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滚瓜烂熟

听书 - 最后一个嫌疑人X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被人突然摸身体,我一阵炸毛,一抬脚踹在吊哥胸口,把他踢开。

其它几名服刑人员立即炸了锅,叫嚷道:“喂,你干嘛!”、“是不是想死?”、“还不过来给吊哥道歉?”

我落在地上,环顾众人,很显然,这几个都是同监的服刑人员,迫于吊哥,渐渐成了他的小弟,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坐在床上专心致志玩魔方的王梦奇,他就像披着隐身衣一样,完全不融入周围的气氛。

吊哥被小弟扶住了,他揉了揉胸口,气得脸都扭曲了,他指挥一名小弟道:“眼镜,去门口盯着!”

戴眼镜的服刑人员跑到门口放风,这是要收拾我的信号,我却不慌不忙地冷笑:“单挑还是一起上?”

吊哥嗷嗷叫地抡起拳头朝我呼来,我游刃有余地闪避,在练家子眼里,对方的拳脚慢得像小孩一样,吊哥挥拳的力道太大,身体向前倾了一下,我趁机抓住他的衣领,拿膝盖往他的胸口顶了一下。

这一下顶得吊哥几乎憋住气,痛苦地蹲下来,我也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对着他的身体狂踹几脚。

之后那几招过于专业,正好借这几下流氓踹来弥补自己的人设。

“你TM……给我……起来啊!”

“别打了!别打了!”吊哥拼命乞饶。

我把吊哥的领子揪起来,环顾周围,大伙的眼里写满畏惧,我趁机立威,说:“我不管这儿是吊哥还是B哥说了算!老子刚进来,火气大得很,我劝你们识相点,别自己往枪口上撞!”

他拍打吊哥的脸问:“听懂了吗?小吊!”

“听……听懂了……”吊哥屈辱地点头。

我扔下吊哥,回床上休息了。

我在牢狱内建立“人际关系”的时候,苏菲他们在外面也没闲着,他们把名单上蓝昌市内的刑满释放人员全部找来,集中到一处,蓝昌以外的也通知当地警方进行保护。

1月18日,蓝昌某中学,赵应龙和钱昌正帮苏菲搬运盒饭。

学校已经放假,所以借他们临时使用,赵应龙抱着一沓盒饭说:“苏警官,你说这事闹的,马上要过年了,我们一帮人又跟坐牢一样。”

顾凌说:“这可比坐牢好多了,你们在学校里又能打篮球又能玩手机,还能去机房玩魔兽争霸,坐牢有这条件?”

“毕竟不自由啊!”赵应龙叹道,“得,我们先去送饭。”

“等下,饭送到办公室,我要检查一下。”苏菲说。

“美团送来的,不会有事啦!”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们这帮人的人头在暗网上每个值十万比特币,万一有人把你们一网打尽呢?再说这话我们也吃呀!走吧,先去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江楠负责检查盒饭,无色无味的毒药只存在于的虚构当中,现实中最高效率的毒药——氰化物也有一股浓重的苦杏仁味,所以靠闻和靠看基本就能验毒。

为了保险起见,江楠还准备了一些试剂,抽样检测食物。

江楠一盒一盒地检查的时候,顾凌说:“菲菲,你说他们抽的烟要不要检查?从肺摄入是直接进血管的,像尼古丁进入大脑的时间只有十五秒。”

苏菲说:“让阿楠来决定吧!”

江楠说:“最好还是检查一下吧!”

钱昌苦笑道:“我看不用了吧,我们都是老烟枪了,烟里面有怪味别说抽了,闻一下就知道,况且烟要怎么下毒,都包装得好好的。”

饭菜检查完毕,苏菲交由赵应龙和钱昌送过去,自己留了三盒。

三人坐在办公室里吃着盒饭,江楠望着窗外,今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她说:“也不知道我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你一天要说几遍啊!”苏菲笑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他的身手你也知道,况且牢狱里面的武执法都是自己人。”

“可那毕竟是牢狱啊,跟一帮犯人同吃同住,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一到晚上一片安静……唉,这种环境我可能一天都呆不下去!”江楠叹息一声,继续低头扒饭。

顾凌说:“我是真佩服叶哥!”

苏菲说:“其实啊阿楠,他去坐牢对你是件好事,他走的前一天晚上,你是不是抱着他哭了半天,你想他在牢狱里多无聊,肯定天天想你,等出狱的那天你想想,……”

江楠脸上一红,骂道:“真讨厌!”然后拿一块肥肉丢苏菲。

“我闪!”

苏菲闪过,肉掉在地上,被狗捡走了,叼着就跑。

“喂!叶哥交代过,它不能吃咸的!”顾凌紧张地说。

“赶紧抢回来!”

三人扔下饭跑出去,结果狗已经跑远了,苏菲说:“这家伙可乐坏了,这两天有这么大的地方可以疯跑!”

坐在下面操场看台上吃饭的刑满释放人员们看见他们仨,瞎起哄道:“婴管教!陶管教!”这是他们给他们瞎起的名字。

“好好吃你们的饭!”苏菲喝斥一声。

“哦哦,陶管教好凶!”一帮人嬉笑道。

吃完饭,苏菲泡了杯菊花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翻看卷宗,她还是想不明白“凭栏客”的这一手棋,开出暗花杀害和他同一批释放的人,难道是为了逼小组停下调查,来保护这批人?

“凭栏客”发布的任务消耗了十几万比特币,由此可见他很有钱,苏菲罗列出嫌疑人里面资产最多的几个人,这几个人资料的每一个字,她都已经背得滚瓜烂熟,可是却无法感觉到“凭栏客”的气息隐藏在其中。

不对!“凭栏客”消耗的只是比特币,并不是现实中的资产,所以这个“有钱的刑满人员”的范围其实并不可靠。

也许他现实中很穷,却在网上有大量的虚拟货币存款,因为这是执法方很难查到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欢笑声,受保护的人员正在操场上打篮球赛,苏菲回头看了一眼,这几天总得来说过得很悠闲,调查暂时停顿下来,由我孤身一人去推。

我做出这种自我牺牲的事情,让她心里很触动,可是在日常交谈中,她却很少赞美他。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