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艰难旅途

听书 - 现代异闻事件薄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黑色汽车平稳的驶出了小区,一路向目的地驶去。聂蒲心安理得享受着惯常发生的好运气,从手提包中拿出了化妆品,对着小镜子开始补妆。

然而少女并不知道,今天的磨难才刚刚开始。这次出门就遇到合适的交通工具,可不是因为运气好,而是任源沟通张昌旭提前做下的安排。驾驶着这辆车的,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从部里抽调的人员,捏着时机来的。

聂蒲所在小区向南走过两条街,便是地铁站了。既然想在路程中给她设置点事故,那让少女坐上地铁显然不是个好注意。因为主干路太过拥堵,伪装成普通司机的部员,借着抄近路的借口,很快便行驶到了远离地铁站的支路中。

“真是太感谢你了帅哥,我还以为要赶不上了呢。”聂蒲收拾好化妆品看了看手机,时间才过去了七分钟,已经行过近半路程了。这么看来,想要在十一点二十前赶到完全没有问题。运气好的话,她还来得及在便利店买杯咖啡垫垫肚子。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年轻司机淡笑道“美女你做什么工作的呀?”

“哦,我今天其实是去…”聂蒲口中“面试”两个字还未说出口,原本平稳行驶的旅程异变骤生。只见辆白色的suv突然从侧面道口窜出,直直的向黑色轿车撞来。幸好双方司机见机极快,千钧一发之际齐齐刹车,可仍不免两车的车头吻到了一起。待聂蒲从撞击的颠簸中反应过来时,事故已经发生了。

“啊!”少女后知后觉的惊叫起来,虽然撞击并不剧烈,仍不免对车头造成了不小的损伤。

“草泥马的,会不会开车?急着要去尼玛币里投胎啊?给我特么的滚下来!”这边suv的司机是名剃着板寸膀大腰圆的壮汉,满脸凶相的从驾驶室中冲了出来,对着年轻司机不干不净的叫骂到

“这这这!怎么办啊?”聂蒲看着(shēn)旁神色淡然的司机,慌张的问道

“没事,光天化(rì)之下他也不敢怎么样,再说就算是交警来了看完现场,也是他全责。”年轻司机掏出手机从容的说道“我们不下车,由着他叫好了,我这就报警。”

“可是…”聂蒲心想你是不担心什么,可是拖下去我的面试就泡汤了。

想到这里,聂蒲咬紧牙关硬着头皮推开了车门,道歉道“对不起了帅哥,我这边着急去就先走了。”

看到聂蒲急急忙忙的从副驾驶跑下来,剔着板寸头的suv司机把眼一斜,嘲笑道“哼,把女人推下来挡灾吗?你也算裤裆里揣球的男人?”

“明明是你行车不规范撞到我车头上,还敢反咬一口?我已经报警了,等会儿交警来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年轻司机也就势下了车

肇事司机见他下来,上前扯住衣领将他顶在车上,圆睁怪眼说道“报警怎么样?你当报警爷我还怕你了不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这张小白脸,打的和我车保险杠一样?”

“你们,你们别打架啊。”聂蒲无力的扯着肇事司机粗壮的胳膊,带着哭腔说道

“抱歉了美女,我可能不能送你去上班了。”年轻的司机丝毫不理拽着自己衣领的壮汉,微笑着对聂蒲说道“稍后交警来了,自然有他好果子吃。”

“哦,那我先走了,你小心点啊。”少女也不客气,弯腰致意算是谢过了,转(shēn)头也不回的向街角奔去。飘舞的长发顺风

飞舞,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两人的视野中。

“靠,还真就这么跑了啊?”年轻司机愣了片刻,哭笑不得的吐槽到“这妹子也太绝(qíng)了吧。”

“嘿嘿,你不总吹自己追姑娘怎么怎么厉害吗?”壮汉也松开了拽着他衣领的手,打趣地问道“怎么今天失手了?”

“上面统共给了我七八分钟时间,就这点功夫能从陌生女孩(shēn)上取得什么进展。”青年笑着说道“说到底还不是你出来的太早了。”

“这还早?再拖下去你都把人给送到了。”壮汉嘿然道“这道口离周围几个地铁站都远得很,两边主路正是午高峰,这唯一的支路又被咱俩堵住了,估计这姑娘算是来不及了。”

“话说你知道上面为啥废这么大劲和个姑娘过不去吗?”青年看着聂蒲消失的街角,若有所思地问道“她是个异人吗?还是说(shēn)上带着什么触媒?”

