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可唯姐的嫁妆

听书 - 我真的不想谈恋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三天后,赵汉威来到了他姐姐居住的阁楼帮忙搬家。

张郁事件结束之后,赵可唯的艺人生涯也逐渐走上了正轨,这在赵汉威这个做弟弟的看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可赵可唯在回来之后一直有点郁郁寡欢的感觉,尽管她在见外人的时候还是维持以前的样子。

但赵可唯还是看出了自己的姐姐在强撑着什么东西。

“姐姐你为什么不找一间好一点的小区,那个小区我去看了,感觉安保是不是不太好?”

赵汉威整理着行李箱,说是搬家其实赵可唯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搬走的,她住在这个阁楼里住了三年一直都过着像是隐居高僧一样的生活。

“其他的小区租金都太贵了。”赵可唯说。

“太贵…”

赵汉威听见这个理由胸口闷着一句话没能说出来。

张郁在被抓之后云端传媒对赵可唯的态度明显改观了很多。

可赵汉威还是对云端传媒只有恶感没有好感。

但赵可唯的经济条件在做回艺人之后从拮据变成了富裕。

光是最佳唱作人的奖金就把她们一家为了给父亲治病欠下的钱全还了。

赵汉威在听自己姐姐要搬家的时候,还以为她要搬去什么高档一点的小区。

这对一个艺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小区的安保能有效阻止一些狗仔队的靠近。

可赵可唯搬去的小区是一个连电梯都没有的老旧社区,这在赵汉威看来也太节省了一点。

“你姐现在的工资虽高,但赚来的还还是要都攒起来。”

赵可唯看自己弟弟那琢磨的表情,直接把一个行李箱扔给了他让他不要再乱想。

攒钱也不是这种攒法啊!该用钱的地方还是要用的!

赵汉威搬着行李箱时看到了他姐姐正在整理一个存折。

这个存折是赵可唯前些天就去银行里办的,赵汉威起初还以为这是自己姐姐的工资卡。

但一想好像也不太对,再联系起赵可唯最近郁郁寡欢的样子,在鬼使神差之下他问出了个让赵可唯表情一僵的问题来。

“姐姐,你这是在攒嫁妆吗?”赵汉威问。

“什么嫁妆不嫁妆,你姐今年才多大?”赵可唯把手上的存折一收拾,转头就想铁拳伺候自己的弟弟。

“我是…说真的,姐姐你是不是…和谁…分了?”

赵汉威硬着头皮问出了这个死亡疑问,女孩子分手之后那种忧郁的表情赵汉威很清楚。

因为他曾经无数次安慰过这种情场失意的女孩,但他没想到有一天会过来安慰自己的姐姐。

“分…没有。”赵可唯被这么一问起,揍赵汉威的兴致瞬间少了很多“还不如说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或者说刚开始就结束了?我也不清楚。”

“啊?姐你竟然还有暗恋的人?”

赵汉威这话音刚落直接被赵可唯锤了一拳脑袋,赵汉威倒是习惯了被自己姐姐揍,但他怎么也想象不出,自己这个姐姐会暗恋谁啊。

“不是暗恋,是你姐把别人给甩了,用最狠心的方式。”

赵可唯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说得意的说‘是自己先把别人甩了’,可赵可唯言语中压抑着一种不甘,还有惆怅的情绪。

“那你这个嫁妆…”赵汉威还是想劝赵可唯去找一个好一点的小区。

“留着。”赵可唯也不想反驳自己弟弟把这个存折本当嫁妆来说了“虽然我现在的艺人生涯走向了正轨,但收到钱的时候,总感觉这些钱不全是我的。”

“秋远?”

赵汉威听自己姐姐这么一说,瞬间就想明白了自己姐姐心心念念的人是谁。

在秋远上台唱浮夸的那一天,217班还为秋远在舞台上的表现还有和张郁的纠纷而彻底炸开了锅。

班上以赵汉威为首的男生都是力挺秋远的,觉得张郁这人真不是个东西,但女生里也有死忠粉,所以当时班上的情况有些失控直接当场对骂了起来。

要不是辅导员及时赶到的话情况恐怕会更加糟糕,最让人唏嘘的是还有一兄弟为这事和自己女朋友分手了。

这几天217班的男同学们一边在关注秋远的身体健康,另一边就是在安慰这位为了大义而分手的男同学。

秋远在舞台上做了他根本不敢做也没能力做的事,所以赵汉威还是很敬佩秋远的。

可一听自己姐姐竟然喜欢上了秋远,赵汉威的第一念头是…

“姐姐秋远他好像已经有…

“我知道!”赵可唯先是很大声的打断了自己弟弟的话,然后又用着近乎于呜咽的声音极小声的重复了一句“我知道…”

“姐我的意思是你真就这样放手了?”

