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才守门员

听书 - 禁区之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石纪生带着夏小宇把球队的青年队训练基地和宿舍、更衣室逛了一圈之后,终于领着他往一线队训练场去了。

“这个时候一线队训练应该还没结束,你去了还能看到他们训练。”戴泽涛在旁边说道。

夏小宇尽管很焦急,但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要照他的意思——那些青年队训练场、宿舍和更衣室根本不用先看,完全可以放到后面来,反正他以后还要在这里待一年的,有的是时间了解熟悉。

但如果因此错过了胡莱的训练,那可会让夏小宇失望不已。

他这么想着,脚下的脚步忍不住加快了。

石纪生和戴泽涛两个人也在不知不觉间被他给带的提起速度。

在后面拍摄的孙永刚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还真是心急如焚……

按理说关于东川中学足球少年们的纪录片在他们被淘汰出局的那个时候就算是拍完了,但他为什么坚持一定要加上这么一段夏小宇来闪星的内容呢?

以为孙永刚很清楚夏小宇只要来了闪星,一定会去找胡莱。

两个人在闪星俱乐部训练场边见面的一幕,就是孙永刚想要拍到的。

一个足球少年怀揣他对职业足球的所有期待和忐忑,在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训练场上见到了为他提供勇气和目标的“前辈”,这就是校园足球和职业足球交接融汇的最好象征。

※※※

“果然训练还没结束!”还没走到一线队训练场,大家就听到了球鞋击中足球的闷响,戴泽涛兴奋地说道。

夏小宇又加快了点脚下的速度,带着一行人绕过了一道灌木丛。

一线队的训练场就这么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但是当他们看到训练场上的情况时,却都愣住了。

想象中热火朝天的训练场景并没有出现,只有一个背对着他们的身影独自在球场上,正把脚下的足球射向球门。

看到这一幕的孙永刚都惊了,他低声惊呼起来:“胡莱还在加练射门?!”

以胡莱的射术,竟然还独自一人加练射门?

或者说,难道这正是他射术精湛的原因?

戴泽涛回过神来摇头说道:“不。我想起来了,他好像是从昨天开始被要求成为球队的头号点球手……他这应该是在加练点球。”

“对哦,他上一场对右江红莲的比赛中进了个点球的……”孙永刚这也反应过来。他是专门负责报道校园足球的记者,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关注职业足坛所发生的事情,不关注胡莱。

接下来所有人非常默契的决定先不打扰胡莱,而是在场下偷偷观察他加练。

孙永刚更是兴奋地向摄影师示意,让他将镜头对准胡莱,而不是夏小宇。

镜头中胡莱把脚下的足球拉过来,并没有很认真地摆放足球,而是很随意地踩在点球点上,然后退开准备助跑。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都忍不住放轻了呼吸,因为他们发现在球门里并没有门将,但却摆放了一排移动假人,那是用来做任意球训练时的道具,模仿对方球员的人墙。

现在胡莱却把这东西放在球门线上,用来模拟门将扑救的范围。

他们注意到这连成一排的移动假人几乎占据了球门里超过一半的空间,只留出了左右两边大约两人宽的缝隙和假人头顶上的空间。

很显然,这些空间就将是胡莱要练习的目标——他必须把足球踢到这些缝隙里才能进球。

这难度可一点都不低啊!

把上下左右四个理论上的死角全都包括其中。

在场每一个人都是懂球的,在他们看来,如果胡莱真的能够保证把点球踢到他留出来的空隙里,那几乎没几个人能够把他的点球扑出去了……

夏小宇还注意到在移动人墙的后面,球门里已经有一些足球了!

现在再看准备踢球的胡莱,他竟然有些紧张了,似乎生怕胡莱会做不到一样……

众目睽睽下,胡莱开始助跑,两步跑到足球前后,他抡起左脚,似乎是准备射门!

等等?左脚射门?胡莱不擅长左脚啊!

