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邓茂到来

听书 - 汉末龙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公子,前面就是无终县城了。”张超指着只能看见一个轮廓的城池对唐峥说道:“据属下打探到的,无终县令属官和县里的乡绅大户早已逃离不知所踪,现在城里人心惶惶,能走的已经逃得差不多了。”“这些狗官,平时欺压百姓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在行,现在听闻贼人即将来袭却丢下百姓独自逃命去了。真是丢尽了朝廷的脸。”吴一帆气愤的说到。“吴大哥,你也不要生气了,这天下的官员都是这样,你气也气不过来。”唐峥笑道。一大群人马走在大路上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不行,况且唐峥也没打算隐藏踪迹。城墙上守城的士兵看着远处烟尘滚滚,遮天蔽日,一看就知道有大队人马来了。吓得大叫起来,“敌袭,叛匪杀来了。”顿时整个城墙沸腾了,大家纷纷拿起武器望着远处。

唐峥一行来到城下,张超开口喊道:“守城何人,速速出来,我家公子有事相问。”这时城墙上站出来一个二十七八的青年朝着张超问道:“你们是何人,为何来此,所谓何事,本人正是此城守将田图。”“田将军,在下唐峥来自凛山城,听闻黄巾乱匪即将来袭,特领兵前来相助,望将军打开城门让我等入城。”唐峥朝城上的田图说道。“你就是凜山唐峥?可有证明?”田图一听不是乱匪是唐峥挥手让手下人收起了手中的武器,然后自己却顺着绳索溜下城墙朝唐峥一行而来。“你果然是唐峥,在下听家弟说过。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唐公子快快入城。”田图接过唐峥的印信看了一下,然后吩咐守城士兵打开城门热情的邀请唐峥入城。唐峥一头雾水,什么时候自己的名气这么大了,不过他说的家弟让唐峥有些明白了。“田将军客气了,不知现在城里守城将士几何,粮草器械是否充足。”唐峥朝田图问道。“唐公子抬举在下了,我那是什么将军,不过就是一小小的书吏。哎,自从县令听闻贼子要来攻城以后就跑了,县里的大多数人都跟着他跑了,现如今守城的不过是我家的家丁只有百来人。”田图苦笑道。“不过好在如今唐公子来了,总算还有人肯为这些百姓出力。唐公子大恩,不管如何我先代全城的百姓谢过。”“田公子客气,如今贵县县令带着大伙跑路却不是还有田家这样的义士在守城,城池从来都不是那一个人的城池,是生活在这座城池里每一个人的城池。无终县城要守住还要靠大家的努力。”唐峥对田图说道。“早就听家弟说唐公子文武双全且对待百姓又亲善有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请唐公子随我入城。”田图带着唐峥一行人进了城,周围站满了人,看着唐峥,他们不敢相信居然还有人冒着被乱军围困的危险带兵前来救援无终。县令都跑了,他们也不再抱着希望,可是这个凜山的唐峥却带着自己的人马来了。

将士进城一切有条不紊,唐峥在离城墙最近的地方找了一块空地划为军营,大军然后开始安营扎寨。“田公子,这次我们带过来的都是骑兵和步兵,都只善于野战对于守城我们的将士还不是很熟悉,所以我希望田公子能在组织一些守城人手,我们的将士会在城外构筑一道防线,以此防线为依托进行守城,城墙所以还麻烦田公子在组织一些人手,当然只要我们的防线不破,敌人就攻击不了城墙。”唐峥对田图说道。“唐公子不打算据城而守,反而要和反贼在野外拼杀?”田图吃惊的看着唐峥,他突然有些看不懂了唐峥了,不明白为什么不依靠坚城而守,反而要和反贼在野外拼杀。“田公子刚才我已经说过,我们这次带来的是骑兵和步兵对于守城没有多大的帮助,与其这样放弃自己的长处还不如在野外和敌人真刀真枪拼杀。你放心我们有一定把握才会这么安排,不会让手下的将士做无谓的牺牲。”唐峥来之前已经和吴一帆安排好了战术,由陌刀营负责正面吸引敌人,骑兵在两翼伺机而动,何况唐峥还把六张床弩带过来了,床弩在这个时代就是杀人的利器,六张床弩一字排开只要弩箭充足,来多少人都不够填,当然这话或许有些夸大,但是能想象得出床弩的杀伤力。田图见唐峥好像没有改变的意思也就听从了唐峥的安排,然后自己再去招募一些人手守城。现在大家对能守住无终县城多了不少的信心,毕竟唐峥带来的八千将士一个个虎背熊腰的,一看就熊罴之士。

