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公孙瓒到来

听书 - 汉末龙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营帐内唐峥坐在椅子上有段时间了,今天的战事很顺利,所有事情都在唐峥的意料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往他安排的方向发展。

可他唯独没想到的是那上万人的性命,那不是上万头牲畜。就因自己的命令,全部葬身祝融之口。

唐峥不断的告诫自己他们是叛军,是敌人,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唐峥一片遍遍的告诉自己,自己没有做错,如果不这样做只会牺牲自己手下兄弟的生命,只会牺牲更多无辜的百姓和家庭。

虽然总是这样不断告诉自己,但是他自己始终过不去心里这关。就算有千万种理由唐峥也过不了自己良心这一关,上万士兵的阵亡也是因为自己的命令。

就在唐峥胡思乱想的时候,程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唐峥也没察觉。

“大兄,我是不是一个刽子手,上万士兵就因为我的一道命令而画上了句号。他们也有家人朋友,因为我的一道命令而害的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唐峥抬着头朝程普问道。

“你做的没错,不管是谁只要能减少自己士卒的伤亡他们往往会更加的不择手段。虽然这次看是牺牲了太多人,但是你有没想过他们是一群乱民,所过之处害的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想平灭了他们的叛乱,多少人因你而免受战火之乱,别的不说你知道如果他们攻下徐无,这座城池到时还有多少活人,如果他们和胡人汇合,到时又会引起多大的混乱,天下苍生有多少人会受战乱的荼毒。所以这次看是杀的人多了,但是你也因此救了更多的人。”程普劝解道:“战场本就是你死我活弱肉强食的地方,既然他们已经选择了叛乱这条路,那他们也要做好被朝廷平定剿灭的准备。作为这次平叛的主帅你要为手下士兵的生命负责,为更多人追随在你身边的人考虑,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为了敌人上万人的阵亡而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自怨自艾。”经过程普一通的说教,唐峥觉得好多了于是又对程普说道:“大兄,你说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何总是战乱不休。大家种地的安心种地,做官的一心为官有什么不好。”

“这天下总有些人觉得自己比其他人高贵一些,生下来就该享受世人的贡奉。一旦他们觉得自己现在享受的不足以显示自己高贵的时候,他们就会用手中的权力去为自己谋求更多的奢华生活。只是他们忘记了一个人勉强能存活的时候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但是连活着都成了奢望的时候,人们就会起身反抗。一方为了剥削压迫,一方为了不被剥削压迫,这样两个阶级就产生矛盾,解决矛盾一般看谁的武力强大,而最能体现武力强大的就是战争。”程普对这唐峥说道。

“大兄,你说如果有一天这世上没了压迫和剥削是不是就不会有了战争。”

“这个不知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存在压迫和剥削,只要压迫和剥削不消除战争就会存在,只是爆发的早晚而已。”

“大兄,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们解决了压迫和剥削,也不是说完全消除,只是在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让百姓都能活下去都能吃饱饭的时候,是不是就不会有战争了。”

“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一天,那这天下就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大同世界了。”程普笑着对唐峥说道。

“大兄,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我们一起想这个目标前进。”唐峥说着朝程普伸出了手程普也伸出手握住唐峥的手说道:“恩,我相信我兄弟一定能做到,我也会坚定不移的支持你。”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

程普见唐峥的心结解开就带着唐峥出去吃晚饭了,自从早上战事结束到现在唐峥也有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正好是晚饭时间。

“公子,公孙瓒到了,听说他带了皇上的旨意过来,现在正在县衙里由江县令接待。”张超朝唐峥说道。

“哦,这么快就到了,他带来了多少人马?”唐峥问道。

“听说公孙瓒这次把他的三千白马义从军全都带过来了,我去军营看了看比我们的骑兵强多了。”张超回答道。

“恩,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说完唐峥领着张超朝县衙走去。

“骑都尉这次可是来的正是时候啊,在下代全城百姓谢过骑都尉。”唐峥刚到门外就听见江辰和人对话声。

“江县令太客气了,出兵平叛本来就是我等武将的职责,只是在下来晚了不料徐无已经自己剿灭了黄巾乱贼。”

“欸,骑都尉何必谦虚,黄巾乱贼是被灭了,不过最近听闻乌桓有所异动,先前黄巾乱贼将领邓茂联络叛党张纯和乌桓首领丘力居企图祸乱我右北平,虽然现在邓茂已被土垠唐峥率援军所灭,但是张纯丘力居等人集结十万大军准备趁着朝廷忙于平叛之季攻打我右北平为祸幽州。”

