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花海的弃童(二)

听书 - 灵天幻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就在安小语要跟着侍者上楼的时候,旅馆的门却突然被猛地撞开了,门头的铃铛止不住地响,门板狠狠地撞在墙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大厅里面的异族都看向楼门口,就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从跌倒在地上。

不过她很快便爬了起来,朝着旅馆跑了几步,结果却被追过来的异族给抓住了脖领拎了起来。她挣扎着,两条腿胡乱踢着,但是根本就碰不到对方的身体,只能做无用功。

追来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异族,手臂很长,皮肤带着一种莹白色,跟玉族差不多。但是它可不是玉族,安小语隐约记得,这是一种战斗种族,十分擅长手上的功夫,而且头很铁。

这个种族的眼睛就像是紧闭着一样,其实根本就是没有眼皮,眼珠里面又没有其他的颜色,所以看起来就跟眼皮闭着一样。可是在花官城,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吗?安小语好奇。

这个时候,掌柜的已经开口了:“卢和拉,你这是做什么呢?”

卢和拉拎着小丫头说道:“这个人类小丫头,跑到我的店里面偷面包,本来我都已经并不在意了,不过是一个面包而已,说了送给她,结果她居然又偷了我的钱袋!”

说着,卢和拉晃了晃小丫头的身体,小丫头被晃得晕头转向,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怀里就掉出来了一个锦袋,里面哗啦啦的显然都是钱币,一看就是不是这种人类小丫头能够有的。

小丫头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不甘心地看着地上的钱袋,伸出手去好像想将钱袋抓在手里。卢和拉哼了一声,将小丫头扔了出去,自顾自去捡钱袋。安小语见状,给了影格特一个眼神。

影格特脚下影子顿时开始延长,在地板上延伸出去,然后又到了墙壁上,突然从墙壁上冲出来,化为了一片黑色的毯子,将飞出去的小女孩接住了。但是小女孩落在影子上之后,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是否被人给救了,而是飞快地跳起来,就想要冲过去继续抢钱袋。

结果跑了两步就重新被拎起来了,影格特控制着影子缠在了小女孩的腰上,将她拎在半空中,任凭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带着小姑娘来到了面前,安小语看着她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惊讶。

这是一个纯血的人类,血脉十分的纯净,虽然现在身上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来的样貌,但是洗干净之后,应该也十分的可爱。不过身上的气息就不怎么可爱了,安小语能够感觉到她的暴躁和凶悍。

卢和拉捡起了自己的钱袋,数了数里面的钱,倒是没有故意说钱少了,而是说道:“这样的小偷,应该送到城守军那里去,不能让她继续偷钱了!今天是被我正好看到,以后说不定还有更多的店被偷。”

安小语摇了摇头,扔了一枚生命结晶过去:“这个丫头我带走了,我会看好她的。”

卢和拉愣了愣,也没有反驳,只是恭敬地鞠了一躬,然后离开了旅馆。大厅里面的其他异族也都没有在意这样的小事,这总情况对于异族领地来还是十分常见的,至于安小语为什么要救一个人类,那是高等种族的事情,它们哪儿敢问?

掌柜的连忙给侍者使了个眼色,侍者顿时恍然:“大人,我带你们上楼,房间里面有专门的洗浴房,阵法催动很方便的。”

安小语点点头,带着张牙舞爪半天没有办法挣脱,只能老老实实赌气不动的小丫头上了楼。影格特将小丫头放在了安小语门口的地上,就要到自己的房间去,结果小丫头看起来是老实了,落地就想跑。

安小语一抬手,因果法则便施展出来。现在安小语的因果法则已经十分精湛了,甚至能够凭空改变世界的运转。小丫头撒开腿就跑,结果跑着跑着就发现,自己怎么也跑不出这条走廊。

影格特颇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小姑娘突然就开始原地转圈疯狂地跑,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一样,就很有意思。大人是怎么做到的?它已经开始意识到,大人所谓的其他法则,似乎并不比生命法则差多少,甚至还要更厉害。

那么暮光精灵到底还有什么其他的法则之力?

就在影格特好奇的时候,小丫头似乎也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在做傻事了。她停下来看了看四周,又回头看了看安小语,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背对着安小语和影格特,似乎是赌气不站起来了。

安小语笑了,伸手拍了拍小丫头的头顶,说道:“别赌气了,跟我进来,跟你写个澡,你要是喜欢,从此以后就跟着我吧?”

