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穿越宇宙移魂夺舍 第1章:公猴母猴

听书 - 天浩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银河系武装大联盟,太阳系分盟,地球区的中国首京。

也就是七百多年前的中国首都北京,不过现在的首京,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北京可以相比的了,当年北京的人口也就两三千多万,但现在首京的人口已经突破一亿五千万,是银盟的一个超级大城市了。

在首京的一家一级医院的外科特护病房中,一座全封闭的“粒子养护舱”里面躺着一个昏迷不醒,脸色极度苍白,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男青年。

养护舱外站着三个人,一个看上去有四十几岁,中等身材,四方脸的男人,一个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长得很美的女人,还有一个看上去与“粒子养护仓”中那个男青年年龄相仿年轻男人。

三个人都一脸焦急之色的死死的盯着养护仓中那个出气多进气少的男青年看着,那个美妇一边看着还一边抹着眼泪。

看了一会后,那个中年男人突然扭头向一旁的那个年轻男人:“对了,袁野,你还没有跟我们说王天伦被车撞的事情呢,你把昨日王天伦被撞的事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好不好?”

那个叫袁野的年轻男人点了点头:“好,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给叔和婶说一说。”

说完,沉了沉自己的情绪,思索了一会后讲了起来:“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一点的时候,我跟王天伦同学从我们学院一号武训馆出来正要横穿武训馆门前的那条道路时,我突然想起我的天网光脑落在了武训馆里,我就跟王天伦同学打了一声招呼返了回去拿光脑了,可等我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王天伦同学已经倒在了路中央的血泊之中了,显然王天伦是被什么车给撞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找个人问一问,但当时整条路上没有一个人,无从问起。于是我就去学院武训馆的天网监控室查看当时监控这条道路的影像资料,但奇怪的是,监控室的光脑里面根本就没有这段影像资料,就像从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似的。”

“当时王天伦同学的生命垂危我也顾不上再查了,就通知了学院的救护队把王天伦同学紧急的送到了医院来,之后就通知你们过来了。”

中年男人一惊:“什么!光脑监控里面没有这段监控影像,这怎么可能呢,难道天伦不是被人间的车给撞伤的,而是被幽冥的鬼车给撞伤的不成?”

袁野思索着:“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想这只有一种可能,王天伦应该是被新研制出来的陆海空三栖战防车给撞伤的,三栖战防车有屏蔽天网的隐形功能。只有这种新研制出来的军用三栖战防车撞了人才不能被天网光脑监拍到。”

“但我细一想又觉得这不可能,这种军用三栖战防车只装备给了地球战区联军里面的宇宙特遣旅,连战区联军的其它军队都没有装备上,那就更别说是民间了,所以,我才又说这不可能。”

听后,那个中年男人气道:“这不见鬼了么。”

二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就听粒子养护仓里面的那个名字叫王天伦的年轻人一声大叫:“炸了,炸了,炸成碎片了。”

在一旁看着的那个美妇立刻惊叫:“他爸,他爸,儿子醒了,睁开眼了。”

二人忙停止了说话,把眼睛转到了粒子养护仓里面的那个男青年的身上,果然看到那个刚才还出气多进气少的男青年已经睁开了双眼,而且,那张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的,跟死人已经没什么区别的脸也开始红润了起来。”

美妇惊喜的向粒子养护仓里的男青年大声的喊问:“儿子,儿子你醒了,你可把妈妈给吓死了。”

就在这时,又从外面匆匆的走进来了一个穿一身蓝色西装,个头在一米七五,胖胖的,一张大圆脸,看上去也就四十岁左右的男人。

看到这个胖男人,站在粒子养护仓外面的年轻男人袁野忙对那对中年夫妇介绍:“叔,婶,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来看王天伦了。”

那个胖男人走到粒子养护仓前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向里面躺着的那个年轻人看了看问:“王天伦同学,你还好吧?”

粒子养护仓上安装着向外通讯的通话器,能与外面的人正常通话。

躺在里面的王天伦同学用很是奇怪的眼神向那个跟他说话的胖男人,也就是他们学校的教导主任看了看,突然问:“贵姓?”

教导主任一愣,心道:“这个王天伦同学这是怎么了,竟然连他这个教导主任都不认识了吗?”

于是他疑惑的问:“王天伦同学,你不认识我了吗?”

在一旁的袁野忙接话:“主任,王天伦同学的脑袋被撞得挺严重的,有可能有点儿失忆了,不认识你了很正常的。”

教导主任点了一下头,然后回答:“免贵姓候。”

王天伦同学的下一句话差点没把这个教导主任给说崩溃了,就听他接着问:“公猴还是母猴啊?”

