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疑点

听书 - 东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陆刃占据了陆家大院两年,里里外外,定是按照他喜欢的风格,进行了重新粉饰,陆谦玉在时所有的痕迹,早已被清理干净,荡然无存。

不过,在收拾废墟的时候,还是在陆谦玉曾经住在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铁弹珠,铁盒子,一柄小剑这些物件,它们都曾经是陆谦玉儿时的玩伴,这让陆谦玉回忆起了,当年他和小楼在院子里,弹弹珠,比试剑法的温馨画面,越想这些,陆谦玉越是伤心不已,昔年人儿化作了一缕青烟,永远躺在了泥土之下,两年时间,足以让一张俏丽的面庞,变成一副无人问津的枯骨。

陆谦玉坐在丹墀上尚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心中笼罩阴云,悲喜交加,有些时候,回忆过去,不啻为一种喜悦,因为至少还能再见到那些不能再见到的人,可一旦见到他们,人就会陷入悲伤之中。

许来风和林杏在废墟之中,巡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便过来寻找陆谦玉,询问,关于陆家碎片的信息,陆谦玉的脑袋里,对于碎片的事情,知之甚少,他猜测,碎片的下落,只有石翁一人知道,可当年,石翁为了护送陆谦玉,死在了陆刃的手中,这个秘密就此埋入了地底,陆谦玉一时间,毫无头绪,不好回答,只说找找,陆家的碎片,定然藏在陆家的大院之中,十分隐蔽的所在。

许来风撇撇嘴,说道:“陆兄,你是生长在这里的,你都说不出一个地方来,我和林杏两个人,只是白忙活,这个宅子,我看一切都正常,没有一处能够藏匿暗道和密室,我知道现在你伤心,但你不能这么一直下去,办正事要紧。”

林杏打了许来风一肘,说道:“许兄,陆兄难受,你别说这个,密室暗道,往往藏在人们想不到的地方,你若是一眼就发现了,那还算是什么暗道密室?”

许来风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那咱们再去找找?”

林杏道:“不忙找,现在大家正在清理废墟,不到半天,就能把灰烬清理干净,到时候,用水清洗了了地面,我们在找不迟。”

许来风道:“还是你林杏的脑袋转的快,那我就不找了,等着明日白天再说,不过,接下来,咱们做什么?”

林杏道:“当然是帮忙清理废墟了。”

许来风很不愿意,说道:“老子像是会干这种事的人么,姜虎不是调集了上号的人,上百号人,还用我来出手,我看,我还是找个地方睡觉去。”说完,他看了看,到处都是疮痍,无处可眠,甚至还不必上,山里林间,不由得心里不舒服,又说道:“铁大哥那边把尸体都清理出来了,我去看看,你们要跟我一起吗?”

陆谦玉要看陆刃是不是死了,起身说道:“好,过去看看,陆刃虽然是我仇人,但他毕竟也是陆家的子孙,此番死在郭孙雄的手中,我要把他的尸体,葬在陆家的坟茔边上,他是陆家的叛徒,罪人,我要让他向陆家先祖认罪,道歉,忏悔。”

这时,林杏抛出一个设想来,说道:“那么,万一陆刃没有死呢,陆兄,我听你说来,此人狡猾异常,不见得就会死在郭孙雄的手中。”

陆谦玉道:“他免不了一死谢罪。”

俄顷,三人来到东边的一个空地,这里一具具,摆放着尸体,均盖着白布,遮的严严实实,一股股的焦味,让人忍不住要捏住鼻子,铁金顺和雉月,负责清理尸体,然后等到了白天的时候,统一找个地方用石灰掩埋了。

铁金顺见了陆谦玉,直接说:“这里一共清理出了一百一十三具尸体,全是烧死的,死前被铁链捆住了手脚,身上没有任何伤势,但是有一个问题,我很纳闷。”

林杏问道:“铁大哥,但说无妨,此事,的确是疑点重重。”

许来风纳闷,问道:“哪有疑点重重,这不就是一次,单纯的屠杀么,老匹夫,手段太残忍了,活活将这些人烧死了。”

铁金顺摇摇头,对陆谦玉说道:“兄弟,我和雉月两个人,对每一具尸体都进行了认真地分析,而且我们还调查了周围的群众,你猜怎么样,在大火烧起来之后,没人听到有人大喊大叫,这一点很不寻常,没有人能够经受的住火烧而不喊叫的,而且,这些人死亡的时候,并不聚堆,而是分散在各处,所有的尸体,都是从三个房间内被发现的。”

铁金顺的猜测,让陆谦玉一时困惑,不过,他突然灵光一闪,大致了解到铁金顺要说什么了,说道:“铁大哥,你是意思是说,这些人,在被烧死之前,没有进行过任何挣扎,是不是,因为人在遇到火灾的时候,会拼命的逃跑,所以往往火灾现场,都会出现,人挨人,挤在一起死去的场景。”

雉月道:“的确如此,陆贤弟,你说的不错,这正是最大的疑点,因此我和金顺怀疑,这些人在临死之前,就已经死了,或者昏过去了,所以当大火来临之时,他们没有做出任何秋生的本能。”

听到这种剖析,林杏立即去检查身体,他先开一个尸体的白布,看骨骼的粗细,还有头发的灰烬,这位应该是个女人,烧的浑身炭黑,面目全非,内脏还都完好,林杏拿出匕首,刨开体腔,在那忙活了一阵,场面很是恶心,陆谦玉望了几眼,便转过头去,一边思索,一边等待林杏的结果,对于猜测,他更相信林杏说的话。

等了片刻,林杏站起身来,一脸喜色,说道:“错不了,这个人的胃中,有一种药物,还没有消化,人就死了。我还需要分析一下,这种药物是什么功效。马上就能出结果。”

许来风道:“莫非是毒药么?”

雉月道:“不可能是毒药,喝下毒药,他们的嘴唇会发黑,血液之中也会发黑,你看这人,皮肉正常,明显不是中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