“这件事我知道,这也是圣上派在下前来的原因,圣上派在下前来一是因为黄巾邓茂之流,二是也防备乌桓的趁火打劫。只是不知道着唐峥人现在何处,在下从凉州过来一路上听闻了不少关于他的事迹,听说他上马可治军下马可安民,这样的俊杰之士在下还请江县令引见一番。”

“这段时间忙着平叛邓茂之流把唐公子忙坏了,他现在正在他军营中休息在下已经叫人前去相请估计快到了。”江辰的话刚说完这时就听见外面传来仆人像唐峥问候的声音。

“这不,你看说他他就到了。”江辰笑着向公孙瓒说道。公孙瓒好奇的打量着刚跨进屋子的唐峥,从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奇特之处,只不过长的年轻俊朗一些罢了。

要说年轻也是在太年轻了,估计只有十七八岁。公孙瓒不知道唐峥其实还只有十六岁。

这时江辰开口道:“唐公子这两天休息身体可还好些?”自从唐峥灭了邓茂之后江辰也没见过唐峥,就连庆功宴唐峥也没出席,只知道唐峥身体不适,他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多次派人打听也没听到什么结果。

所以今天一见他才会这么问道。

“劳烦江大人挂记,在下已经好多了。”唐峥礼貌的向江辰问候一下又转身向江辰身边的公孙瓒说道:“想必这位就是涿县的县令公孙瓒大人了,在下见过公孙瓒大人。”公孙瓒长的到俊逸不凡,从外表上看不出是一位统兵打仗的将军,倒更像是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年龄在三十左右,留着两撇胡须。

“唐公子说错了,现在骑都尉已经不是涿县的县令了,现在已经升任为骑都尉,正在凉州一带和边章韩遂等叛将作战。”站在公孙瓒身边的江辰说道:“骑都尉可是功勋赫赫,在凉州打的边章韩遂等人抬不起头,这次朝廷听闻右北平内有黄巾乱贼为祸外有乌桓虎视眈眈,所以这才抽调骑都尉前来救援。”

“江大人说笑了,在下那算得上什么功勋赫赫,不过都是靠手下的弟兄们的帮衬而已。”公孙瓒说道:“要说谁才是功勋赫赫,我看唐公子才是,这不圣上已经让在下把唐公子的印信和官服都带来了,现在该叫唐公子为农都尉了。”说完公孙瓒让人把皇帝的圣旨和唐峥官服印信一并交给唐峥。

“唐公子年纪轻轻就已经贵为右北平农都尉,现在右北平没有太守,幽州刺史也遇害,整个右北平的民政军事一切都交给唐公子了,足见圣上对唐都尉的信任啊。”公孙瓒有些酸酸的说道,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有些情绪,想自己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才混到了骑都尉的职位,他唐峥出现才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混到了农都尉的职位,和自己平起平坐不说,关键是在头上还没直接的上官,整个右北平就是他说了算。

唐峥也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升官了,而且往上串了一大截,从一个县尉混到了一郡的都尉,虽说右北平郡只有四个县但好歹也是一个郡不是,再说现在右北平没有太守幽州刺史郭勋也已经遇害,整个右北平或者说幽州已经没人能直接管辖他,现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招兵买马了。

想到这里唐峥不禁对素未蒙面的当今皇帝大生好感,于是他朝着洛阳的方向跪了下来说道:“臣定不负圣上所托,一定练好兵马为圣上守好国门。”江辰也晕乎乎的,刚刚还只是一个小小县尉的唐峥突然之间变成了自己的上司,虽说自己不直接归他管,但是军务上的一切今后都只有听唐峥的了。

“公孙大人远道而来,在下和江大人略备薄酒为公孙大人接风洗尘,边城简陋望公孙大人不要嫌弃。”唐峥朝公孙瓒说道。

“欸,现在唐都尉和我平级,在下岂敢受大人的称呼,唐都尉若不嫌弃就叫我公孙大哥吧,我也称一声唐都尉唐兄弟你看这样如何。”公孙瓒对唐峥说道。

“公孙大人怎么说也是唐峥的前辈,在下怎敢失了礼数。”

“看来唐兄弟是看不上我这个大老粗了,也罢那我就不强人所难。”公孙瓒说道。

“既然公孙大人看得起在下,那我就冒昧高攀叫一声公孙大哥。”

“哈哈哈,这就好,走,今日一定和唐兄弟不醉不归。”公孙说完朝江辰看了看,江辰也心领神会转身带着二人前去用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