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们的老婆是公主

听书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没有太阳,没有月亮,天空尽是黑暗,见不到一丝光明。

古老的传火祭祀场中矗立着五尊渴望王座,但每一尊都空空如也,仿佛在无声的讽刺着什么。

哗啦,哗啦……

用楔形石小碎片雕刻而成的麻将互相碰撞,传出了熟悉无比的洗牌声。

放逐者鲁道斯,铁匠安德烈,火祭场老侍女和防火女四人正面面而坐,熟练的砌牌码牌。

“你刚才又说梦话了。”老侍女一边抓牌一边说道。

“是吗?”防火女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回说了什么?”

铁匠安德烈笑呵呵的说道:“还是那些奇怪的话,宫崎老贼去死之类的,我想他一定欠了你不少魂。”

防火女呵呵一笑,似乎没打算回答。

放逐者鲁道斯突然说道:“除此之外,你还喊了一句太阳万岁。”

除了防火女之外的三人同时停下了动作,老侍女问道:“你也认为应该继续传火,让世界重归光明吗?”

防火女轻描淡写的说道:“重归光明又如何,还不是会有熄灭的一天。这个世界本就是错误的,一次次的向初火添加柴薪,不过是用错误来弥补错误而已。”

老侍女沉默了,鲁道斯却十分激动:“你说的对,传火就是一种诅咒,它将所有人都束缚在命运之中,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诅咒?”防火女将头歪向鲁道斯,讽刺说道:“人们即使备受苦难,也依旧在赞美着率先投身火炉的葛温大王,传颂着为抵抗深渊而光荣战死的亚尔特留斯。如果传火是诅咒,又如何能诞生一个又一个英雄?如此狭隘,你是闹别扭的小孩子嘛?”

鲁道斯也沉默了。

安德烈问道:“那这个世界到底该怎么办?”

防火女打个哈欠说道:“让想要拯救的去拯救,想要毁灭的去毁灭,最后结果如何,全凭大家手段,就这么简单。”

“太不负责任了!”

“是啊,这也太粗暴了!”

老侍女和鲁道斯都十分不满。

防火女淡淡说道:“成王败寇有什么不好?当年葛温大王不也是这样从古龙手中夺下世界的吗?我只是有样学样而已。”

老侍女和鲁道斯顿时无语。

安德烈却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不愧是……”

老侍女在桌子下面踢了安德烈一脚。

防火女好奇问道:“我不愧是什么?”

安德烈干笑几声:“没什么没什么。那你是想要拯救的一方呢,还是想要毁灭的一方?”

“我不知道。在我看来,像这样一直打牌打到世界末日也没什么不好。”防火女说着扔了一张牌出去:“幺鸡!”

“糊。”

“我也糊。”

“本来是想自摸的,但大家都糊了,那我也糊一个好了。”

眼瞅安德烈三人都推倒了牌,防火女傻眼了。竟然一炮三响,自己要不要这么衰?

“不打了不打了,跟你们三个不需要睡觉的老鬼打牌我太吃亏了。不行,我要补个觉,如果灰烬来了就叫醒我。”

鲁道斯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灰烬墓地才多大点,里面能埋多少个大型不可燃垃圾?如今英雄古达守在火祭场门口,灰烬恐怕早就被杀光了吧。”

老侍女咒骂道:“呸,那个该死的二五仔,不过是区区战俘而已,竟然敢公然阻碍传火,真是不知死活!”

鲁道斯讽刺道:“俘虏为了自由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而受命运束缚的英雄,更是如此吧。古达是伯雷塔尼亚的英雄,洛斯里克毁灭了他的国家,将他当做俘虏,还强行让他去传火,这本就是一种恶行,他会反抗也没什么不对。而且你别忘了,解开古达身上枷锁,给予他自由的正是结晶的女儿,她可是那两位王子的防火女,难道你以为这是结晶女儿的自作主张吗?说到底,洛斯里克能走到今天,完全就是咎由自取,连王室内部都已经分裂,你却还沉浸在往日的辉煌中不可自拔,真是可悲!”