赵汉威想不明白啊,他知道秋远有在追的女孩了,但秋远又没和那个女孩确定关系。

这种情况下抢男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而且赵可唯的条件也不必现在秋远追的那个女孩差啊。

“别说了,我现在的情况和你想的根本不一样。”

赵可唯赶着自己的弟弟出了这间阁楼,看样子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多谈什么。

“可是姐姐你那个存折打算放多久,总该找个机会交给秋远吧?”赵汉威本来想说嫁妆的,可说到途中还是改口了。

“等我能去找他的时候。”赵可唯也拿捏不准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去找秋远。

可能是她和云端传媒的合同到期,从艺人生涯完全隐退,还是秋远彻底的放弃林晚香或者白小玉?

但赵可唯内心深处最渴望也是最矛盾的一种情况,还是秋远来找她…

她这几天都有幻想过秋远不顾一切的把她追回来的情况。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赵可唯觉得自己也会不顾一切的选择和秋远在一起。

关键是秋远真的会这么做吗?

………………

秋远当然会这么做,前提是先把这个新女人给搞定。

在医院躺了快三天的时间,秋远终于成功出院了,出院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林婉秋商议工作室方面的事。

但林婉秋就像是突然失踪了一样,不管秋远给她发微信消息,还是打她手机都没什么回应。

以至于秋远冒着被林晚香追问的风险,问晚香妹子她姐去哪儿了?

晚香给的回应也是‘她也有三天联系不上她姐姐了’这个让人担忧的回答。

失踪?离家出走?

秋远有预感林婉秋会和家里人闹别扭,但你和你爹妈闹别扭把我的电话挂了是几个意思啊?

我又不是你爹…

秋远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找到了林婉秋家的家门口。

林婉秋所住的小区不像是白雅那么夸张,可也属于高档小区的一种,秋远进小区的时候和保安解释了很久保安才愿意放秋远进来。

“没回应?”

秋远站在林婉秋的家门口摁了很久的门铃,屋内都没有什么人过来开门的意思。

门铃秋远按了快三分钟的时间都没回应,起初秋远还以为林婉秋不在家,但在林婉秋的家门口却摆着一袋子外卖。

这袋外卖里面装的是一碗银耳汤和皮蛋瘦肉粥,外卖的单号显示是早上八点钟送过来的。

可能外卖员也像秋远这样在门口等了很久没回应,所以才只好把外卖放到了门边。

“那女人不会出什么事了?”秋远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现在就已经下午一点整了,如果林婉秋不在家的话,没理由会那么早就订一份外卖。

秋远所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林婉秋出了什么事,这件事让她根本没心情或者根本没办法到门口拿外卖的地步。

这让秋远在门口琢磨了一小会,还是拿出了之前林婉秋给的那把钥匙。

秋远拿到这钥匙的时候根本没用的想法,因为一旦用了在和林婉秋这女人交谈时会有点理亏。

现在秋远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秋远将钥匙插入了房门中扭动了一下后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打扰了。”秋远在小声的对屋内说了一声之后,看清了屋内的布局才再次体验到了林婉秋这女人的狡猾。

她的住所是有两道房门的,秋远打开的这道门只能进到玄关处,还想再往里面走还有第二道铁门。

所以林婉秋才能这么放心的把第一道门的钥匙交给秋远,然后她就能在铁门后面嘲笑秋远说‘这么想见我啊?’

可这个女人好像也有疏忽的时候,在秋远进门的时候第二道铁门也是开着的,透过铁门能看见客厅里的布置。

客厅内窗户的窗帘被拉起,这导致整个屋内的灯光有些昏暗。

林婉秋应该是在家的,秋远看见了她来医院时候所穿的高跟鞋被她随意扔到了客厅的角落。

在客厅内的布置也有些乱,没吃完的外卖餐盒放在茶几上根本没人收拾,她穿的风衣也是被扔到了沙发上。

密室凶杀案件?

这个氛围让秋远很不安,总感觉什么地方会窜出一个拿刀的小黑人。

“婉秋姐?”秋远在客厅里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但没有人回应秋远。

秋远在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同时查看了一下其他房间的状况,一直到主卧室的时候,秋远终于看见了林婉秋这女人。

她紧闭着眼睛有些痛苦的躺在了床上,呼吸看起来也有些急促,挑染的淡红色长发也因为冷汗黏在了她的额头上,而她的脸色看起来也非常的苍白。

秋远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和林婉秋见面。

这位在平常不可一世的坏女人,此时正因为重病虚弱到了躺在床上根本动弹不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