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一战功成

听书 - 汉末龙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将军,现在怎么办,左校尉就任由敌人侮辱?”旁边的亲卫朝张纯小声的问道。

“如果你有本事把他带回来你就去吧,平时就叫他注意些,嘴上没个把门的。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现在好了仗还没开打自己就先折了。从今后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贸然出兵。”张纯对着众人说道,然后看了一会了就转身离开。

城墙上的公孙瓒看着唐峥离开后也下了城墙,唐峥回到营帐把收集到的关于张纯的情报又拿出来看了看。

这时张超进来对唐峥说道:“公子,公孙瓒和江辰来访。”

“恩,让他们进来吧。”张超出去没一会隔着老远就听见公孙瓒的声音,

“唐兄弟,你把自己关在帐内怎么回事。”唐峥起身来到帐外朝着正向自己大帐走来的公孙瓒说道:“公孙大哥,今天张纯是不会来攻城了,所以小弟先回来看看关于张纯的介绍,小弟担心自己怕有什么遗漏的地方错估了张纯。”唐峥领着公孙瓒和江辰进了营帐,这是江城开口说道:“关于张纯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他是渔阳郡人,曾担任中山相,至于后来的还是听骑都尉所说。”

“张纯此人我已经大致给你们说过,今天我就再说详细点,张纯鱼阳人,曾任中山相,182年中山王刘稚病逝,由于中山王刘稚没有子嗣,所以朝廷除了中山国的封号恢复为中山郡由张纯担任中山太守,183年张温张太尉奉命讨伐韩遂边章等人的叛乱,张太尉征召了三千乌桓突骑,张纯向张太尉举荐自己为将结果张太尉没用同意,反而令我为将统率这三千乌桓突骑,我想张纯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而心怀不满。后来因为朝廷拖欠乌桓骑兵的粮饷,乌桓骑兵暴动这时张纯抓住机会联系同郡前泰山太守张举一起煽动乌桓骑兵叛乱,他还联系了乌桓大人丘力居乌峭王苏仆延一起叛乱,张纯自称弥天将军安定王,张举自称天子。他们还给各州郡发文书说是要代替朝廷要求各州郡官吏出来迎接他们,张纯主要在冀州和幽州作乱,乌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也是被其杀害,所以这次朝廷听闻张纯引乌桓来犯这才命我领兵前来。”公孙瓒说道。

(除了年代提前以外,其他基本没变动)唐峥这是第一次完整的知道张纯叛乱的原因和经过。

“听公孙大哥说完,对张纯来犯的胜算又大了几分。”唐峥说道,公孙瓒和江辰齐齐的看向唐峥。

唐峥见二人望着自己于是笑着说道:“听公孙大哥这样说,张纯此人应该善于隐忍而且能够把握时机且有些骄傲自大,只要我们前面能够打赢几仗,然后在露出后继无力的样子,此人必定大举进攻,到时只要我们妥善布置定能对他造成致命打击,不过这一切都还要从长计议,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我们能够守住城池和打赢几仗的前提下,一旦我们守不住这一切都是白谈。”公孙瓒和江辰听后也微微点头,表示一切都听从唐峥的安排。

接着三人又仔细的商定了一些细节,一直商议到快用饭的时候唐峥留二人一起吃饭,二人也以急着回去作安排而告辞。

第二天唐峥一大早就来到城墙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城防器械,一切都准备得很充足,唐峥满意的点点头,正准备下城墙,这时对面的敌营传来阵阵号角声,唐峥知道这时大军集合的信号,这表示敌人要来攻城了。

过了一会公孙瓒和江辰也急急忙忙的走到城墙上,江辰见唐峥在城墙上就朝他问道:“刚才对面敌营可是响起了号角声?”唐峥点点头,江辰又说道:“我还以为我听错了,来的路上看见了骑都尉才知道没有听错。”唐峥见江辰一脸忧愁的样子安慰道:“江大人不必惊慌,敌人想必一时半会还攻不下,江大人只需安抚好城内百姓即可,其他的事有我和公孙大哥。”

“那一切就拜托骑都尉和唐公子了,我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添乱,那我就先下去了。”唐峥和公孙瓒点点,示意他下去。

江辰向唐峥和公孙瓒拱拱手然后下了城墙。这时公孙瓒开口道:“唐兄弟可有什么奇谋?”

“公孙大哥说笑了,小弟那有什么奇谋,守城对小弟来说也是第一次,小弟也只能见招拆招。”公孙瓒看着唐峥没有说话,对于守城他也没什么经验,这时唐峥说道:“公孙大哥,守城的事还是我们操心,我们只要看着就好。”

“哦,难道唐兄弟有什么好的人选?”唐峥指着吴一帆对公孙瓒说道:“此人公孙大哥还认识吧。”公孙瓒点点,这人他还有印象,叫什么吴一帆听说以前是马匪只是后来被唐峥招安了,只是他好奇唐峥怎么会让马匪来守城,公孙瓒一脸不解的看着唐峥。

