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柳成荫

听书 - 汉末龙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距离徐无县城三里外的一个土坡后面,亲兵对张纯说道:“禀告将军,有紧急军情。”正在和众人商议的张纯看了亲兵一眼说道:“说,什么事。”亲兵先是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再看向张纯。

亲兵的意思很明显这么多人在这不好说。张纯也懂亲兵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叫众人出去的意思,反而对亲兵说道:“没关系,这里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你直接说。”

“是将军,前锋营派人来报说我们的粮草遭到敌人的偷袭,虽然发现得早抢救及时,我们仍然损失了四成的粮草。”亲兵战战兢兢的说完,大气都不敢踹一下。

张纯听完后愣在那,没什么反应。整个营地的气压瞬间低的可怕,众人都明白,这下事情大条了。

过了一会张纯才开口,只是语气有些让人可怕,

“你说什么,粮草被敌人偷袭,损失了四成。我问你敌人是怎么偷袭的,有多少人说清楚。”张纯咬牙切齿的说道。

“回将军,敌人派了两股人,每股有一百人左右,他们绕过了前锋营,直接从后面突袭我们的粮草,他们见人就杀,看见粮车就往上面泼一种黑漆漆的液体,然后放火烧车。粮车烧起来以后用水也扑不灭,最后大家顶着大火把烧着的粮车和没烧着的粮车隔开这才减少了损失,不过就这样我们还是损失了四成的粮草,也有三四百兄弟被大火烧死。”小兵说完,看了一眼张纯然后又把头低下。

听完小兵的诉说张纯瞬间就明白了了是怎么回事,怪说不得徐无城门虽然打开,却只见零零落落的骑兵走了出来,在城门处集结。

原以为他们中计了,是要去攻打前锋营,没想到中计的却是自己,好一个将计就计。

张纯突然觉得胸口发闷喉咙有些发堵,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张纯猛地一张口,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吐得对面的小兵一脸都是,众人看见张纯吐血,纷纷大惊失色急忙上前扶助摇摇欲坠的张纯说道:“将军息怒,千万要保重身体。”一口血吐了出来张纯感觉好多了,在众人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说道:“好了,没事了,现在也不用准备了,城门的那些骑兵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你们见过集合了快两个时辰都还没集合好的骑兵吗,再说了现在他们得手了,骑兵也该回城了。”这时张纯的一个亲兵走来向张纯说道:“将军,对面的骑兵突然停止了集结向城内走去。”

“知道了。”张纯无精打采的说道:“你们看吧,这股骑兵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我们以为他们要去攻打我们的前锋,好吧我们定在这,呵呵不得不说声服,公孙小儿,本将军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徐无县城内,在县衙和唐峥江辰一起听从郭明达汇报结果的公孙瓒不知道他为唐峥背了一锅,也不知道张纯现在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虽说两人以前就有些仇怨,但是还远没到现在这种地步,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张纯对公孙瓒已经恨之入骨了。

不过想必公孙瓒知道了也不会在乎,他从来没看起过张纯。

“哈哈哈,唐兄弟真有你的,不知道张纯知道后回事什么表情,哈哈哈,真是偷鸡不成倒舍一把米。”公孙瓒听郭明达说完后高兴极了,对唐峥也越发的佩服了。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只是想给张纯添点乱子,没想到张纯居然这么配合,不仅把人马全都调走了不说,居然还把粮车停放在一起,原以为能给他造成一点小损失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结果,这个惊喜真是太大了。”唐峥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郭明达说至少烧掉了敌人三成的粮食,要知道张纯准备的可是十万人马一个月的粮草30万石,这三十万石有多少?

