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五蕴六尘

听书 -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红黑云裳,青丝斜落,精致的五官不施粉黛,却又美丽近妖。

自幼便在隐龙寺内跟随师父修行的澄明很难形容出对方的神韵,但是他敢肯定,这世上不会再有像对方一样漂亮的女子。

过去没有,往后,也应该不会再有。

“这位施主,不知你来隐龙寺所谓何事?”

这也是师父第一次违背了隐龙寺定下的戒律清规,将女子带入了寺内。

闻言,女子只是安静地注视着他,红玉般的瞳孔夺人心魄。

末了,那清冷的语调只对他说了两个字。

“寻死。”

寻死……

刹那之间,过往的影像化为泡影,澄明发现自己正身处大殿之内,记忆中的女子早已不见了踪影,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面目可憎的妖怪,以及,年老的已经快要让他认不出来的师父。

瘦小伛偻,不再以过去那天下第一高手的样貌示人。

大殿内的妖魔鬼怪们自然也见到了慧觉现在的模样,那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身躯要比他们想象中更加虚弱。

这,就是隐龙寺的现任住持,人人口中的天下第一高手。

无面鬼说的没错,年迈至此,恐怕都不必他们出手,慧觉都将不久于人世。

然而,这位老和尚却忽略了大殿内的所有妖怪,只看着澄明一人。

“阿弥陀佛,为师当年最大的遗憾,便是学艺不精,无法满足那位姑娘的愿望。”

佛讲因果。

如今的劫难,便是他当年一念之差时种下的。

慧觉一生救人无数,大师之名冠绝一世,但是这一次,他并非救人,而是渡己。

“师父,不要拦我,待我完成了心愿,便会回到此处永世不再踏出镇魔塔一步。”

澄明没有出手,反倒是劝说慧觉大师。

“我知道两位许久未见,一定有许多话想说,不过眼下并非合适的时机……澄明大师,我倒是能等,恐怕那位姑娘却等不了这么久,不如我先替你断后,你在这里与我会合。”

无面鬼将一张准备好的锦囊交付澄明之手,澄明犹豫片刻,将锦囊捏在了手中。

“轰——”

又是一声巨响,那漆黑的雷霆竟直接将镇魔塔轰出了一个缺口。

慧觉刚上前一步,大殿内的妖怪便围了上去。

有了无面鬼刚才那句话,他们心中踏实了许多——他们现在只是卖澄明一个人情,帮他拖住慧觉大师,只不过他们人多势众加上拳脚无眼,在这个过程中若是慧觉大师有什么损伤,他们也无能为力。

澄明看了慧觉一眼,旋即眼中再无留念,他从阶梯上一跃而下,顷刻间便冲出了缺口,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不愧是慧觉大师,连太一门的新任门主都无法拦住你的去路,不过还请不要追去。”

无面鬼叫住了对方,“否则待这些妖怪逃了出去,隐龙寺恐怕再也难逃从这世上除名的命运。”

闻言,慧觉迟疑了片刻,就在他犹豫之时,一只妖怪已经迎了上来。

他们好歹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妖怪,就算打不过巅峰时期的隐龙寺住持,还能打不过一个半只脚都踏进棺材里的老头不成?

面对比自己高了数倍的妖怪,慧觉反倒向前一步,在拳头砸上来之前,他的右手轻轻点在妖怪身上。

刹那间,一片金光闪烁。

…………………………

片刻过后。

“小姐,我能感应到无面鬼此刻就在镇魔塔内。”

“我知道。”

这些年来,秦沐想象过无数次与无面鬼会面时的景象,而破开了一个缺口的镇魔塔,已及塔内清晰可辨的厮杀声以及不时迸发出的刺眼金光,都完全符合她想象出的悲壮感。

只是站在这里,她的手脚便忍不住微微颤抖,不只是因为兴奋还有恐惧。

这塔内关押着的,全都是恶名远播的妖魔鬼怪

此时此刻,她与历代的祸乱灾难只有一墙之隔,这堵墙的背面,是连她的师父,她的祖师爷以及御剑门代代门主都没有经历过的战斗。

九死一生形容现在的场面都未免有些轻巧。

凭借现在的她,绝对无法应对如此众多的祸害。

“未央……”

“小姐,我已经准备好了。”

未央的声音无比坚定,自她被铸成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做好了相应的觉悟。

秦沐在师父死后,整理门中卷宗时无意间翻到一张卷宗,卷宗上记载了一项禁忌的法印。

以魂魄为引,从而短暂地达到人剑合一的境地。

她并不知道这项禁咒究竟有多强,但却知道就连无面鬼也不敢与师父正面交手,只能躲在幕后用阴谋诡计害死了师父。

而之所以为禁咒的原因,在于卷宗上的最后一句话。

用了此咒,灵魂必受重创,轻则毕生修行毁于一旦,重则剑断人亡。

“未央,我唯一的遗憾,便是无法让御剑门发展壮大了。”

与无面鬼一战,无论胜负,她的结局都已注定。

她已用数年时间做好了心理准备。

想到这里,她操纵未央在自己手腕上轻轻一划,血液在流淌下来的第一时间便被剑刃吞噬了干净。

脱力和眩晕感随之而来,但是,这已经是最后一场战斗了……

“喂,你疯了吧!”

一身疾呼从身后传来,顾云见状第一时间一把抓住了未央,将其提了起来,“你就算打不过无面鬼,也没必要自杀啊!”

他大老远赶到镇魔塔的第一时间,就看见了秦沐一个人鬼鬼祟祟地站在镇魔塔外面,密谋自杀。

他的确见过有些人打输了架容易想不开,但秦沐还年轻,就算现在打不过以后还有机会的嘛。

“谁自杀了?”

仪式进行到一半被人打断,秦沐顿时觉得憋着的一股气泄了一半,还未等她解释,顾云便已经帮她包扎好了伤口,动作之迅速让她根本没时间反应。

你有病吧!

用剑割手腕很痛的,这样一来,一会儿想要继续仪式的话又得割上一剑了。

“啊?你刚才不是割腕么?我在报纸和微博新闻上看到过的,这就是自杀。”

“这是御剑门的招数!”

“招数?”

顾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这年头当真什么怪事都有,连割腕都能成为了招数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