孙永刚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就在他没想明白时瞪大了眼睛。

实际上不只是孙永刚,其他人也都瞪大了眼睛,他们看到胡莱本来应该是作为支撑脚的右脚在踩到足球旁边的时候,却突然脚腕一撇,脚尖捅中了足球!

与此同时,他的左脚也从原来足球所在的地方抡过,却并没有踢中足球——球已经被胡莱的右脚脚尖给捅向了球门!

足球在草皮上蹦蹦跳跳往前窜,速度并不是很快,直奔球门左下角而去。

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看着如此惊人的一幕。

夏小宇还不由自主攥起了拳头,似乎在期待什么……

但足球并没有滚进球门,而是擦着门柱的外面滚出了底线!

“靠!!”射门的胡莱双手抱头,大骂一声。

与此同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呀!”

他这才发现场边不知何时多了几个人,其中一人还端着相机朝向自己这边。

他们都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目瞪口呆,这让胡莱都不知道刚才那一声鬼叫是谁发出来的。

※※※

“你竟然也来了闪星?!”胡莱看着眼前的夏小宇,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问道。

“是啊,胡队,当涛哥来找我的时候,我一想到你也在闪星,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夏小宇兴奋地说道。

旁边的戴泽涛咳嗽了一声:“我确实准备拿你当理由劝他的,不过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就已经答应了……”

在他这么说的时候,夏小宇就站在胡莱面前,笑呵呵地看着他。

“不错,闪星确实是挺适合年轻球员的地方。陈星佚也来了,你知道吧?”胡莱对夏小宇说道。

夏小宇使劲点头:“知道知道,我们在全国大赛之前就在讨论这事儿了,命运真是太神奇了……”

胡莱听他听到“全国大赛”,也突然想起来这个时候全国大赛应该都踢完了吧,不知道东川中学的成绩怎么样。自从他成了职业球员之后,对校园足球已经很少关注了……

于是他问:“这届全国大赛你们什么成绩?”

没想到他这话一问出口,就看到夏小宇表情瞬间变得沮丧起来。

“呃,咋了?”

“抱歉胡队,这届比赛我们只打到十六强就被淘汰了……”

听到夏小宇这么说,胡莱都愣住了:“踢了两轮就被淘汰了?”

夏小宇低垂着头,咬着嘴唇,没吭声,似乎并没有要为自己辩解的意思。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孙永刚站出来替夏小宇解释道:“东川中学运气不好,在十六进八的时候碰上了云台中学,然后就被淘汰出局了……”

“等一下。”胡莱抬手打断了孙永刚的讲述,问道:“云台中学是哪儿的?我之前怎么没听说过?”

“哦,江安省南嘉市云台中学并不是那种传统足球强校,他们参加全国大赛的最好成绩也就是第十五名,那还是五年前的成绩了,后来他们甚至都没打进过全国大赛。直到一个叫做林致远的转校生来到学校,加入足球队……”孙永刚介绍道。

“再等一下,这个林致远又是谁?”

※※※

“……全场比赛第八十四分钟,伤停补时已经进行到了最后时刻,青阳一高向着云台中学的球门发起了进攻!这很有可能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攻势……边路突破!传中!周子经——头球!!哇!林致远!他做出了一次不可思议的扑救!他扑出了周子经的头球!也毁掉了青阳一高扳平比分的希望!”

“主裁判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哨音!比赛结束!比赛结束!青阳一高饮恨决赛……这场两大黑马之间的较量,最终以更黑的云台中学笑到最后而告终!谁能想到这支此前最好成绩是全国大赛第十五名的云台中学竟然可以一路杀进决赛,并且获得冠军?!这就是足球!这就是青春!”

