到了沙发边上,指了一下沙发,“我就想和阁下好好聊聊。”

荀彧见对方没有别的动作,便也走到了沙发边上,把公文包放到了沙发上,眼睛却一直盯着洛云修,迟迟没有坐下。

“你们这里的人很奇怪,不是吗?”洛云修开口了。

“奇怪?”荀彧不知道洛云修想要说什么。

洛云修笑了一下,言道:“你们好像都很害怕我们魔族。”

荀彧不禁苦笑了一下,“难道不该害怕吗?”

洛云修用折扇轻轻拍打这手掌,“你们这个世界有很多人都十分在乎金钱和名誉,日复一日,锲而不舍地追求着物质上的满足。出卖道德而获取金钱,或是出卖情义而获取名誉,和我魔族进行着交易,这不正是你们所渴望的平等交换吗?我魔族帮助你们完成心愿,你们却害怕我们,不愿亲近我们,岂不是可笑?”

荀彧沉默了片刻,站在那里缓了一会儿,才吃吃地问道:“你来到此间,意欲何为?”

洛云修答道:“我奉魔皇旨意,到此间调查天吞帝国远征军部分将领与异族勾结谋反与复辟旧皇庭之事。”

荀彧甚是不解,问道:“请问,你天吞魔国的事情,与我灵录局何干?难不成是我灵录局勾结你们的逆贼谋反吗?”

“这正是我要问的。”洛云修说着,向旁边一指。

只见沙发边上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组长秘书刘雯婧突然出现在那里。她手脚都被绑着,嘴被堵着,跪坐在那里。

洛云修抓住刘雯婧的脖子,让她后背冲着荀彧,然后把她的领子向下拽了一点。只见那刘雯婧的后背上有一个奇怪的图案,是九个深青色小圆点围成的一个圆圈,而那图案不是在皮肤上静止不动的,九个小圆点顺时针在慢慢地旋转着。

洛云修用扇子指着那图案,问荀彧,道:“请问,你们灵录局组员的身上,为何会有九头虫徽纹?”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