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朝阳与日升

听书 - 叛逆读者点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外头天一亮,太阳也爬起来了,基地二楼训练室的窗正好对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金灿灿的好大一片金色透过窗帘洒进来,云雀在阳台站了两只,叽叽喳喳讲小话说个没完,趴在电脑桌上的人微微皱眉,却没有要醒来的迹象,直到一直小橘猫轻轻推开门,小步跑过来抓着他的裤管往上爬,蹲在他膝盖的位置用肉垫轻轻挠他的毛衣,细声细气的喵呜。

顾宇落下一只手,手掌包裹住猫头揉了揉,嗓音沙哑:“饿了?”

果粒橙蹭了蹭他的掌心,伸出舌头细细舔他的虎口,顾宇微微睁眼一看,就瞧见一双湿漉漉的眼镜眼巴巴的望着他。

认命的爬起来,将猫揣在宽大的衣服口袋里,果粒橙将下巴搁在口袋边缘挂着,眼珠子滴溜溜的转。顾宇转了转酸痛的脖颈,手臂也麻了,趿踏着拖鞋往外走,打开自动猫粮机器的储备箱一看,果然没有了,才转头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猫粮往里头倒,轻手轻脚的把猫端出来,迷迷糊糊开了一罐罐头搁在旁边,丢罐头盖子的时候险些把手划破,好在没有,只是边缘挑起了一点皮肤,痛也不痛,倒是走了一圈人清醒了。

他昨天一回基地就被站在门口等着的贺正太拎进会议室,耳提面命的训了一个钟头才放人,那个点已经过了训练时间了,顾宇径直回了房间,简易冲洗了个澡,一捧水洗的头脑清醒,躺在床上,被子拉过胸口,没一会儿又爬起来,悄摸进了训练室,开了电脑炸了两把鱼塘,困意卷席来又懒得动弹,干脆键盘一推,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这么不规范的睡姿后果就是,背脊到脖子疼的没什么知觉,肩胛骨麻透了,抬高手臂都觉得酸,后悔的快跳黄河了。

果粒橙埋头吃了个饱肚皮,耳朵一弹,爬上猫爬架摊睡着准备睡个回笼觉,顾宇心想你把我弄醒了,自己倒还优哉游哉睡回笼觉去了,只可惜小猫咪听不懂人话,否则顾宇一定给它谈个两小时的心。

任劳任怨的收拾了猫砂盆,提着黑袋子往外走倒是撞上了叼着包子的江迹迎面走来。“早啊。”

顾宇站定,转身回她:“早,江医生怎么今天这么早?”

江迹咬下一口包子,里头饱满的馅儿咬了一半,说话含糊不清:“要来做个课题收尾,你怎么起来这么早?”

“喂猫。”顾宇说。

两人并排走,江迹嘴里一口一口咬着肉包,顾宇手里提着的黑袋子里是裹着猫砂的果粒橙的粪便,这俩联系起来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诡异。

“宋医生还在休息吗?昨天应该弄到很晚。”顾宇状似自然的问。

江迹啧了一声:“别提了,一晚上没回来,估计有点麻烦。”

顾宇站定在安全通道,跟江迹说自己要下楼丢垃圾,俩人短暂的寒暄就此结束,一个进了办公室一个转了脚步往楼梯口下去,走到一半又转上三楼,带上了车钥匙,一番波折,果粒橙的排泄物才以一个圆形的弧度落在垃圾场的角落。

.......

周汾不到九点就被周舟架走了,走前还念念不忘自己写的提样数据报告,面带倦容的拉着宋湘的手说一定要再看一遍,他怕自己写错漏了,路过实验室门口还尽心尽责的带走了一筐子医用垃圾,等丢进垃圾桶才想起来会有保洁阿姨来收。

“我真是欠你的。”周舟劳心劳力把人推进后座,从储物箱里抽出一张薄毯丢在周汾身上才转到驾驶座去开车。

胡润清最后还是把那罐速溶咖啡喝了,到了后面实验室的消毒水味道已经吊不住他的精神,等罐子空了,宋湘才从电脑面前抬起头,打印机开始吭哧吭哧工作,墨粉的味道混合进来,屋子里空气好像都活泼起来。

“结果出来了吗?”胡润清把罐子顶在那一排空罐子上头,高高的一摞晃晃悠悠居然没散下来。

宋湘取下眼镜,揉了揉眉心:“出来了,成分重合度很高,基本就是药剂受害者了。”

胡润清仰长了下巴:“别再有第三个了。”

“还是没进展吗?”宋湘忍不住问道。

进展还是有的,现场做的太干净,一点指印都没有,夜里他跟赵岩几乎将仓库翻了个底儿朝天,几乎快失望了,却在后院的草丛里抓到一个偷窥的人,当即把人抓了。

结果却不尽如人意,人是个嫌疑人,但也是个残疾人,脑子有问题,还没等着审,赵岩刚把文件夹放下,对方屎尿下了一地,失禁了。

不仅要把人送去医院,还要给来领人的家属讲清楚原由,折腾了一晚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凶手太聪明了,反侦察能力很强,几乎没留下什么证据。

宋湘从提样管里抽出一支空管,里头沾着一点皮肤血迹,又从数据样报里找到对应的检验数据结果,推到胡润清面前:“这里面是皮肤组织。”

“经过检测,不属于死者。”宋湘将数据推过去。“是周汾在死者的指甲盖内侧提取出来的,所有证样中唯一一个可以证明嫌疑人的外他人体组织。”

胡润清整个人都坐直了,有点想抽支烟,摸了摸裤管空空如也才作罢,他有点木然的掏出手机,给赵岩打电话,那边过了一会儿才接起来,语气有点不耐烦,背景声很嘈杂,家属不依不饶的闹腾,弄得他烦躁不堪。

“赵岩,我们可能快有头绪了。”胡润清眼眶红彤彤。

那头愣了一会儿,电流声窜了一道,赵岩说知道了,马上回来。

“所有报告都在这里,有效数据只有这一份。希望能帮上忙。”宋湘戴上眼镜。

她有些疲惫不堪,胡润清反应过来后抓着试管和数据报告跑了出去,一边给外勤打电话叫回来开会,声音越窜越远,宋湘才慢腾腾的整理好东西往外走。

得回去泡个澡,她想着,过了一会又后悔了,想回家睡觉。

派出所门口停着一辆车,顾宇穿着白色上衣,黑色直筒裤,换了一双帆布鞋,双手塞在口袋里,背对着阳光转脖子,实在酸痛又抽出右手揉,缓解作用很小,但是聊胜于无。

“再等一会儿,我可能就要交罚单了,好说歹说才说通这儿的警务让我等一小会儿。”他说话的时候眉眼带笑,嗓音揉了一把春风。

将宋湘那点疲倦吹得干干净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