“林致远!这位天才守门员是云台中学能够历史性获得全国大赛冠军的关键人物、最大功臣!真是他在比赛中一次次高接低挡,力保球门不失,才最终让整体实力并不强的云台中学击败了那么多强大的对手,捧起冠军奖杯……这位曾经在德国职业足球俱乐部梯队中接受过完整系统训练的守门员,在比赛中表现出了比其他同龄人都高出一筹的能力……”

周子经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他扭头看向窗外,薄薄的窗纱外是灰蒙蒙的天空,以及山海市标志性的城市天际线风景。

他正身处山海市春晖江畔的一家酒店房间里,独自等待自己的父亲回来。

然后不知道怎么着,他就躺在床上睡着了,连衣服都没换。

他又梦到了那场全国大赛的决赛。

梦到了他的球队是怎么被击败的。

梦到了球队最后一次进攻。

当时他在云台中学的禁区里奋力起跳,那真是一次拼尽全力的起跳,在他跳起来之后甚至有一种“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的这个进球!

这就是周子经当时的感觉。

他迎着飞来的足球一个狮子甩头,专门把足球甩向了后点。

他认为这球对面那人一定不可能再扑出来了……

但没想到那个林致远竟然从前点扑了回来,然后不可思议一般把足球从球门线上捞了出去!

当时头球完毕落地的周子经几乎都要举起手臂庆祝进球了,但手才刚刚举起一半,就看到林致远单掌把几乎要从远端门柱边上飞进球门的足球托了出来……

他的双手直接就扣回到了脑袋上。

这是青阳一高在全国大赛中的最后一次进攻。

那之后主裁判就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哨音,他没能带领球队实现之前的“小目标”。

今年高三的周子经也永远失去了获得全国大赛冠军的机会。

门口响起开锁的声音,周子经的父亲周胜海走了进来,看到儿子躺在床上,两眼发呆,就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颓废表情?”

“我刚才不小心睡着了,又梦到了全国大赛的决赛。”周子经望着天花板说。

“你就这么睡着了?”周胜海有点紧张,“衣服不换,被子不盖……你不怕感冒啊?我给你说,这刚刚和山海水手签了合同,是最不能有所闪失的时候。万一你感冒了,影响你进队的训练和发挥,对你将来可不利……”

“爸,你都不关心我丢掉的全国冠军!”周子经从床上坐起来,怒视着自己的父亲。

“行了,差不多得了。”周胜海摆摆手,“你现在马上就是职业球员了,还老惦记着学生时代的冠军做什么?没有就没有了……拿个全国大赛的冠军是能让你以后职业足球道路走得更顺还是咋地?你看那个陈星佚,连续两届全国大赛冠军外加最佳射手,结果呢?还不是在金箭头表现平平,只能去中甲?”

周子经大声说道:“那是我的青春!”

“那就对了。”

“对了?对什么对了?”周子经一头雾水。

“青春总是充满伤痛和遗憾的。”

“……”

“好了好了,别老想全国大赛……你要是不爽那个林致远的话,你们俩去职业足坛继续斗,他不是去华南虎了吗?在职业联赛中进他球不比在全国大赛进他球更爽?”周胜海拍了拍儿子的宽厚的肩膀。“往前看,儿子,你的足球生涯还长着呢。”

※※※

“……我们华南虎俱乐部很高兴可以签下林致远这样的天才球员,他在全国高中生足球锦标赛上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在莲花体育场的新闻发布会大厅中,正在举行一场新球员加盟签约的仪式。

而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转会窗口期了,所以这不是一线队球员的加盟仪式,而是青年队的。

只是如果以青年队的标准来看的话,这发布会的规模有些“超标”。

不仅使用了一线队举办新闻发布会的场地,而且现场二十多家媒体的记者也几乎快赶上华南虎一线队新闻发布会上的媒体记者数量了。

在华南虎俱乐部总经理吕恒讲完话之后,新闻官示意记者们可以提问了。

立刻就有十几双手举了起来,他们的目光全都聚集早在吕恒身边那个高大的年轻人身上。

新闻官随便点了一个,被点中名的记者站起来自报家门之后就直奔主题:“请问林致远,你从小就在德国威斯廷竞技梯队接受训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还能继续在威斯廷竞技踢球,为什么要选择回到国内?”