影格特欲言又止,他觉得他们这一行就已经够艰苦了,虽然不知道安小语最终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可是目前他们首先就要到中央领地。这一路上带这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人类小孩,实在是累赘得很。

不是它非要对人类有什么歧视,如果这个小丫头但凡有点力量,不用被一个面包房的老板伸手就能拎起来,它也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可是看到安小语似乎很喜欢这个丫头,影格特也没有说什么。

其实安小语也不是一拍脑袋就做出来了决定,这一次能够得到涉及到三元力的至宝,加上之前得到的轮回天镜的力量,都不用安小语再继续消化一段时间了,就能够将管理员的封印撑开一半。

到时候自己有了自保的力量,影格特又能够带着人离开,虽然也跟点墨一样,顶多也就带着一个人走,但是多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差别。何况这个小丫头看起来很倔强,在异族领地的人族,应该很少有这样的人存在。

带着小丫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安小语实在是花了好半天给她洗干净了,她似乎很不喜欢洗澡,看她身上脏兮兮的样子就知道了。一直到小丫头挣扎的没有力气了,安小语才能好好地把她按在澡盆里面洗洗刷刷。

安小语是累得不行,没想到这小丫头最后居然躺在澡盆里面睡着了。安小语看得都笑了,给她擦干了身子,用法则之力烘干了头发,这才放到了床上去,让她好好地休息。

果然就像安小语想的一样,这个小丫头洗干净之后算是挺漂亮,虽然皮肤有点黝黑,估计已经改不回去了,但是眉眼清晰,就像是用笔勾勒出来的一样,透着一股英气,就连睡觉的时候,嘴唇都不自觉的紧紧抿着。

管理员的绿色小果冻正趴在小丫头的额头上,用神魂之力沟通她的神魂,一方面是安抚她的紧张,另一方面是调查她是不是和异族有什么其他的联系,搜寻记忆这种事情,对于管理员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结果检查完之后,管理员却告诉了安小语一个让她有点震撼的消息:“这个丫头,是被花仙子从仙灵花海里面扔出来的。真是奇了怪了,我都没听说过花仙子有往外扔人的习惯,它们一般都习惯直接吃了。”

安小语也陷入了沉思:“可能这个小丫头本身有些什么特殊的属性。”

“那就说不定了,这丫头年纪还是太小,对于这种事情都不是很清楚,所以记忆力也找不到相关的佐证。不过既然花仙子对待她的态度异于常理,那肯定存在一些异于常理的事情,反正你也要去花海,这也是一个调查方向。”

“但是到现在我还没有想到应该怎么混进仙灵花海,花仙子既然极度排外,那么就算我是暮光精灵也不一定能够接受它们的善意不是吗?难道又刚好有一个生了病的族老要我去帮忙救治?”

小果冻从圆滚滚的身体里抻出了两只手,摊开说道:“这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不过三元力的至宝,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仅此几件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想放弃的话,你最好好好想想。”

安小语叹了一口气,看向了床上眉头已经不那么皱着的小姑娘,实在是有些无奈。不过既然现在已经到了花官城,反正距离中央领地都还有不少的距离,在这里盘桓几天也不会影响什么?

其实说到底,安小语本身还挺喜欢花官城的氛围的。

不知道小丫头这些天都经历了什么,居然从下午一直睡到了晚上都没醒过来,安小语也难得安逸,坐在旁边消化着轮回天镜的因果法则感悟,房间里安静一片。外面偶然经过一些脚步声,还有异族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影响到两个人。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天光大亮,小丫头这才醒了,看了看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子,又看了看头顶的天花板和身边的安小语,感受着身边的温暖和舒适,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安小语笑着问道:“醒了?”

这一声问话惊醒了小丫头的迷茫,她顿时就开始戒备了起来,飞快地爬到了墙角,警惕地看着安小语,双手紧张地攥着身上的被子。看着安小语,她的眼神当中似乎有些迷茫,也有些迟疑。

显然她还记得昨天是安小语从面包房的老板手里把自己救了下来,也记得是安小语帮自己洗了澡,然后自己就睡着了。想到这里,她决然的眼神就开始飘忽了起来,然后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安小语也没管她,只是加来旅店的侍者,点了一些早餐上楼,然后将装着面包、沙拉和奶昔的托盘放在小丫头面前的时候,小东西展现出了超强的战斗力,疯狂地和面前的食物搏斗了起来。

影格特也出现在了门口,靠在门框上看着狼吞虎咽的小丫头,忍不住问道:“大人,你确定?”

安小语点点头:“你不觉得她很不错吗?”

