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月下闲谈

听书 - 汉末龙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直忙到傍晚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唐峥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往程家走去。

“咦,峥哥哥你怎么有空回来?”程莹看着正准备进屋的唐峥惊奇地说道。“这段时间比较忙一直没有时间,今天好不容易有点时间所以回来看看爷爷和我们莹莹。”唐峥对程莹说到。“峥哥哥,你还没吃饭吧,我们也正准备开始吃饭。”程莹拉着唐峥向饭厅走去。

“爷爷,最近身体是否安康,孙子不孝最近一直没回来看望爷爷。”唐峥一进门就对程爷爷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大兄离开凛山时把家里的一切都拜托给我了,孙子今日才回来实属不该。”“好了好了,快起来吧,知道你最近忙现在整个右北平郡的担子都压在你身上,老夫也还没老到需要人服侍的地步。”程爷爷上前扶起唐峥安排他入座。

“早知道你今天要回来我就让厨房多加几个菜。”程爷爷说道。程家人一直都把唐峥当成自家人,特别是程爷爷。这段时间唐峥基本都没回家吃饭,是程爷爷吩咐厨房炖一些进补之类的饭菜让程莹给唐峥送去。“够了爷爷,已经有这么多了。”唐峥指着桌上的饭菜说到。程爷爷不再说什么吩咐大家开始吃饭,程爷爷今天格外高兴,可能是因为唐峥回来的缘故,连晚饭都多吃了两碗。

晚饭结束后唐峥和程爷爷一起到院子里消食散步,程莹则回了自己的房间。“到底还是老了,莹莹这丫头在我怀里撒娇的情景仿佛就是昨天,不知不觉这丫头都长大了。”程爷爷看着回房的程莹比划着说道。“爷爷还不老,你还要看着大兄成家立业,将来他给你生个重孙子让你带。”唐峥对着程爷爷说道。“哈哈哈,要是真如你说的那样,老夫就是立马死去也能含笑九泉。这样老夫也有面目去见地下的儿子儿媳了。”程爷爷哈哈大笑的说道,程普今年也二十有二,在这个十四五岁就成家的时代,别人向他这般年纪孩子都好几个了。“爷爷放心,等大兄这次回来,小子做主,一定给大兄找一个能生会养的媳妇让他多生几个孩子整天围着爷爷打转。”唐峥向程爷爷保证到。“你小子别说德谋,你也老大不小了。难道就没合适的人选?还是说看中哪家的姑娘不好意思去说?你放心告诉爷爷,爷爷去给你说亲去。就凭你现在的身份,就是刺史家的闺女也配得上。”说实话唐峥还真没想过自己的亲事,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整天都在琢磨怎样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等到后来站稳脚跟的时候又在琢磨怎样才能帮助更多的百姓,他那有时间去琢磨自己的亲事。

对于这个时代的美女唐峥前世也充满了憧憬。比如让董卓和吕布反目的貂蝉,还有大名鼎鼎的才女蔡琰蔡昭姬(蔡琰字昭姬,文姬是后来晋时为了避讳司马昭才改字为文姬。)以及东吴的大小乔等等。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人要么还没出生要么就是一小屁孩,唐峥还真的提不起什么兴趣。“怎么了,是不是有了合适的人选,给爷爷说说,爷爷给你参谋参谋。”看着陷入沉思的唐峥,程爷爷开口问道。“爷爷,我还小,暂时还不考虑这些事。”唐峥苦笑着说道。“你也不小了,今年过完就一十有八了,别人像你这般大早就为人父为人夫了,就你还小?”程爷爷朝唐峥一阵猛喷,唐峥只能苦笑的摇着头。

“人老了,就喜欢子孙围绕的场景。我知道你们都是干大事的人,但是干大事也不能连家都不要,都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连家都没有还谈什么治国平天下。”“爷爷,现在天下已显乱象,这几年更是年年干旱。朝廷不仅不体恤百姓减免赋税,反而加重了赋税的征收。我怕到时天下群雄并起使九州大地陷入战火之中,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壮大自己在接下来的乱世中多一分自保之力,所以爷爷我是真的没时间去考虑自己的亲事。”这是唐峥第一次对爷爷说出实情,程爷爷看着唐峥的表情不像是在说笑于是说道:“我不知道你小子是怎么凭这几年大旱就断定大汉江山要改朝换代,但是我还是相信你。你小子的判断从来没错过,你有什么需要爷爷帮忙的地方说一声,爷爷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为你完成。”“爷爷您已经为唐峥付出的够多了,现在孙子只想您能安度晚年。您放心一切有我和大兄。”程爷爷不再说话,陷入了沉思。

“小子,你真的认定大汉江山会不保?”过了一会程爷爷问道。“是的爷爷,前段时间的黄巾之乱看似被平定,但是更多的乱贼却藏匿起来。他们在等待机会,等待一个天下大乱的机会。远的我们先不说就拿我们幽州来说吧,幽州的黄巾除了邓茂所率部分被我所灭外。其他的为何到后来就没有动静,就连幽州的黄巾渠帅黄龙也不知所踪,我猜想他们一定是见事不对立马隐匿起来了。”程爷爷点点头,他也觉得唐峥说的可能性很大。“既然朝廷能剿灭他黄巾一次就能剿灭他第二次。凭他黄巾贼还不能动摇朝廷的统治吧。”程爷爷说道。唐峥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今天不把话给程爷爷说明白是不行了。“爷爷,黄巾贼的叛乱反而是小事,真正动摇朝廷根本的是坐在西园的皇上。能灭亡一个国家的不是外敌入侵也不是些许小民的暴动,真正能够对一个国家造成伤害的是统治阶层。现在的皇上早已经没有刚上位时的锐气了,在西园公开卖官鬻爵加之听信身边小人的谗言,大汉江山已经日薄西山。现在天下的野心家都在等,在等大汉这个庞然大物倒下的时候好从他身上剜下一块肉来。”程爷爷明显被唐峥的话惊到了,脸色青白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很是渗人。

唐峥扶着程爷爷回房后,独自坐在院子的椅子上。没有人知道他对大汉的感情,正是有了大汉以后才真正有了汉民族这个说法,后世的身份证上才会有汉这个民族。如果可能他也想挽救一下大汉这座即将沉没的大船,只是大汉这艘船太破了已经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