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战争的残酷

听书 - 汉末龙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唐峥不知道对面正在讨论着他,此时他正在伤兵营观察受伤士兵治疗情况。

“这是什么,你们就这样直接缠在伤口上就行了?还有你往他身上涂得是什么东西?怎么有一股生石灰的味道?”唐峥朝军医问道。

“公子这是缠伤口的纱布,这个是消毒用的柳枝水,里面有石灰的成分所以有股生石灰的味道。”军医回答道。

唐峥听得目瞪口呆,虽然他前世不是什么医生,但是好歹也去培训过矿山救护,知道一些基础的常识。

起码包裹伤口的纱布要消毒这点他知道,但是眼前的军医直接拿着纱布就缠在伤者的伤口上而且还缠得特别紧,唐峥是在看不下去了,他怕这些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于伤口感染,其实在这个医疗和后勤的落后的时代,死在伤口感染的士兵比死在战场上的士兵多得多。

吩咐让人把剩下的这些纱布拿到厨房用锅煮,一定把水烧开煮,锅也要洗干净不能有油星。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唐峥强制安排了下去。看着伤兵营里哀嚎的士兵,唐峥心如刀绞,就因为自己的一声令下就有这么多的人受伤,甚至有人死亡,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受伤死亡。

陪在唐峥身边的吴一帆看到唐峥狰狞的表情知道他心里不怎么好过于是开口道:“你要想开一点,想要收获没有付出哪有这么好的事,这些人已经算是最好的了,起码你尽心的救治了,我以前的时候朝廷为了减轻后勤的负担,伤兵往伤兵营一丢朝廷就不过了,伤兵想要活命就看自己是否命大。现在起码你还能请大夫医治,其实只要这些伤兵不死以后就是悍卒了,只有这些经历过生死搏杀的老兵才是一个军队的宝贝,这些道理很多为将为帅者都懂,但是医治好一个伤兵的代价太大了,所以没人这么做。如果你能保证你的每个伤兵都能得到这样的医治我敢肯定以后你一定会有一支百战雄狮。”

“我也不想要什么百战雄师,他们既然是我带出来的我想把他们平安的带回去。”

“你这样根本不是一个为将为帅者的态度,为将为帅固然要爱惜自己手下的兵卒,但也不能一味妇人之仁,该牺牲的还是得该牺牲,不然这样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毁了一支大军。”吴一帆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从来没想过为将为帅什么的,我只想让我周围的人能吃饱而已,难道这也有错,吴大哥,你有没想过这样的一个世界,那里的粮食多的吃不完,就是喂牲畜吃的也比现在这些人吃得好,人们每顿不仅有肉吃,还有海里游得,天上飞的,可以换换口味。对了人还可以上天入地,那里没有这么多的压迫,人们只要肯劳动就会有收获。大家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来抢自己,也不用担心吃了这顿会没有下一顿。”唐峥看着天空对吴一帆说道,吴一帆张大了嘴巴。

“有这样的地方?你见过?”吴一帆问道。

“没有,这是我想象的地方,也是我朝这个目标奋斗的方向。”吴一帆唐峥唐峥,或许一定有这样的地方,唐峥也一定去过那里,只是唐峥不说而已。

这些唐峥没法告诉别人,总不能和人说自己来自千多年后的世界吧,说出去没人相信不说,估计还会被当成疯子。

唐峥收拾好情绪和吴一帆走回营帐。唐峥回到营帐的时候见到一个意外的人,进城的时候没看见他,想不到他却跑到军营来了。

“田兄弟,好久不见,没想到我们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唐峥朝田畴说道,出现在军营的这个人就是田畴。

“唐兄别来无恙,小弟前些日出去搬救兵,救兵没找到不想唐兄弟已经带人前来无终了,早知道这样我就去土垠找唐兄弟。小弟先行谢过唐兄对无终百姓的相助之恩。”

“田兄客气了,我本来就是朝廷官员,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尉,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平灭叛乱本来就是我等职责所在,田兄何来道谢一说。”唐峥对田畴说道。

“好一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果大汉的官吏都有唐兄弟这份气节,大汉的江山何至于糜烂至此。唐兄弟实乃我辈楷模。”