“我爸爸在德国的工作结束了,我们全家都得回来,所以我就回来了啊。”那个高大的年轻人摊手道,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那是否会有些遗憾?毕竟你在威斯廷竞技的前途肯定会比回国更好……”

“还好吧……”林致远耸耸肩,“华南虎可是中国国内数一数二的冠军俱乐部,我倒觉得加盟华南虎比留在威斯廷竞技更好呢。”

这话说得本地记者们都笑了起来,也让坐在旁边的华南虎俱乐部总经理吕恒笑得很开心。

笑完之后,新闻官又点了一名记者起来:“那请问林致远,为什么从德国回来之后没有直接加入职业球队,而是去上了高中,还参加了高中生全国大赛?”

“啊,这个……我觉得人生经历应该尽可能丰富一些,这样才好玩嘛。”

“那为什么只上了一年学,就决定来踢职业足球?”

“全国冠军都拿了,再多踢一年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林致远撇嘴道。“而且我们学校规定高三是要退队的,我就算不离开,继续上学也踢不了全国大赛了,留着干嘛?”

最后一个被点到名字的记者站起来:“众所周知,胡莱现在已经是被公认校园足球到职业足球发展最成功的代表,你也同样是从校园足球踏进职业足球,你是否有信心达到胡莱那样的高度呢?”

林致远轻笑一声:“这高度也太低了点儿吧?”

※※※

“所以那个林致远是在国外俱乐部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然后回到国内学校做插班生,再以学生球员身份参加全国大赛……还可以这样的吗?”胡莱听完孙永刚的讲述之后问道。“这样的话,那些想要夺冠的学校不就可以直接去挖职业梯队的球员来代表自己学校参加比赛?”

“理论上是可以的,前提是被挖去学校的梯队球员必须放弃自己在原俱乐部的注册球员身份,从身份上来说变成一个真正的学生。”孙永刚解释道。“但其实很少有在职业足球俱乐部梯队接受过长期训练的球员,会愿意这么做的。毕竟离开原来的梯队,去学校踢球,无论是训练水平还是比赛质量,可能都不如职业足球俱乐部。而那些愿意走的,也大多是在原俱乐部踢不下去,感觉继续练下去没有前途的人……这些人你也没理由阻止人家离开职业足球的人才培训体系,转去上学吧?”

胡莱觉得孙永刚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

孙永刚继续说:“而且,无论是足协还是教育部对这种事情都不反对,是因为他们其实正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给那些在职业足球人才培训体系里没有上升空间,没有天赋继续走下去的人,另外找条出路。职业足球踢不了,那就回学校上学,老老实实考大学或者大专,拿个文凭,学门技术,不比在职业足球体系中撞死在南墙上好吗?”

胡莱想到了自己的爸爸,从小学习踢球,练到最后受了重伤,结果职业足球没踢成,也没什么学历,文化水平不高,只能去做保安……

“而这些人离开职业队,回到校园之后,想踢球别人也管不着嘛,这也没有什么竞业协议的……当然那种脚踩两条船的做法还是严令禁止的。全国联赛刚刚开始的那两年,这种情况确实很严重,当时足协是很是杀了一批的——凡是被查出来的都将被全国各级别赛事禁赛十年。十年禁赛期满之后基本上人也废了。而学校这边则被禁止参加教育部体育协会下属的所有足球比赛三到五年不等。严惩了一批不信邪的之后,敢这么做的人就少多了。

“说白了,规矩是靠执行立起来的,有规矩不执行,或者不严格执行,钻空子的人就多。而一旦你严格执行规矩之后,所有人就会自觉遵守规矩了。现在全国大赛的水平越来越高,很多学校就算是靠吸收那些退役梯队球员来参加比赛,也未必能够占到什么便宜了,所以其实那种现象并不是很突出,还在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范围内。