“鬼知道,就是有什么也和咱没关系啦。”壮汉拍拍青年的肩膀招呼道“走啦,收工了。”

聂蒲并不是个薄(qíng)寡义之人,如果不着急的话,她并不介意留下来等交警赶到,为那名年轻的司机做个证人。只是时间本就紧迫,她实在是没办法施以援手。只得边跑边在心中默念对不起,丝毫不知这一切本就是任源的圈(tào)。

此刻聂蒲知道再赶赴地铁站,已然是来不及了。出了街道便直奔公交车站而去,前脚刚刚到达车站,后脚聂蒲等待的公交车就驶入了车站。衔接顺滑的几乎没有丝毫停顿,眼看着少女就要登上公交车。

“吼吼运气不错嘛。”盯着监控录像的任源面漏邪笑,将通讯器举在嘴边命令道“想办法拦住公交车,不要让她顺利出发。”

“收到!”位于前线的土狼大队众人立刻给予了反馈。接着只见一名在车站前等车的男子,突然捂着(xiōng)口,仿佛脱力了般跪倒在了公交车的车轮前。周围的路人纷纷上前想要扶起男子,旁边有人高声叫道

“别乱动,他是心脏病发作了,乱动会出人命的,我刚刚拨打了幺二零,稍后救护车就到了。”

听的此话,潮水般涌上前的人流又如退潮般快速的散了下来。纷纷和男子保持着距离,生怕一个不慎搞出人命来。而公交车司机也忙把车熄了火,探头探脑的窥视。

这回轮到聂蒲叫苦不迭起来,虽说自己经常遇到意外,可是神乎其神的好运气总能让自己快速的摆脱出来。尤其是自己办正事的时候,即便是遇到什么问题,也没耽误过时间。今天发生在眼前的事(qíng),让向来随遇而安的聂蒲也犯了难。

实际上苦恼的少女并不知道,今天发生的并非是偶然。从她出门时起,自己的一举一动就全部纳入了土狼大队和任源的监控中。围绕在她周围的,是大批专业的搞事团队。对于土狼大队来说,(rì)常演练都是将发生在闹市区的非自然灾害,从普通人视野中遮蔽抹消的工作。现在只是干扰名普通人的步伐,实在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事(qíng)。

就在少女满脸犯难看着躺在车前的男子,考虑现在还能不能打到车,时间来不来得及之时。旁边有位停下电动车看(rè)闹的男子搭讪问道

“怎么了美女,着急上车啊?想去哪,我带你一程呀?”说着拍了拍(shēn)后的安全座椅

“这个…那麻烦你了。”聂蒲此时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

了,轻咬银牙跨坐了上去对男子说道“我要去xx大街xx大厦,麻烦您了。”

“好说好说,坐稳了。”男子嘿然一笑,松开离合“嘟嘟嘟”的上路了。

“这人是从哪蹦出来的?”任源看着监控画面愕然说道

“应该就是个(rè)心的路人吧。”苏筱羽忍住笑说道“估计就是闲着没事搭个讪。”

“喂,能合理拦下他吗?”任源对着通讯器问道

“没有问题长官,下个路口就搞定他。”

这边坐着电动车刚到第二个路口,便见两个交警遥遥地就开始对他们招手,快步跑上前来截住了两人

“好家伙,市区内电动车带人,还开的那么快!”交警按住了男子的电动车“下来,下来,胆子够大的啊。”

“诶交警同志,误会误会,我开的也不快。”男子忙(tào)近乎,边给聂蒲打眼色“我女朋友上班要迟到,我这送送她。再说电动车不是能带个人嘛。”

“那是带一米二以下的儿童,是给你带这么大个人的吗?”交警低下头掏出罚单扬了扬“知不知道,电动车市区带人罚款多少啊?”

在聂蒲上了电动车之后,跟踪的土狼大队队员便立刻沟通了后面路口的交警,举报有人电动车带人。是以还没走出两个路口,就被交警截了下来。此刻屋漏偏逢连夜雨,聂蒲心急面试,看着对着电动车主长篇大论的两人,伸手攥住了交警的手说道

“警察同志,我这边真的很着急,你能不能送我一程?”

“啊?”正在对违章电动车主批评教育的交警傻了眼,顿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们人民警察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吗?现在人民有难,怎么光知道罚款,就不能替民众解决下问题吗?”聂蒲带着哭腔说道“罚款我交双倍,我这边真的是急的不行了,你们就行行好帮帮我吧。”

“这个…同志你先别急啊,我不是说一定要罚款。”年轻交警眼看聂蒲要哭,顿时有些慌了手脚。他本意只是想吓唬一下违章的车主,进行下批评教育,本也没有打算真的开罚单。此刻聂蒲突然间的哭闹,搅乱了局势。

“就剩不到十分钟了,我面试就要来不及了,你们还在这拦着不让我走。”聂蒲越说越委屈,越想越生气。联想这一路的坎坷刹那间红了眼圈,眼看着就要哭了出来“求你们你们也不帮忙,天天说什么为人民服务,就知道欺负我们老实人…”

“那个同志,同志你先别急好吧。”两名交警无奈的对视了眼,回头安慰道“你先别急好吧,你要去哪面试来不及了,告诉我们,我们送你过去好吧?”

“就剩不到十分钟了,肯定来不及了…”聂蒲哭哭啼啼的报出了地址

“xx大厦是吧?”年轻交警仰头思考了片刻连声安慰道“来得及来得及,从这边过去十分钟足够了,我们送你过去好吧?别哭了别哭了,跟我来。”

说着交警示意同事处理善后,领着聂蒲来到了街角的岗亭,骑到了摩托车上之后对着聂蒲招呼道

“来同志,上车吧,我送你过去。不是还有十分钟吗?放心绝对来得及。”

接着就在远处暗中观察的,土狼大队队员们惊讶的目光中,聂蒲上了交警的摩托车在轰鸣声中扬长而去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