王天伦的话把那对中年夫妇也给说愣住了,一时间二人大眼瞪小眼的不知所措。

袁野忙又在一旁解释:“王天伦同学的脑袋被车撞的出了点问题,可能是把人和动物给混成为一类了,很正常,不用奇怪。”

那个教导主任又点了一下头,认为袁野说的有道理,然后很是认真地回答:“我是男人,应该是个公猴。”

紧接王天伦又问:“扇了没有?没扇的话在我这里扇了吧!”

王天伦的这句话差点没把这个教导主任给气的跳起来,尼玛的,胆肥了,一个学生竟然要把教导主任给扇了。

再好的修养也得被王天伦的这些话给气崩溃了的,就听那个教导主任一声狂吼:“尼玛的,我还没有儿子呢,被你给扇了我还去那里要儿子啊,再说了,我老婆也不能让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告辞也没说一声的转身就跑走了,大概还真怕王天伦同学突然从粒子养护仓里面跳出来把他给扇了吧。

当然,更生气的还是王天伦同学的老爸,气得他抬起手来在那座粒子养护仓的上面重重的拍了一下大骂:“你个鳖孙,你------”

突然,他又停住了骂,很是生气的自语:“我也不是河南人啊,怎么鳖孙都出来了,我是哪里的人来着?噢,想起来了,我是东北人,东北人应该骂,你个瘪犊子玩意的,尼玛的,我被这小子给带沟里了,连自己是哪里人都忘记了,气死我了。”

紧接他停止了自语,然后用手向躺在粒子养护仓里面的王天伦同学一指大骂:“你个瘪犊子玩意的,你怎么能对你们的教导主任那么的说话呀,你以后还想不想再在学校里面混了。呀,不对,不能这么说,应该是,你小子以后还想不想再在学校里面读书了啊。尼玛的,你个瘪犊子玩意的,真是欠揍啊。”

这时躺在粒子养护仓里面的王天伦同学也觉察到自己的思维不对劲出问题了,就见他抬起自己的一只手来在他的脑袋上拍打了一下:“这不是我说的,这不是我说的,我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呢?怎么一回事啊这是?”

就在这时,他的脑袋里面出现了一副画面,那副画面里面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他。好像他跟他的一个同事去他们的另一个同事家里拜访,或者说是,没事联络感情去串门吧,而跟他一起去拜访的那个同事恰巧就姓候。

但他们去拜访的那个同事因为外出办事不在家,不过他的夫人在家,好像正在切面条呢。他那个同事的妻子认识他,但却不认识跟他一起去的那个同事,于是她就很客气的向他的那个同事问:“贵姓?”

于是他的那个同事也很客气的回答:“免贵姓候。”

接着那个同事的妻子就又问:“公猴母猴?”

他的那个同事当时就蒙逼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没有接言,王天伦还以为他的那个同事的夫人是在开玩笑,于是他就替他的那个同事回答:“他是男人,当然是公猴了。”

没想到,他同事的夫人接着又来了一句:“扇了没有?没扇的话就在我们家扇了吧。”

结果把他那个同事吓得一声大叫:“我还没结婚呢,不能扇。”

喊完这句话拔腿就跑走了。

其实这是一个误会,他那个同事的妻子是一个皇族后裔,当年的皇族把吃饭说成是进膳,可是他同事的妻子把进膳两个字给简化了,就只说了一个膳,而且还给篡改成了扇,因此就闹出笑话来了。

至于公猴母猴是这么回事,有一次她跟她的丈夫去她的一个朋友家串门,人家是第一次看到她的丈夫,于是就向她的丈夫问:“贵姓?”

她丈夫姓张,于是就很客气的回答:“免贵姓张。”

人家又继续问:“弓长张还是立早章?”

也就是,张还是章。

她丈夫回答:“弓长张。”

她应该是把人家的这个问话的程序给记下来了,可没有想到的是,她今天问话的人竟然姓侯,于是她顺口就问出了公猴母猴,这应该是她想表示一下对人家的尊敬,才这么问的吧,结果把人家给吓跑了。

可是为什么王天伦的脑袋里面会出现这一画面呢?按说,他现在还是一个大一的学生呢,怎么会有同事呢?有的话,也应该是同学的,可是他的脑袋里面竟然诡异的出现了这么一幅画面,怎么一回事啊这是?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