“其实每年全国大赛以及各地预选赛都有曾经在职业足球俱乐部梯队里接受过训练的学生球员,有些人接受训练时间长,有些人接受训练时间短,也没什么人关注。林致远这么被关注,主要是因为他是从国外回来的,人家之前是德国威斯廷竞技梯队的,而且据说还是主力,这才引起了很多人关注,否则平时压根儿没什么人在乎。”

胡莱穿越来之前,从没听说过德国职业足坛有一支名叫“威斯廷竞技”的球队,但他现在已经很清楚了,这是这个世界的足球俱乐部,老牌德甲球队了,但实力不算是很强,俱乐部历史也不是很辉煌,没拿过什么有分量的冠军。

只是人家再不辉煌,那也是和德国的豪门俱乐部比的。人家一百多年的职业足球经历,更加职业的青少年梯队建设,以及人才培养体系,还是要比中国足球先进得多。

能够在这么一支德甲职业球队梯队做主力门将的人,实力自然是没得说。

“所以我才说东川中学运气不好呢。”孙永刚感慨道。“实际上运气更不好的是青阳一高,这次在更成熟的周子经的带领下,他们是有希望夺冠的,结果在决赛中遇到了林致远。前面五场比赛进了十个球的周子经在林致远面前,一球未进,输掉了全国冠军。”

胡莱回想起了周子经在东川中学比赛中的表现,点了点头:“喔,那个林致远还是有点本事嘛。”

然后他转头对夏小宇说:“别太放在心上。不管什么结果,全国大赛都踢完了,你也没机会再踢一次。来了闪星就好好训练,你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呢,有啥事儿找我和王光伟,能解决就帮你解决了。”

夏小宇连连点头:“我会努力的,胡队!”

“别叫我胡队了,我又不是队长。”胡莱摆摆手,“你们走吧,我要继续练点球了。”

“你还练啊?”旁边戴泽涛有点惊讶,“我以为你练完了呢……”

“怎么可能练完了?我每天训练结束之后要加练一百个点球,你们来的时候我才练了五十六个。”胡莱一边说一边转身往场上走。

刚走了两步,他突然站住转身指着摄影师,对孙永刚说:“孙哥,让你们摄影师把刚才拍到我加练的内容都删了啊。”

“啊?”孙永刚很意外,摄影师也有点紧张。

“这是我的秘密武器,被你们偷看到也就算了,视频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胡莱说的很认真。

孙永刚心想胡莱是担心他刚才没把点球踢进球门的内容播出去之后会影响形象吧……

毕竟人家现在是被无数中国球迷寄予厚望的年轻天才了,还是被誉为从校园足球到职业足球发展最成功的人,不要面子的哦?

于是他连连点头:“你放心,胡莱。现在就删。”

然后盯着摄像师把刚才拍摄到的一段视频删掉。

胡莱点头,再次转身向球场跑去。

又继续他的加练了。

夏小宇他们也没有在场边逗留,转身离开。

在走远了之后,镜头中的夏小宇对青训主管石纪生说道:“石指导,我是明天就可以来训练了吗?”

石纪生点点头:“如果你想的话,当然可以……不过你不是要先准备准备的吗?”

“我已经准备好了,石指导。”夏小宇神情坚定地说道,“我会在这一年时间里竭尽全力的,争取达到去一线队的要求。”

石纪生心想看来带这小子去一线队看胡莱训练是对了的,他的动力明显更足了。

“好哇,那就加油吧,小伙子。”

※※※

注:关于职业足球俱乐部梯队球员离开原俱乐部,去学校里上学,然后继续踢足球,参加全国大赛的事情,在更加成熟的日本校园足球联赛中已经是很常见的现象了。

不少自觉在职业梯队里机会不多的球员都会转去走校园足球这条路,另辟蹊径,曲线救国实现自己的职业足球梦想。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