唐峥微笑着说道:“公孙大哥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用吴大哥来守城吧,公孙大哥或许还不知道这吴大哥以前可是驻守边关唬奚的牙门将军。(此军职为曹魏首创这里借用一下)”牙门将军简称牙将,虽然是杂号将军但是在边关重地地位相当于一郡太守了,地位比起现在他和唐峥还高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为朝廷驻守边关的牙将会成为马匪而且还被唐峥招安。

公孙瓒唐峥看着唐峥,唐峥也明白公孙瓒所想于是说道:“吴大哥在驻守边关时家人被当地的乡绅所害,公孙大哥为暴家仇手刃乡绅一家,不料乡绅早已和官府勾结,最后公孙大哥被官府认为是举兵谋反,无奈之下吴大哥才落草为寇,后来我剿匪认识了吴大哥,吴大哥也是深明大义之人经过我的劝说吴大哥加入了凛山城。”唐峥简单的公孙瓒说了一下吴一帆的经过。

公孙瓒不知道该感叹唐峥好运气还是感叹朝廷的腐败。正在唐峥和公孙瓒交谈的时候对面也集结完毕,张纯举两万步卒前来攻城,浩浩荡荡的人马推着云梯攻城车向徐无走来,唐峥和公孙瓒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大军不禁头皮发麻,这时吴一帆对着城墙上的兵卒说道:“全部人员,各自检查自己的武器,弓箭手检查箭矢是否充足,床弩手做好准备。听我命令随时发射。”吴一帆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公孙瓒也对身旁的严纲说道:“命骑兵做好准备,一旦城上防守不住就让他们出城作战。”严纲领命,转身先去安排。

这个严纲唐峥也垂涎很久了,向公孙瓒借人的时候唐峥本来的目标就是严纲,虽然严纲在后世三国里名声不显,但不可否认严纲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猛将,虽然严纲没有得手但是却意外的结识赵云也算得上是一个意外之喜。

唐峥朝身边的张超吩咐道:“传令下去,让程墨和韩当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出击。”张超领命也朝城下走去。

“弓箭手预备,弩兵预备,听我命令。”吴一帆大声喝到,弓箭手弓箭上弦,弩兵也做好准备随时激发床弩上的弩矢。

看着敌人离城墙还有百步之遥,吴一帆下达了放箭的命令,顿时一阵箭雨朝着敌人倾泻而出。

敌人也早料到,纷纷举起手中的盾牌,抵挡来自天上的箭矢。眼看敌人的攻城车和云梯离城墙越来越近,这时早在一旁急不可耐的弩兵也激发了床弩,儿臂粗的弩矢带着破空声向着敌人飞去,昨天已经见识过厉害的张纯在远处看着也不禁再次感到恐惧,只见弩矢射中一个人后并没因为阻力而停下而是继续向前直到一直射穿了六人后才停下,六人像糖葫芦一样被弩矢串成一串。

这时云梯也顺利的搭在了城墙上,攻城的士兵争先恐后的开始向着城墙上爬,城上的滚木和热油也倾泻而出,双方你来我往,一方拼命的想攻上城墙,一方拼命的阻止敌人攻上城墙,偶尔有几个上了城墙也被陌刀营的士兵斩杀。

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继续跟上,这就是战争的残酷,谈不上谁对谁错,只是各自的立场不同。

看着自己的士卒牺牲太多,张纯下达了收兵的命令,这时敌营传来号角声,正在攻城的士卒听到号角声后也开始纷纷向后撤,公孙瓒也听到了号角声,马上命人打开城门,率领三千骑兵向敌人冲杀而去。

经过两个时辰的拼杀,唐峥损失的人手不多就是弓弩和守城器械的消耗有点大,再这样来几次不知道还能不能守住徐无。

唐峥看着城外忙碌着打扫战场的兵卒,不禁感慨的把曹松的名句稍作改动念了出来:“大汉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好一个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是唐兄弟你也是领兵打仗的人,念这样的诗句你不觉得脸疼吗?”唐峥刚念完,就被走上城墙的公孙瓒听到于是公孙瓒就开口说道。

“想不到,唐兄弟不仅打仗厉害,就连文采也斐然,佩服佩服。”看着公孙瓒笑呵呵的表情,唐峥知道他出兵追击敌人应该效果不错,没看他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很高兴四个字了。

“看来公孙大哥此战杀敌甚多,不然公孙大哥也不会这样高兴了。”唐峥笑着说道。

“唐兄弟作诗,这不是嘲笑我吗?我还为灭敌数千而沾沾自喜,在唐兄弟的眼里成了好大喜功之人。不过唐兄弟是不是有掩耳盗铃之嫌,别忘了你也是领兵打仗之人。”

“好了,公孙大哥那不过是小弟的玩笑之作,公孙大哥不要在意,对了此战如何?”

“哈哈哈,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我一直追击到离张纯大营还有里地,要不是怕耽误唐兄弟的计划我能凿穿敌人的大营,此战杀敌足足有五千之巨,这下有的他张纯受了。”张纯也想不到,一次试探攻击居然损失了七千人手,攻城还没折损多少,可是退兵的时候却被公孙瓒杀了五千之众。

这下张纯对公孙瓒更加的恨之入骨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