老侍女脸色变的铁青:“不,王子殿下一定能幡然悔悟,为世界重新带来光明!”

“我听说那两位王子的灵魂已经纠缠在一起了。”鲁道斯杀人诛心般的说道:“如果烧,就只能一起烧。两位王子都被烧了,洛斯里克也就没了继承人。这个结果王室能接受吗?恐怕不能,否则国王欧斯罗艾斯就不会研究禁忌的白龙学,搞的人之脓四处泛滥了。”

老侍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缩在墙角熟睡的防火女,欲言又止。

鲁道斯不明所以,从牌桌上站起来说道:“我响应钟声而来,已经履行了誓约。如果王子不愿传火,我这个只剩点残渣的柴薪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我要走了。”

安德烈和老侍女想要挽留,却没有挽留的理由。

放逐者鲁道斯,吞噬神明的埃尔德里奇,法兰街舞队,巨人王尤姆这四名薪王因为其力量的特殊性可以反复燃烧,所以成了洛斯里克传火政策中的应急措施,为的就是争取时间,让王室能送来真正的薪王。

但长久以来的传火政策已经成了一种负担,内定的薪王小王子洛斯里克拒绝传火,并得到了兄长洛里安的支持,两人发动内战,一举击败了传火派,造成了初火的熄灭。

如果鲁道斯坐上渴望王座,的确可以重燃初火,但他本就是应急产品,力量薄弱,根本烧不了几年,按照洛斯里克如今的混乱程度来看,想要重新选出一位薪王难于登天,所以鲁道斯的去留,根本无关大局。

“抱歉了,两位老友。在黑暗的时代再见吧。”

鲁道斯向火祭场大门走去,但防火女突然醒来,挡住了他。

“你不能走。”防火女说道。

鲁道斯摇头:“防火女,你的坚持毫无意义,这个世界已经不值得拯救了。”

“我没说要去拯救。”

“那你为什么拦住我?”

“因为我要寻找一些事情的答案,为此我需要时间,所以你必须坐上王座!”

“黑暗就是一切的答案!”鲁道斯板起了脸,厉声说道:“让开,我以薪王的名义命令你,让开!”

鲁道斯趾高气昂的向外走去,没看到防火女已经捡起了垫在桌脚下的螺旋剑。心黑手狠的防火女也没啥骑士精神,从背后一个蓄力重击砍在鲁道斯的大胯上,直接把他的两只小细腿打的到处都是。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拿我防火女不当干部啊?跑啊,腿都给你卸了,看你怎么跑!”

鲁道斯是不死人,是薪王,断腿对他来说一点生命危险都没有。他躺在地上满脸震惊的叫道:“你竟敢攻击薪王?这是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防火女一脚踩在鲁道斯脸上,凶狠说道:“告诉你,火祭场是我的地盘,在这一亩三分地都是老娘说的算,别说区区一个薪王,就算葛温来了也不好使!”

鲁道斯挣扎了两下,愣是没起来。他虽然不擅长战斗,但至少也是薪王,如今被个防火女踩在地上,不由奇怪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

老侍女小心问道:“防火女,你怎么突然……”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鲁道斯差点哭出来:“为了一个梦,你就把我的腿砍断?”

“如果这梦我做了三千遍呢?”防火女将头转向老侍女,问道:“我梦到了一个女人,她美丽,善良,如同太阳一样温暖。我看见跪在她身后的你,现在告诉我,她到底是谁?”

老侍女一愣,看了看安德烈,两人都是苦笑。

“这份铭刻在血液中羁绊如此深厚,果然是任何秘术都无法压制的啊。”老侍女向防火女跪下,恭敬答道:“那位正是葛温大王之女,洛斯里克的王妃,太阳公主葛温艾薇雅。”

“而她,正是您的母亲,高贵的公主殿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