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僵持的战争

听书 - 汉末龙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相比热闹非凡的唐峥这边,张纯大营的气压显得有些凝重,张纯大帐内众人低着头,张纯正在大发脾气。“说话啊,怎么都不说话了,一个个平时不是能说会道吗?怎么今天都哑巴了。”出动两万人,结果被灭掉了近八千人,给敌人造成的损失微乎其微,这样的结果张纯如何能够接受。今天只是一次小小的试探性攻击,就让自己损失如此巨大,要是再这样几次,就算自己有十万大军也经不起消耗。“将军,我们也没想到敌人的防御会这么凶猛,也没想到公孙瓒居然敢在我们十万大军的围攻下还敢出城追击。”“没想到,什么是你能想到的,除了吃干饭你能想到什么。”张纯对着开口的手下大骂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给我拿下徐无,不灭掉公孙瓒我咽不下这口气。”众人唯唯诺诺的答应道。张纯挥挥手让众人出去,一干人等如蒙大赦,急急忙忙的出了张纯的大帐。

凛山城程普一干人正在营房内商量着,这时手下亲兵进来向程普说道:“县尉,丘力居的大军已在城外十里处扎营。”“来的这么快?”“他们从小就长在马背上,骑术比我们的骑兵强多了,所以来的早些也不奇怪。”程虎说道。“既然敌人已经到了,我们一起去城墙上看看吧。”程普一行向城墙上走去。

到了城墙上,只见十里之外敌人旌旗招展,帐篷连绵不绝。众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虽说现在凛山城也有八九万人了,但是分散在偌大的凛山城里倒显得人烟稀少,况且十万战兵和十万平民展现出来的气势也不一样,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对面敌营也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程普看着敌营,心里有些庆幸还好来的是丘力居部,要是来的张纯自己这点人马就算有凛山的坚城恐怕也抵挡不了多久,毕竟丘力居所领都是骑兵,不说骑兵对攻城的威胁不大,丘力居本部人马对攻城也没多少经验。自从汉武以后,大汉对胡人的战争一直都是以吊打的形式进行,胡人别说攻击大汉的城池,就是看到大汉的大军跑慢了一点都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这次要不是听说大汉内乱,汉庭忙着镇压境内的黄巾乱贼,就是借丘力居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前来冒犯,只是没想到这里何时多出来一座坚城。丘力居望着凛山城傻眼了,自己记得这一片以前只有一个村子,汉庭何时在这修了一座坚城。没办法丘力居只好在十里外扎营,想绕过这座城池难度不小,要绕很远的路不说,就是崎岖的山路也不容十万大军轻易的通过。丘力居望着眼前的凛山城对身边的蹋顿问道:“对面何时修了这么一座坚城?守将是谁里面有多少人马。”“父汗,暂时还不知道,我已经派人前去打探消息了。”蹋顿回答道,他也觉得不可思议,一座城池的修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修好的,何况眼前的城池比一般的边境城市要雄伟的多,就像大汉内地的通商大邑根本不像边境小城,这座城池一看就知道修建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整个城墙严丝合缝浑然一体没有一丝缝隙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放在那,完全看不出有人工雕琢的痕迹,这太不可思议了。丘力居朝蹋顿挥挥手示意他先出去,丘力居自己则望着凛山城久久不语。如果知道有这样一座坚城横亘在此,自己就该和张纯一起进攻徐无,说不定能一举拿下徐无,然后从徐无进兵右北平。他还不知道张纯在徐无也折戬了。张纯现在想的也他一样,早知道就合兵一处。

