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梦中的薰衣草

听书 - 黎明边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等,是一件奢侈的事。

对于梁逸这种惜时如金的人,等待往往更是一种煎熬,不论是等待下一次任务开始,还是等待女人回来,他都不能闲得住。

每次劝自己做个纯粹的人,但一件小事就能想入非非,越是深入就越是疲惫,明明很困却又无法安眠,迫切地想要做好每一件事,急不来也就成了焦虑。于是乎,他对欲望与性越来越沉溺,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没有拥抱就无法入眠。

夜族人虽然有资格在守夜组织里生活,但仅仅只局限于一小片区域,梁逸尽最大可能为她们争取到了模拟场景的使用权……喜欢冬季,天上就会下雪,喜欢秋季,万物就会变成金黄,喜欢海滩派对就有潮起潮落。

她们对阳光的渴望超过了一切,即使到了晚上也舍不得关闭模拟日光,她们穿着性感的泳衣平躺在沙滩上,总有不少人类守夜者借着“监视”的理由过来偷窥。

梁逸靠在窗边吸烟,静静地盯着模拟场景嬉戏的女人,虽然心里很欣慰,但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群女人都很美,相信随便挑一个就能陪自己欢度良宵,可不该是她们,应该是别人,应该是苏菲来温暖这冰冷的寒夜。

“咯吱……”

薇尔莉特推门而入,穿着一件短俏的黄色睡裙,只有这一条裙子,没有其它贴身物品,她反手关上门并反锁,走至窗边从身后搂住梁逸,很亲切地呼唤了一声:“里昂……”

梁逸轻声道:“记得前天晚上你还是个眼里只有冰雪的女人,现在却变得柔情似水。”

“柔情似水?”薇尔莉特不太能听懂的梁逸的话。

梁逸笑着解释道:“就是华夏的一个‘成语’,温柔得像水一样,往往用来形容女人的性格。”

薇尔莉特说:“看来我得恶补一下华夏语,不然我们的沟通会出现分歧的。”

梁逸扔掉烟头,转身道:“休息了,今晚我不打算激烈运动。”

薇尔莉特拉着梁逸迫不及待地往床位走去,“你不介意的话,我自己动。”

梁逸倒也没有拒绝,现在还不到午夜,或者说以后还有很多个这样的午夜,他需要人来陪伴。他仰趟在床上,双手捧着后脑勺,凝望着天花板,身上是一个女人,心里则是另外一个女人。

“薇尔莉特……”

“嗯?”

“小心你的小虎牙,海绵体可不是肌肉,它很脆弱……”

“原来你也有柔软的一面,呵呵呵,那我尽量小心一些……”

……

“里昂,你能不能把那些守夜者撤走,总感觉他们会打佩西她们的主意。”

“有什么不对吗?我倒觉得你的这些姐妹挺喜欢人类男人看她们的。”

“可我们始终是敌人,而且艾丽卡和我说过,这里只是暂时避难的地方,不会久留的。”

“如果这一切结束,你还要跟她们一起重开曼兰酒?”

“嗯呢……但我们的情谊不会改变,你是月亮,我就是围绕你的星星,即使你身边有很多星星围绕。”

“你知道为什么守夜者会跑来偷窥你们嬉戏?”

“好色呗,哪个男人不好色。”

“没错,就是好热。好色也是一种情欲的表现,这证明我们还是同类。”

“同类?”

“你会对一只滴着口水的脏兮兮的大虫子起欲望么?”

“呕……”

“所以夜族和人族是同类,我们本应该一起生活。那些虫族和外星人才是非我族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远必诛,这就是我们以后该迎接的战争。”

“……这件事你得和那些元帅和首领讲去,我可听不懂,但我相信不论是什么战争,你都能取得胜利的,我现在能无条件地相信你任何话,做你吩咐的任何事。”

“那现在到我怀里来。”

“我又弄疼你了?”

“不是,我想睡觉了,我需要一个柔软的枕头。”

“呼……真是白忙活了,”薇尔莉特擦了擦嘴角的余迹,翻身投入梁逸怀抱,“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给人当过枕头。”

梁逸紧拥怀中香软的女人,闭眼深呼吸一口气,柔声道:“我们现在应该对这为数不多的宁静说一声晚安。”

“我竟然是个会说‘晚安’的夜族女人……”薇尔莉特无奈的笑了笑,枕着梁逸的臂膀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

梁逸很清楚自己做梦了,判断的原因是因为眼前太美好,一片广袤无垠的紫海花园,一个戴着白色帽子的北欧女人正在俯身种植薰衣草,微风撩起她的裙摆,却露出一条黑色保险裤……只有苏菲才会把保险裤穿在短裙之下,梁逸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这究竟是多么深刻的想念,把细节都刻画进了梦里。

“啪!”

一声枪响,苏菲倒在紫色花海中,鲜血迅速侵染了她的裙摆,痛苦的神情中带着遗憾……

“不!”

梁逸猛然睁开眼!

“苏菲,苏菲……”

大梦初醒,汗如雨下,他大喘着粗气,目空眼前阴暗的房间,久久无法平静那场真实的梦。

“里昂,你做噩梦了?”薇尔莉特也被梁逸的呼喊所惊醒,她抚着梁逸的背试图安慰。

“不,这不应该是梦,苏菲有危险,她有危险……”梁逸赶紧跳下床,胡乱穿上衣裤,就要出门。

薇尔莉特想下床说些什么,但还是缩了回去,神色中闪过一丝忧伤,问道:“圣彼尔城这么大,你要去哪儿找她?”

“你就留在基地里,如果有人找我,你就告诉他们我要出去一段时间。”

留下一句叮嘱,梁逸摔门而出。

薇尔莉特重新躺回床上,静悄悄地望着天花板,人失魂落魄,心渐渐失空,仅仅是一段反应,再次让她判若两人。

……

就目前来看,在梁逸的心里,没有任何一件事能有寻找苏菲来得重要,他很少做梦,更很少做这种真实的梦,梦来自于灵感,灵感来自于她,她肯定遇见危险了。

“苏菲你到底在哪儿……”

梁逸开车飞驰在凌晨5点半的大街上,唯一的线索还是梦境中场景——薰衣草。

苏菲就像薰衣草一样美丽,她喜欢薰衣草的香味儿,她一定会购买薰衣草香水,只要与薰衣草挂钩的东西都能看做连接苏菲的线索!

梁逸仿佛发现了希望,赶紧打开导航地图,搜索整座城市中有关于“香水”的店铺,几秒钟检索后,7632条店面信息浮现在搜索栏下……看见这么多家店面,梁逸以微笑掩饰心中失落,从而迸发出一种倔强的姿态,他面色一狠,猛打方向盘奔赴最近一家香水店!

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女人,此举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梁逸相信只要心够真诚,哪怕希望渺茫也会出现奇迹,他本身就是个奇迹,为什么就不能亲手创造奇迹?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