将士忙碌的构筑着防线,张超的斥候也散了出去,唐峥来到无终县的第三天张超带会来一个不好的消息,邓茂带领五万前来攻打右北平,其大军离无终不足120里路。唐峥看着眼前的张超传来的消息,终于还是来了,虽然知道早晚和黄巾会有一战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虽然表面上还算平静其实心里唐峥还是有一些紧张,这和以前练兵剿匪不一样,这些都是经过了大战见过血的悍卒了,已经不是一群拿着简陋武器的流民也不是一般年个平时的流民盗匪能比的。唐峥知道自己不能紧张,不然手下的兵卒也会跟着紧张。唐峥暗暗的给自己打气,没什么大不了流民始终是流民,就算见过血经过几场战争还是比不过自己经过训练的正规军。唐峥把一切该注意的事项安排下去,然后就静静的等敌人的来临。

第二天前方又出现了一片烟尘滚滚的景象,唐峥站在高处望着一眼望不到的乱军不禁头皮发麻。前方旗帜飞扬乱哄哄的一片,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嘈杂声,不一会敌人的先锋营出现在唐峥的视线里。这哪是什么乱军,不过就是一群拿着锄头、耙子的农夫,他们的武器五花八门,能拿着锄头、耙子的算是好的了,其中唐峥居然看见有拿竹竿的。不知道蓟县是怎么被这群流民打下来的。

这群流民在无终县城还有两里地的时候停下不走了,开始安营扎寨,虽然一切还是显得乱糟糟的,但是唐峥还是从中看出了一些不一样,其中有一队人数大楷在千人左右的骑兵紧紧的吊在这群乱民之后。唐峥明白了,前面的这群流民就是炮灰,用来吸引人的,如果唐峥轻敌贸然进攻,后面的骑兵才是杀招。唐峥收起了轻视之心,这个邓茂虽然为人残暴,但是领兵打仗还是有一套,唐峥也按兵不动,看着眼前的流民安营扎寨。只是下令不得手下不得轻易出兵,提高警戒。对面见无终这边没有什么动静也就继续的安营扎寨,也不管对面的唐峥。

一天就这样在双方的对视中过去了,晚上的时候唐峥怕对面夜袭,特地加强了警戒,结果对面一夜也没来袭营。第二天大家吃完早饭后正在整理盔甲武器对面传来号角声。“公子,对面突然走出一队人马朝我们走来,人数在5000左右,不过都是昨天安营扎寨的那些人。”一个小兵进来向唐峥汇报到。“再去观察,张超和吴大哥来我营帐商量。”唐峥安排到。“诺。”小兵应了一声然后出账去了。

“吴大哥,你觉得此战派何人迎敌。”唐峥朝吴一帆问道,现在他正手下也没什么人。“唐兄弟,此战还不用陌刀营的兄弟出马,不如就派郭明达领八百新骑兵和两百老兵出战,也该让新兵们见见血了。”“那就听吴大哥的这么安排。”唐峥朝张超吩咐后,张超迅速的下去安排人手。唐峥和吴一帆来到阵前,一千骑兵以整装待发,为首的正是吴一帆的心腹郭明达,别看此人年轻,却是从军十数年了,经历大大小小战阵数十次,本领很不一般。随着唐峥的令下,郭明达一骑当先朝敌阵冲了过去,后面的骑兵也跟在郭明达的身后朝敌人冲去。当郭明达冲到敌人面前时一面倒的屠杀开始了,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争,特别是步卒对上了骑兵,虽然对方兵力占优,说到底不过是一群才刚武装起来的流民罢了。看着自己的人马像砍瓜切菜一般的被屠杀,虽然是炮灰,但是对方还是传来收兵的号角声,与其说这是一场战争还不如说是一场试探,交战双方都在进行的试探,虽然以进攻的一方损失惨重为结束,但是双方都对彼此的战力有了一个大楷的了解。

“公子,幸不辱命。此战我方未亡一人,轻伤只有十来骑,对方逃回去的人不足一半,我觉得此战乃敌人故意试探我们。”郭明达解下头盔道。“恩,不错,打得漂亮。这是他们的炮灰,昨日就想用这些炮灰来引诱我贸然进攻,只不过昨天我们没中计罢了。好了今天估计对面不会在进攻了,大家先下去休息,养精蓄锐好应付接下来的战争。”唐峥朝众人说道,众人纷纷点头称是,然后一起出了唐峥的营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