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把锅甩回去

听书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生之敌!

皮尔斯和黑豹都没料到防火女会用如此严重的词语,卤蛋就更别提了,直接整个人都傻掉了。

毕竟防火女现在说的,和她一直表现出来的亲民完全不同。

你都把人民当成敌人对待了,推特还有八百万粉丝,你让其他推主找谁说理去?

但皮尔斯人老成精,短暂的激动过后很快的就平静了下来,因为他听出来了,防火女说的是人民,其实指的是阶级。

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永远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好比这次,皮尔斯认为自己跟纽约之前的苦难没关系,但纽约人民却说有关系,就要皮尔斯赔钱,你能咋办?

司机遇见碰瓷的没办法,现在被统治阶级碰瓷,统治阶级也一样没办法。

毕竟碰瓷就跟狗界难题一样,是无解的人界难题。

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就负起责任。

但视而不见的后果历历在目,甚至他皮尔斯今日的成功就是联邦政府视而不见的后果,皮尔斯可以不记吃,但总不能不记打吧?

今天能出个皮尔斯,明天指不定就能出个皮皮虾,纽约八百万人口,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连齐塔瑞那样的外星人都没法彻底征服,试问老皮敢赌这一回吗?他输的起吗?

他当然输不起。

所以他想得到纽约,就必须替联邦政府背锅,不仅要背,还必须要背的漂亮,背的潇洒,背的让人民满意。

但联邦政府都无法让纽约人民满意,皮尔斯又何德何能,可以让纽约人民满意呢?毕竟九头蛇职业技术学校一直以来主修破坏,建设也跟他的专业不对口啊。

而且齐塔瑞人被打走了,核弹也爆了,世界舆论也没人控制的了,我用头去让你们满意啊!

想着想着,皮尔斯自己差点把自己逗笑了,九头蛇竟然要帮大美丽收拾烂摊子,这简直就跟美队是九头蛇一样荒谬!

皮尔斯苦笑道:“陛下,我大概懂您的意思了。但您真的认为,纽约会把之前的矛盾转嫁到我身上吗?”

防火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了指黑豹:“瓦坎达王子之前说了,人民是愚蠢的,我对此深表认同。”

你可算夸我一句了,黑豹刚扯起了嘴角,防火女接下来的话就让他把表情僵在了脸上。

防火女说道:“但他们那里是真蠢,纽约这里的却是假聪明。”

你这到底是夸我还是骂我?黑豹整个人都不好了。

皮尔斯也奇怪道:“聪明就是聪明,不聪明就是不聪明,什么叫假聪明?”

防火女解释道:“因为单个拎一个纽约人出来,他绝对足够聪明,但把八百万纽约人放一块,就是世界上最蠢的蠢蛋,所谓人数过万,智商减半,八百万摆在这里,你说这智商还能剩下多少?用显微镜也看不到吧?”

皮尔斯顿时懂了,虽然这句话是一句网络俗语,但也恰恰是人类社会的最真实写照,从众性和群居性让人们不敢特立独行,为了不被群体排斥,人们往往会放弃独立思考,故意的追随主流意见,并以无比的热情去捍卫它,然后以此为荣。

“一个人把一句谎言说一万遍,就能信以为真,八百万人把一句话说一万遍,那就能变成真理。”防火女说道:“人民是愚蠢的,他们不会考虑原因和结果,更不存在逻辑性,他们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所以他们才不管你跟纽约之前的遭遇有没有关系,他们只需要你帮他们伸张委屈,所以你一旦正式入驻纽约官邸,那这份矛盾就会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你的头上,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也是为什么联邦政府一直对纽约消极处理的原因。”

皮尔斯大惊:“您的意思是说,联邦政府是故意让我背锅?”

“这是最符合他们利益的选择!纽约的问题,联邦政府也没法解决,现在你主动请缨,他们估计做梦都能笑醒。你要化解了纽约的矛盾,他们到时再出手也不迟,你要化解不了,那把你干掉帮纽约人民出气,联邦政府照样赚的盆满钵满。”防火女笑着说道:“皮尔斯,联邦政府不是要你背锅,而是你去献祭。”

皮尔斯听的又惊又怕,最后恐惧全转成了愤怒,气的脸都白了:“联邦政府也太无耻了,那些该死的政客,死后都要下地狱!”

这人一狠起来,连自己都骂,老皮你也是一条铁铮铮的汉子啊!

防火女摆摆手说道:“你也不用太在意,毕竟你这是一个刚刚上路的小学生,联邦政府一堆老司机,你被他们玩弄在股掌之中也是理所应当。”

老皮嘴角一阵抽搐,好嘛,六十多的我竟然还成小学生了,这算不算另一种意义上的返老还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九头蛇再牛逼也不过数百年,而人类的阴谋诡计可以贯穿了上下五千年,这就好比高考,你凭什么认为十二年的寒窗苦读能胜过人家数代人的资本积累?同样的道理,你这只年轻的九头蛇又凭什么认为能斗的过人类社会五千年的谋略权术?

现在还是自由在统治着全球,不正说明了九头蛇的失败嘛!

正如前面所说,不动刀枪的情况下,九头蛇还真玩不过这些官场老油条,哪怕皮尔斯也不行,毕竟专业不对口。

所以皮尔斯也没招了,甭说他,九头蛇任何一位大佬过来也解不开联邦政府布下的死局,皮尔斯甚至都能想到,就算他去与九头蛇商讨对策,得到的也无非是暴力,镇压之类简单粗暴的办法。

但皮尔斯已经不是恐怖分子了,过去他没得选,但现在他想做一个好人。

倒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恐怖分子的上限摆在那里,他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完成转职,而转职任务,就是纽约。

好在,皮尔斯虽然没招了,但他有场外指导,所以这个老枯树皮特别狗腿子的给防火女倒了杯酒,殷勤的说道:“陛下,您刚才说让我投降,想必您一定是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吧?”

防火女拿起酒杯晃了晃其中的酒液,展颜一笑说道:“解决问题的办法……”

皮尔斯满脸期待,瞪大眼睛重复道:“解决问题的办法……”

防火女放下酒杯,呵呵道:“我也没有!”

哐当一声,皮尔斯一个仰面翻倒了。反正有地毯也不疼,他一骨碌爬起来,哭笑不得说道:“陛下,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

“我没开玩笑。我是真没办法。”防火女说道:“齐塔瑞人早跑没影了,宇宙那么大,我可没办法把他们找回来帮纽约出气。”

皮尔斯这回是真快哭了:“那你还让我投降!”

“我不是说了嘛,投降归投降,我又没让你离开纽约!”

“您不让我离开,联邦政府肯定让我离开啊!”

“人民不让你离开,联邦政府算个屁呀!”

“诶?”皮尔斯愣了:“人民不让我离开?”

防火女一笑:“人民好不容易等到了他们的新领袖,你想走,他们能愿意吗?”

“您的意思是?”

“纽约的矛盾没人能化解的了,所以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把锅甩回去!”防火女说道:“就好像为了避免人质被匪徒杀死,就要先一步杀死人质一样,联邦政府要收复纽约,你先一步把纽约交出去,他不就收复不了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