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屋内看画

听书 - 时光游戏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阿花的房间就在一楼,正对着蒙古包的小门。当雷伊惴惴不安的走进房门后,阿花随手关上了门。

伴随着“砰”的一声,小屋重新被黑色笼罩。厚实的窗帘紧闭着,就像一道不透风的墙,所以如水的夜色也钻不进来。

“坐吧。”阿花随口说道,此刻她就站在窗帘后面。

也许是窗帘实在太黑,尽管小屋内也很暗,但阿花身穿的薄纱还是以略微浅显的颜色映衬在窗帘上。

她一动不动,漆黑的窗帘上只剩下一个窈窕的身影。

“嗯。”雷伊望着面前犹如皮影戏一般的幕布轻轻点了点头。

坐?坐哪啊?

好像走进来时,在房门的右手边瞄到过一个马扎?

雷伊的身体慢慢向右移动,一双手盲人般胡乱的摸着,好在那里确实有一个马扎。雷伊缓缓坐了下来。

既然是马扎,那么高度自然是不够的。也就目空那个小子能够坐的很舒适,雷伊的两条腿还要费力向前伸着。不知道目空那个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抱得美人归?

“抱歉。”前方浅灰色的身影默默动了动,“屋内很黑。”

“没,没关系。”雷伊连忙说道。

当坐下来认真观察后,雷伊发现前方的窗帘确实很大,真的就像是舞台上的幕布一般。此刻,舞台上只有一个人,而自己,从坐姿上看显然就是那唯一的观众。

“我喜欢黑。”姑娘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就像是流水一般。

“为什么?”

“因为阳光让我难以忍受。”浅灰色的身形发生了变化,前方的姑娘好像转过了身。

“所以,”雷伊想了想说道,“白天你都会在房内睡觉?”

“是的。”

二人沉默了,房间内同时被黑暗和宁静统治,雷伊感觉自己就像身在海底。就在他百无聊赖的伸手在一旁摸索的时候,姑娘的声音传来了。

“小心!”

“嗯?”雷伊连忙缩回了手,“怎么?”

“门后立着一柄长刀,”姑娘说道,“一旦不小心碰倒了,一定会被劈成两半的。”

“啊?”雷伊直接就从马扎上跳起来了。

“这,这里也在那长刀的攻击范围内吗?”雷伊弱弱地问道。

“到另一边去吧,”姑娘缓缓说道,“对面也有一个马扎。”

“……好。”雷伊摸索着开始向右边走去。

幕布上的人影一动不动,似乎在仔细观察他走路的姿势。

忽然,人影动了,一个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跳!”

“啊?”雷伊一愣,但还是照办了。

他本想用力跳一下,但声音来得太突然,导致他有劲使不出,身体只是微微向前挪了一步。

就是这一下,在落地前,雷伊感觉自己的鞋底好像蹭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

“刚刚,好像有什么?”

“不好意思,那里倒立着一把大剪刀。”姑娘慢慢说道,“你可能蹭到剪刀的刀尖了。”

“啊?”

“没关系,前面基本上没有危险了,你可以安心走过去。”姑娘的声音中第一次带了点笑意。

“……算了。”雷伊想了想拒绝了,“我还是站在这里好了。”

此刻雷伊感觉自己并不是处在深海中,而是站在一块布满狩猎器械的空地上,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你不能站在那里。”姑娘忽然说道。

“为什么?”

话音刚落,雷伊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头顶上忽然落下来一片水滴,就像雨水一般,瞬间将雷伊的全身打湿了。

“这,这是什么?”雷伊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迈迈了一大步。

“快退回去!”姑娘命令道。

“嗯?”

就在雷伊愣神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只小手按在了自己的前胸上!

“啊?”雷伊感觉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向自己袭来,身形猛地后退,重重地撞到了房门上。

只听“砰”的一声,身处游戏的雷伊觉得自己没死也剩半条命了。撞门声响起的同时,前方还传来了令人胆寒的声音。

“咔嚓!”

就像是,就像是一把巨大的剪刀凌空合上了?

“你还好吧?”姑娘就站在雷伊身前两三米的地方,显然刚刚是她推了自己一把。

“我,我……”雷伊手捂着胸口慢慢站了起来,他想要开口说话,但他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着咳着,雷伊忽然有一种想要吐的感觉,他刚刚俯下身子,一股又黏又热的液体就从口中喷了出来,“哇~”

“抱歉。”姑娘依然站在离雷伊两三米远的地方,她并没有走过来。

“这是……”雷伊吐完了,用手摸了摸嘴角,竟然又腥又咸?

