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最后一个嫌疑人X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不知道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光明,我只知道,人心一旦染上了一点点阴霾,那么必将会堕入黑暗的无尽深渊。

我叫叶杨,22岁那一年,我警校毕业,之后就被分派到了南城派出所刑事调查分队,在此期间,我经历了太多有关于人性的审判。

你们永远也想不到,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少年,仅仅只因五块钱网费,竟将其母亲勒死并分尸藏匿于自家冰箱之中,更令人义愤填膺的是,在杀死其母后,少年竟又折返网吧玩起了游戏。

谁又能想到,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女,将两名男性友人带回家欲做苟且之事,却被八十岁奶奶撞见,老人仅仅只是说了几句,她竟联合那两名男性友人将老人捆绑在座椅上活活饿死,当警方发现老人时,老人的身上就只剩下了皮骨。

不,这些不仅仅只发生在小说中,贪婪是人性的无底洞,你,准备好了吗?

下面我要阐述的案件,并不血腥,但单从案件的离奇以及凶手的残忍程度,完全可以与国内首要恶性凶杀案相媲美。

事情还要从三年之前说起。

那一年,我刚到警队,对周遭的一切都还不太熟悉,所以加班查阅资料那是常事。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2年的12月25日,凌晨12点35分,我从所里走出准备回家,走到站牌处准备打车时,竟听到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从我身后的那幢写字楼发出。

我立马转身冲向写字楼,可就在我正准备进门时,一个男人正跌跌撞撞的从写字楼内跑出,一边跑着,还一边喊着救命。

我将这个男人拦住,连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男人的表情极其惊恐,指着电梯门的方向,喘着粗气的对着我说道:“洋……洋娃娃杀人了,头……头没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眉目微皱,给队长方凡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方队不光是我的队长,还是我的大学学长,刚进来的时候帮了我很多,所以我们两个的关系还不错,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这一个电话,却让方凡陷入了无尽深渊。

“先去确认案发现场,我现在就过来。”说完这句话,方凡直接就把电话撩了。

在我眼里,方凡行事一向稳重,可听他刚刚在电话里的语气却略显焦急,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让那个男人在原地等我,而我,则直接就来到了他所说的那扇电梯的门口,用纸巾抵着手指,按下了电梯按钮。

“叮”

几秒钟后,电梯直下一楼,然而,就在这扇电梯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电梯内满是血渍,左右两侧还有无数个血手印,更令我触目惊心的是,一个人形洋娃娃正满身是血的吊在了电梯中央,而在这洋娃娃的左侧,则蜷曲着一具女尸。

女尸呈祈祷状跪在了洋娃娃身旁,可她的脑袋,却又不知从何时,早已滚落在电梯内侧。

我第一时间就给报警台打了个电话,毕竟是命案,以我们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的刑侦科其实并没有权限处理这样的凶杀案件,就算是走个流程,也是需要报警台登记,再由我们保护现场,继而通知GA厅的刑侦大队来调查。

所以,我也只是站在门外看了个大概,奇怪的是,在这狭小而又封闭的电梯内,绝大部分空间已经被那一只吊在半空上的人偶占据,而这个女人若想要进入电梯,势必会碰触到这个人偶。

一个正常的女人,在看到电梯里面有这么一个恐怖的人偶时,第一举动应该是惊吓和退缩,而不是选择只身走入,难道,是有人在杀了这个女人之后,徒手将其搬到电梯里的?

不对,周遭的血渍是呈溅射性的,而电梯内侧的血渍还没有干涸,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死在电梯内的,这里……就是第一凶杀现场。

而且,这个人偶,也太奇怪了吧,一般来说,这个女人死在了电梯内,头颅被人直接砍断,那么她的血液的确是会呈喷射状弄的这个电梯到处都是。

可是,我眼前的这个人偶,他身上的血渍却是呈浸透状的。

难道……这人偶?

我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顺势低头望去,我并没有找到我想要找的东西,所以……这个电梯……

“叶杨,怎么回事?”