影格特无语,不错倒是真的不错,性情不错,而且也足够勇敢和坚定,只不过就算是再不错,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姑娘。累赘就是累赘,影格特不想让任何存在影响到安小语。

不过这已经是它第二次表示怀疑了,安小语依然没有同意他的看法,从此之后它也不会提起这件事情。转身消失在楼道当中,顺手将安小语的房门关上,影格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等到小丫头吃完,安小语才发现她的眼神里面消去了大半的凶狠,对付小孩子就是这么简单,只要够给他们足够的善意,就能够消除他们心中的芥蒂,安小语小时候应付小安的时候都是这么做的。

“你叫什么名字?”安小语问道。

小丫头猛地转过头,看向了安小语,眼神当中的光芒闪了闪,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岩垭。”

“岩垭?”安小语愣了一下,这个名字应该是按照异族领地的明明风格来到,全都是属性代表性的文字,在仙灵花海的时候,她所在的人类族群应该是受到一些擅长土系法则的低等种族统治,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名字。

“岩垭,你是从哪来的?”安小语又问道。

管理员除了告诉安小语这个小丫头是仙灵花海的弃童,以及对安小语没有任何威胁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只有安小语一点点地自己问了。

岩垭想了想,从床上跳下来,看了看外面的街道,伸手指向了东方。看来她还记得自己是从仙灵花海里面出来的,于是安小语问道:“你是从一个到处开着花的地方来的?”

听到安小语这么问,岩垭点了点头:“很多花,很多人,很多种族,很多……仙子。”

说道仙子的时候,安小语明显看到她的眼神当中出现了大片的恐惧。心疼了一下,安小语又问道:“花海里有很多的人类?他们都和你一样吗?”

连垭摇头:“我才不和他们一样,仙子欺负我们的人,他们什么都不敢说!仙子欺负我的朋友,欺负我的爸爸妈妈,它们派了大蟋蟀用鞭子抽我们,只有我觉得委屈,他们总是劝我忍忍就过去了!”

说到这些的时候,连垭的语气满是埋怨。

“所以你就从里面逃出来了?”安小语试探着问道。

“才不是我从里面逃出来的!没人能从花海里面逃出来,仙子看看得很紧,花海的里面都是它们布置的巡逻兵,我是被它们扔出来的!”

“那它们为什么要把你扔出来?”

连垭懵逼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情绪有些低落:“我不知道,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扔出来了,外面的瓢虫不让我回去,我已经见不到我的爸爸妈妈了,已经见不到我的朋友了!”

说着,连垭的小嘴一扁,但始终还是没有哭出来,而是把眼泪憋了回去。

安小语看着她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又问道:“那接下来你就到这个城市里面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怎么进城的?”

连垭说:“我被它们赶走了,瓢虫不让我在花园的旁边呆着,让我快点滚。我就离开了花园,然后朝着外面走,我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然后就遇到了其他的种族,它们说要把我带回去做奴隶,带着我穿过了大山,然后我趁着它们睡觉的时候跑了。嘻嘻!那些大笨熊,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人守着我。”

安小语心道这丫头运气还真是好,若是自己在山里穿行,又或者是遇到什么更凶残的种族,恐怕就没命了。

“然后我就顺着大路一直走,看见了这座城,门口的两棵树说我是没有身份的人类不让我进城,我就躲在那个卖面包的房子的面口袋里面偷偷跟进来了!我没有偷它们的面包,也没偷它的钱袋,是……是它的钱袋自己掉在地上了。”

安小语突然就笑了,着小丫头还在害怕自己把她交出去,毕竟在她看来,安小语也是暮光精灵。不过安小语也没有着急着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说道:“那接下来你就先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吧,以后跟着我走。”

“可是……可是我想回去,我想爸爸妈妈。”连垭低下了头。

安小语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说道:“放心,过几天我带你去见你的爸爸妈妈。”

“真的?”连垭抬起头来问道。

安小语点头:“真的,不过你要听话,不要乱跑,不然被其他的种族看到,又要欺负你了,而且你身上还有伤。”

在她睡着的时候,安小语已经帮她治疗过了,不过皮外伤在生命之力之下很容易就治好了,可是安小语的生命之力终究不是正经的生命之力,身体当中的病变和发炎很难解决,就比如现在,小丫头的喉咙就一直肿着。

也难怪,这么大冷的天,穿着那么单薄的衣服在山里穿行,一路到花官城,恐怕就算是一般的成年人都要顶不住了,何况是这么一个小丫头?

连垭闻言也是点点头,她现在只能选择相信安小语了,而且她心里宗师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感觉,她不知道暗示同为人类的感觉,只是对安小语没有了那么多的防备,于是安心在旅馆住了下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