按照现在的算法是4050吨,按一个人一月消耗70斤计算,郭明达烧掉的是张纯现在十万人十余天的口粮,当然唐峥不知道不止三成,要是知道有四成的话恐怕更高兴。

“这下有的他张纯哭的了,仗还未打就先损失是甜的口粮,想想都解气。”公孙瓒笑呵呵的说道。

“对了,我们出去的兄弟有没受伤。”唐峥朝郭明达问道。

“没有,敌人根本没想到我们会从他们后面出现,而且护送粮草的都是民夫。我们杀了几个巡营的就开始放火,点着火后我们特地还在远处观察了一下,开始他们用水灭火,后来发现火不仅没灭反而越烧越大,最后他们把没烧着的粮车挪开眼睁睁的看着已经烧着的粮车烧成灰烬,要不是我们的人手太少,粮车离他们前锋又太近,我们能把他全部粮车都点着。”郭明达还有些不满足的说道。

“好了,有这样的结果就不错了,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唐峥笑着说道,他也确实没想到派出两百人居然能烧掉敌人三成的粮草,这也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对了,公孙大哥,骑兵们现在进城了吗?”唐峥又向公孙瓒问道。

“在知道郭明达他们回来了后,我就让人叫他们回来了。”

“恩,那就好,万一张纯收到消息后狗急跳墙骑兵就危险了。张纯那边有什么动静。”

“暂时还没动静,他也沉得住气,粮草被烧了还不出来。”公孙瓒笑着对唐峥说道:“张纯这小子属乌龟的,这么能忍。”正在这时程墨进来向唐峥说道:“公子,果然不出你所料,张纯的大军从土坡后面出来现在正在向我们这边走来。”唐峥还未说话公孙瓒却先开口了:“还说张纯这老小子是乌龟呢,没想到转身他就出来,只是这是来找我们拼命?”

“不知道,我们先去看看吧。”说完唐峥和众人朝城墙走去。唐峥和公孙瓒一行人上了城墙看见下面有一个人正在破口大骂。

“公孙瓒小儿出来送死,有本事出来大战一场,像个王八似的缩在壳里算什么好汉。”唐峥看着公孙瓒,公孙瓒也满脸通红,刚刚还在说别人是乌龟现在轮到别人说自己是王八了。

“来人,拿弓箭来。”公孙瓒朝身边的亲卫吩咐到。不一会亲兵拿来一把弓,公孙瓒张弓就射,不料被下面的人躲了过去,反而哈哈大笑的说道:“公孙王八,你射不中耶耶,有种你下来,看耶耶不把你的脑袋割下来当夜壶。”来人放肆的大笑道,明知道知道这是别人的激将法,唐峥也有些血气上涌,旁边的公孙瓒已经忍不住了,他何时受人如此辱骂过,正准备下去和敌人一决高下,这时唐峥叫住了他。

“公孙大哥先别生气,跳梁小丑何须公孙大哥亲自出马。”公孙瓒也停住了脚步他想看看唐峥怎么处理,城下之人本来看到公孙瓒准备下去了心里还在暗暗高兴,不料公孙瓒听了旁边的小子说了些什么就停住了,于是他又对着唐峥开始骂了起来:“旁边的小子,你要和公孙王八一起做王八吗?要不耶耶顺便一起把你给解决了,这样你俩也好有个伴,路上倒不至于寂寞,可惜了两只都是公王八,要是一公一母就好了。”说完还哈哈大笑。

唐峥转身朝身边的张超说道:“你去,把那人射下来,不要一次弄死,我还要把他挂在城墙上示众。”张超领命,走到一具床弩旁边摆弄一番,然后手中的木槌砸向弩弦,之间一支儿臂粗的弩箭朝着城下之人激射而去,那也也看到了,但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整个人就被钉在地上,弩箭尾部还在不停的颤动。

对面的敌军也看到了,满眼都是不可思议,张超把连接弩箭的绳子绑在一盘的绞盘上,连人带箭一起拖了回来。

然后按照唐峥的吩咐把人挂在城头上,此人已经进的气少出得起多了。

公孙瓒看了唐峥一眼见他没什么表情,自己也就不好在说什么。唐峥看了一会对面也没有出兵的打算,就和公孙瓒告罪一声,自己先下城墙朝营帐走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