就在我站在电梯门口思索着那样东西去哪里了的时候,一辆越野车在大厦门口悄然而停,方凡打开车门,一下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并快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和我预料的一样,这南城近些年来就没有什么大案要案,就算是有也都是一些什么自杀案件,方凡调来才几年?哪里见过什么大风大浪?

所以,在他看到这具女尸的那一瞬间也蒙了,只是在那一瞬间,我像是瞧见了方凡眼中的那一抹不同寻常的惊讶。

因为要保护现场,我和方凡谁也没有进入电梯,而是在原地等待刑侦大队和法医的到来,间隙,我询问了那名从案发现场跑出的男人。

男人叫张志明,29岁,是这栋楼三层某保健品销售公司的销售员,他告诉我,其实他今天早就下班了,只是临时要赶一份报表,这才拖到了十二点。

“十二点?你不是十二点三十分左右出来的么?这三十分钟你在干什么?”我皱眉问道。

张志明咽了口唾沫,抖抖瑟瑟的说道:“是,我都到家了,只是到家门口的时候我才记起主管让我做的案子有些纰漏,所以又折返回来准备通宵加班,可是我一进电梯门……就,就看到了那个没有脑袋的女人。”

“你确定,你离开的时候是十二点?”我继续问道。

“对,我确定,因为我老婆在家,十二点的时候我正好打电话给她说我准备回家了,我看了时间,就是这个点。”张志明那脑袋点的就跟拨浪鼓一样。

“也就是说,你离开的时候这电梯并没有什么异常,直到过了三十分钟,你再次折返,这个女人就出现在了电梯里面了?”

“是,警察同志,我……我真的好害怕,我能走了吗?”张志明满脸苍白的说道。

我抿了抿嘴,一脸凝重的看着张志明,这个男人如果没有说谎,那么,凶手在这三十分钟内,不光要将这巨形人偶放入电梯,还要杀死一个成年女性……

这……有可能做到吗?

五分钟后,警鸣声响彻天际,一辆接着一辆的警车瞬间就将这大厦四周都包围了起来,周边群众更是纷纷探头张望,而我们的人,也配合刑侦大队在外拉起了警戒线。

就这样,我和方凡都接受了询问,之后便站在警戒线旁驱散周边前来看戏的居民。

“方队,那个人偶……”我就站在方凡的身旁,说来也奇怪,虽说方凡平时不太爱说话,但最起码闲聊总还有,但今天,自发现了那一具女尸之后,他便一直沉默。

我总觉得,他心里有事。

“哦,你说什么?”被我这么一说,方凡顿时愣了愣,随即一脸迷茫的问道。

我看着方凡,笑了笑,顺嘴说道:“我说,那个电梯里面的尸体,应该不止一具。”

后者也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儿,道:“嗯,还有那个被吊在中央身子还在滴血的人偶,刚刚二队队长已经认证了。”

“还有,有一点我很疑惑,按照正常流程,我先不管那个人偶是怎么上去的,单就说那名女死者,如果她是在电梯内遇害,那么凶手应该就在电梯里才对,电梯内溅了那么多血,为什么电梯内却没有任何脚印?”我继续说道。

方凡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电梯,轻笑了一声,道:“你觉得这是密室杀人案?”

方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闪身闪烁,虽一直在和我说话,但他的注意力似乎都在身后的那一扇电梯内。

“最起码,我可以确定,在出事时,电梯内除了那只人偶外没有任何人。”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觉得方凡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么诡异的凶杀案,心有余悸也是在所难免的。

当然,这些都是我和方凡闲聊的话题,但我觉得,如果可以通过猜测再加以论证,也不是不可能给刑侦大队提供一些新的思路,尽管,可能我连话都说不上。

“方队,请你跟我们走一趟。”突然,一阵冰冷的男声突然从我们身后传来,我侧身一看,来者竟是刑侦二队的队长李西城,而他身后,还跟着两名身穿制服的刑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