洛阳西园,汉灵帝躺在塌上看着歌舞两个宫女正在为他卖力的敲腿。这时近侍赵忠从外面走进来一边走还一边呼喊:“陛下,好消息,好消息啊。”刘宏挥挥手,歌姬和身边的宫女纷纷起身告退,等到宫女出去后刘宏才问道:“什么好消息,看把你高兴地好似吃了人参果一样。”“陛下,天大的好消息啊,真是列祖列宗保佑我大汉江山,朱儁将军传来奏报,他和荆州刺史徐璆徐使君大破黄巾贼将孙夏,孙夏败走,现在朱将军已经追击到西鄂精山,想必不日宛城一带的黄巾就会被剿灭。另皇甫嵩将军也传来好消息在东郡仓亭斩杀黄巾乱贼七千余人生擒贼军渠帅卜己。陛下你说这些是不是天大的好消息。”赵忠笑呵呵的说道。“哈哈哈,的确是天大的好消息,等诸卿回来,朕重重有赏。来人,传旨下去今日朕高兴大开宴席,去请后宫中所有人都来庆祝。”刘宏对身边的小黄门吩咐道,吩咐完又朝赵忠问道:“对了,右北平可有什么消息传来。”虽说汉灵帝昏庸,但是他还是知道只有天下太平他才能继续享受手中的权利,所以对右北平的事他还是有些关心。“回陛下,右北平现在暂时没事,丘力居被挡在凛山城外,不得存进。张纯也被唐峥和公孙瓒挡在徐无,说起这个唐峥还真有些本事呢,张纯大军刚到徐无的时候派了前锋营去引诱徐无守军来攻,自己则率大军守在一旁,准备把出城的守军一网打尽,谁知道他的计谋被唐峥看穿,唐峥派人假装前去攻打张纯的前锋营,暗地里派小股人马绕到敌人后面烧掉了敌人三成的粮草,张纯得知后听说气的吐血。陛下你说这叫不叫偷鸡不成倒舍一把米。”赵忠知道汉灵帝很看重唐峥,所以他也在汉灵帝面前大说唐峥的好话。“哈哈哈,这个唐峥朕还真没看错,如果朕没记错的话这个凛山城也是他修建的吧。”“回陛下,凛山城确实是唐峥主持修建的。”“恩,好好好,等到右北平战事平定一定把这个唐峥叫来,朕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大才才能为朕立下这么多的功劳。”赵忠称是,等右北平战事平定一定会把唐峥宣来洛阳。

唐峥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汉灵帝器重,他现在正看着程普传来的书信。见唐峥看完了身边的张超向唐峥问道:“公子,凛山城可是出了什么大事?”“没,凛山城现在一切还好,除了丘力居刚开始发动了几次攻城战,现在丘力居就驻扎在凛山城十里外,也不急着攻城。”“哦,既然丘力居不攻城了,那就是好事啊。公子为何愁眉不展?”“信上说丘力居几次大战下来损失了近两万余人,我们也损失近两千人,现在的人手都是大兄才招募的。我怕大兄沉不住气,出城和丘力居野战。”“公子多虑了,程大哥还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的,我想他不会贸然出城的。”“恩,大兄我倒是了解,就是担心程虎,这次他的人牺牲的多,我怕他沉不住气贸然出城,等会我写封信给大兄,你安排人快马传去。”说完唐峥开始提笔写信,写完后交给张超。张超接过信出去安排人送信去了。

凛山城,“大兄,你给我派一千人今晚我去偷袭敌营。”程虎对程普说道。“胡闹,你一千人能去做什么,先不说你能不能成功,要是万一因为你凛山有什么意外谁来负责,再说你一千人怎么偷袭敌营。”程普喝止了程虎的蠢蠢欲动。“我们不是有火油瓶吗?我领一千兄弟带上火油瓶然后往敌营一扔,纵然他有十万大军我也让他葬身火海。”程虎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你以为人家会对我们没有防备,自从上次被火油瓶烧掉了万余人,你看丘力居现在还敢来吗?说不定早就埋伏好等我们仗着火油瓶之利前去偷营好把我们一网打尽,我们想在要做的就是据城不出,死守凛山。好了你不用再多说了,如果你私自出去,后果你知道的。赶紧下去操练兵卒,这些都是才招募的新兵,争取让他们早日熟悉我们的一切。”程普不等程虎再说什么就把他赶出去了。程普对程虎也一阵头大,程虎原来的一千手下基本都损失殆尽,他知道程虎想为弟兄们报仇,但是敌众我寡也只能据城而守,虽说灭掉了敌人两万余人,但是对有十万之众的丘力居来说还不到伤筋动骨的地步。现在两军进入了对峙阶段,程普在等丘力居主动进攻,这样好凭借城坚强厚给予敌人打击,丘力居也在等,等张纯拿下徐无然后和自己合兵一举拿下凛山,毕竟汉人善于守城也善于攻城。

徐无这边战争也进入对峙阶段,张纯在徐无损失的人手比丘力居在凛山损失的人手还多,毕竟张纯步卒居多,连续几次下来张纯已经折损了近四万余人了,张纯可以说已经伤筋动骨了,如果不是对公孙瓒的仇恨让张纯蒙蔽了双眼,张纯早就该退兵了。打了这么久就连徐无的城墙也没攻上去过。唐峥的情况也不好,经过十来天的战斗守城器械已经消耗殆尽,手下人员也折损大半,就先公孙瓒的骑兵也折损了千多人,唐峥手下两个陌刀千人队剩下不足五百人,骑兵的牺牲反而少些不到五百人,当然这和公孙瓒的大力保护分不开。很多次生死一线的战斗公孙瓒都没派唐峥手下的骑兵去,都是让自己手下的骑兵打头阵。战争进行到这一步,可以说双方都没力了,一方还能凭借城池坚守一阵,一方还在人数上占优,现在谁也不能奈何谁,只能像现在这样对峙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