“这是血。”姑娘淡淡的说道。

“血?”

果然,胸口奇痛无比。

自己竟然被这位窈窕的姑娘一掌打吐血了?

“不好意思。”姑娘缓缓说道,“我还不太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

“控制……自己的力量?”

“你还好吧?”姑娘再次问道。

“……还好。”

虽然雷伊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他觉得自己就像被降龙十八掌击中了一般。

“前面,”姑娘示意两人之间的位置,“有一把铡刀。”

“铡,铡刀?”雷伊立刻联想到大叔的话,“锈迹斑斑的虎头铡刀?”

“你怎么知道的?”姑娘的声音忽然增大了。

“外面,外面那个大叔告诉我的。”

“哦。”姑娘又平静了,她转过身再次向着漆黑的窗帘走去。

“你就站在那里吧。”姑娘的声音清晰的传来,“那里安全了。”

尽管胸口还是疼,但雷伊狂跳不已的心渐渐安静了。这句,那里安全了,简直就像是在宣布某个地区解放了一样!

“死鬼。”姑娘在厚实的窗帘前站定了。

“嗯?”

“不不,”姑娘摇了摇头,“该怎么称呼?”

“我,我叫雷伊。”

“雷伊先生,我可以帮你的忙。”

“你是说唤醒刀疤勇士?”

“不不。根本就用不着他。”姑娘淡淡的说道,“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你一个人?”雷伊话刚出口,胸口的痛意就袭来了。这让雷伊立刻明白了姑娘话中的意思。

“你是说自己一个人就能够制服那头雄狮了?”雷伊问道,“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刀疤勇士的帮助?”

“此话,既对又不对。”

“嗯?”

“我确实可以轻松地制服那头雄狮,但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姑娘反问道。

“啊?”雷伊又疑惑了。

“那头雄狮本来就是随我一起来到这部落的。”姑娘说道,“它只听我的话。”

“原来是这样?”

“七色花也是我带来的。”姑娘又补充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

“我知道你想要七色花,所以,我可以帮助你。”姑娘顿了顿继续说道,“但你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原来是这样。”雷伊仿佛只会说这句话了。

“雷伊先生。”

“嗯?”

“你喜欢艺术吗?”

“这个,”雷伊饶了饶头,“还算是喜欢吧。”

“那帮我看看这副画吧。”姑娘边说边缓缓拉开了漆黑窗帘的一角,灿烂的星光流水般的涌了进来,正好照亮了立于窗帘下方最左边的一幅画。

“这幅画如何呢?”姑娘问道。

雷伊仔细的看了过去,借着星光,他慢慢看清楚了这幅画。

这幅画的构图十分简单。四周是茂密的青草,中央有一个心形的池塘,池水呈现一种深蓝色,与四周翠绿的草形成鲜明的对比。除了青草与池水,这幅画上再也没有别的东西,显得十分干净简洁。

“漂,漂亮。”雷伊如实说道。

“还有呢?”姑娘接着问道。

“干净,整洁,简单。”雷伊将自己能想到的词都说了出来。

“那你知道图中这个地方吗?”

“不,不知道。”雷伊想了想说道,“是这附近的某个池塘吗?”

“不是!”姑娘断然否定了,她的手重新放在厚实的窗帘上,“第二幅。”

随着话音,窗帘继续被拉大了,更多的星光涌了进来,立在第一幅画旁边的画也渐渐清晰起来。

“这幅画又如何呢?”面对越来越多的光线,姑娘没有被面纱遮住的额头微微蹙了蹙。

第二幅是人像画。

画上是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少女。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露出长发下一张精致无双的脸。黑色的裙角也随风飘扬,裙下有一双若隐若现的白皙修长的腿。女孩的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一双美目中仿佛带着淡淡的秋霜。

这是一幅完美的人像。不仅仅是画师技艺的高超,最重要的是画面上这位少女,她实在是太美了。

简直是美的惊心动魄!

若不是见过萧晴,雷伊怕是要沦陷在这幅肖像画下了。

但看到这幅画的同时,一股剧痛猛地从头部袭来!

“你,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雷伊觉得头越来越疼,就像要裂开了一般,他慢慢蹲在了地上。

难不成,难不成这是刚刚所中那一掌的后遗症?

当视线离开那副画后,雷伊觉得头疼的好些了?

奇怪?难道是自己不能看这幅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