“田兄过誉,我也不过是职责所在,如今黄巾乱匪祸乱天下,人人得而诛之,说到底问题的根源还是在朝廷,就算扑灭这次黄巾的叛乱,朝廷如果还是这样不思悔改,早晚下去还会有更大的灾祸。好了不说这些,故人相逢,却不能把酒言欢对不住了田兄军中不能饮酒,等这场战争结束在下一定和田兄好好喝一杯。”唐峥对田畴说道。

“唐兄客气,今日我来就不是为了和唐兄喝酒,一来是感谢唐兄出手相助之情,二来是看看唐兄有没什么地方用得着小弟,小弟也好敬献一点微薄之力。”

“田兄有此心就好,正好有些许小事麻烦田兄,军中尽是些粗人,让他们打仗或许还行,管理后勤却不叫人放心,既然田兄有这个心,我就把这后勤之事托付给田兄,只是这段时间要辛苦田兄。”

“唐兄那里的话,能为将士们敬献一点微薄之力小弟求之不得。”唐峥和田畴一番商议,最好唐峥把后勤这块交给田畴来处理,虽然田畴现在还年轻,却对民政这一块相当熟悉。

“对了田兄你能找些酒来吗?我有用处,军中无酒只能麻烦田兄了。”唐峥叫住刚要出账的田畴问道。

“唐兄要酒做什么?是只要好酒还是只要是酒就行?”田畴不明白唐峥刚刚才说军中不能饮酒,为什么现在却要自己去为他找酒。

“不是非要好酒,只要是酒就行,我有一个想法需要用到酒,如果是在找不到也没什么。”

“既然只要是酒就行,那我回去看看,现在虽说好酒不好找,但是普通的应该能找到不少。”

“那一切就麻烦田兄了。”

“不客气,举手之劳,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明日一定会把酒为唐兄带来。”说完田畴和唐峥告罪一声就出去了。

唐峥突然问田畴要酒,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弄出酒精来,虽然他对酿酒不懂,但是知道很多的高度酒都是用的蒸馏法,弄不出后世的酒精,弄出一些高度酒也比现在用生石灰和柳枝水来消毒的好。

“对面可有什么动静?”唐峥朝张超问道。

“公子,对面自从早上发起了那场进攻外再也没有动静了,现在他们营帐也静悄悄的没了往日的喧闹。”

“恩,估计今早是把他们打痛了,在他们没想出对付陌刀营的办法前暂时不会来进攻了,不过警戒不能放松,传令下去让斥候加强警戒,对面有什么动静立即来报。”

“诺”张超答应一声,立即转身下去安排,现在唐峥的斥候营从原来的三十六个发展到一百零二人,这些人唐峥也一直按照后世特种兵的方式来训练,唐峥是想打造出一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特种兵。

“你们都说说吧,对付对面的那支古怪的步兵有什么办法,离大贤良师规定的时间没多少了,我们不能就这样僵持着。”邓茂对着账内的众人说道。

“将军,对面那支步卒实乃生平所见之最,不如我们放弃无终转攻其他县城,我想如此悍卒肯定得之不易,估计他们也没多少,不可能在每个城池都布置大量这样的悍卒,既然这处我们没有办法吃下不如我们转攻他处,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军师徐显说道。

“不知道你说的转攻何处可是有了什么目标,再说我们能走对方难道就没长腿,如果我们前脚刚撤,他们就在后面杀来,如何抵挡,你也看见了这支步卒的战力的可怕。”

“将军,末将愿带人拖住对方为大军撤离争取时间。”这时王通站出来主动请战。

邓茂看了王通一眼说道:“既然大家都赞成转攻其他县城可是有了目标。”

“将军,我们可以攻打徐无,那里离无终稍远,而且兵力也没多少,敌人也不会想到我们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徐无。”徐显说道。

“恩,既然这样那就下去安排,不过事先保密此次的目标城市不得提前向任何人说,违者军法从事。王通这次我把一万先锋营给你留下,你务必给我拖住对方。”

“是,属下这次一定不负使命,如果做不到末将提头来见。”王通想邓茂保证到。

“你也不要主动出击,只要把对方钉在这就算完成任务,我也知道对方兵力强悍,不是先锋营能抵挡的。”邓茂对王通说道。

“等到我们拿下徐无,收集到足够的粮草我们就能召集更多的人马,到时再来找这个唐峥算账。”

“属下遵命。”众人答道。一番安排下来,邓茂就准备跑路前去徐无。对面的唐峥却对此事一无所知,此时正忙着准备蒸馏酒的器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